辽宁东港谢永兰老人遭中共三年牢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谢永兰在大法中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却被秘密判刑三年,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中共恶党三年牢狱迫害。

谢永兰,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十月,谢永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前,谢永兰患有严重的哮喘病,干不了体力活儿。身体非常虚弱,整天头疼、感冒经常不断,心情也不好。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谢永兰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思想和身体变化都很快。学法炼功不久,哮喘病就好了,身体变的有力气了,家里家外的农活干多少都不觉的累。并且随着修炼,谢永兰的身体越来越好,越来越明白做人的道理。

一、讲大法真相救人 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谢永兰在东港市内果菜批发市场给一对菜农夫妇讲真相劝三退,男主人王洪波听说邪党宣传抓着法轮功能给钱,顿生恶念,立即抓住谢永兰的胳膊不放。谢永兰见此人不怀好意,就想挣脱离开。可是,这个恶人王洪波此时死死的拽住谢永兰不放,并掏出手机给大东公安分局打电话报告。

不一会儿,恶警林平、王帅等人在果菜市场将谢永兰绑架,而后将谢永兰拉到东港市公安局,交给国保大队逼供迫害。同时,国保大队教导员高峰带人非法闯入谢永兰家,无任何法律手续和依据就抄家,当空手而归后,将谢永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恶警王帅随后打电话给谢永兰的儿子。

谢永兰的儿子急忙赶到大东分局,恶警王帅故意表现出抓人与他无关似的,以伪善的面孔欺骗谢永兰的儿子,暗示他花钱才能放人。谢永兰的儿子没理睬他,又去公安局法制科找,一位科长倪某说:“我要上报丹东法制处。”谢永兰的儿子就说要找丹东公安局说理,倪科长说:“没有用。法轮功的事找丹东市长都没用。法轮功就象高压线,谁都不敢碰。”谢永兰的儿子说:“我母亲已经六十多了,你们怎么还这样对她?”倪科长又说:“对法轮功处罚的年龄已放宽到六十五周岁了。”

二、被王润龙与法制科倪某合谋构陷迫害

谢永兰被绑架后,大东公安分局将谢永兰交给国保大队了。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与公安局法制科倪某合伙捏造罪名,给谢永兰非法劳教一年半。一个月后,他们又将谢永兰改为判刑三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初,谢永兰被转押到东港看守所。开始的时候,王润龙和大东公安分局与公安局法制科合伙捏造黑材料,给谢永兰非法劳教一年半。一个月后,谢永兰儿子又去大东公安局要人,再次要求释放年迈的母亲时,恶警王帅说:“国保大队长王润龙要将谢永兰起诉判刑,而且已经将你母亲的案子交给检察院了。”恶警王帅再次欺骗谢永兰儿子说:“判刑比劳教好,时间可长可短,找关系办也好办。”

谢永兰儿子直接找到检察院,公诉科长谷清春又说案子已经转到法院了。儿子又追到东港法院,登记处的人拦住不让进,等儿子向他们说明情况后,登记处的人说:“你不用找了,谢永兰已经被判刑三年。还没开庭,你回家等着,等开庭时法院会通知你们的。”儿子一听,立即上楼去找院长孙敬明,登记处的人还野蛮阻止,不让谢永兰儿子上楼。

没有办法,谢永兰儿子又去东港看守所想见谢永兰,可是门卫不让见,对谢永兰儿子说:“没下判决书之前不让见。” 谢永兰儿子当时不知道他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

三、公检合谋构陷,东港法院秘密判刑

八月十日左右,东港看守所的女警察打电话给谢永兰儿子,告诉谢永兰儿子东港法院要给谢永兰判刑,让谢永兰儿子为谢永兰请了律师,儿子请了,可是一直接不到开庭的通知。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东港市公、检、法按照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从新捏造的事实和罪名给谢永兰非法开庭、判刑。恶警把谢永兰从看守所拉到法庭,谢永兰到了法庭一看,家人一个人也没在。谢永兰问他们为啥没有家人?他们却说:“给你儿子打电话,没打通。”过一段时间,判决书下来了,上面写的更是莫名其妙,先写是劳教一年半,谢永兰被关在看守所还没动地方,他们就又将谢永兰非法判刑三年(就是由非法劳教一年半换成秘密判刑三年)。

四、谢永兰被迫害的得了胆囊肿 转押沈阳女子监狱

家人一直等不到开庭的消息都很着急。谢永兰弟弟着急赶到东港看守所看谢永兰,打听究竟。结果还是那句话:“没下判决书之前不让接见。”弟弟放心不下,后来好不容易托人才见上谢永兰一面。那个时候谢永兰的身体瘦的不行,说话都觉得费力气。看守所的人送到医院检查,医院诊断说谢永兰得了肺囊肿。

谢永兰弟弟见谢永兰的时候,判决书早已经下来了。他们是秘密判决。告诉家人找律师是他们在耍鬼把戏。他们什么都不敢公开,把谢永兰的身体折磨成这样,他们对外还说谢永兰没有病。

谢永兰弟弟来见谢永兰,他们很害怕,知道他们干的坏事家人都知道了。公、检、法那些徇私枉法的人怕谢永兰家人找他们算账,在弟弟接见的第二天早晨五点多钟,偷偷的把谢永兰押送沈阳女子监狱。

五、谢永兰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在沈阳女子监狱那个黑窝里,谢永兰被非法关押在第十一监区(对内他们叫老残队)。恶警安排刑事犯人来折磨谢永兰,她们强迫谢永兰每天面壁站着,不让跟任何人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谢永兰的身体越来越撑不住了,恶警就强行把谢永兰送监狱医院里迫害。医院是他们合谋作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他们强行给谢永兰扎针,逼她吃药。强迫谢永兰写“三书”,放弃修炼。谢永兰拒绝不写。恶警就叫犯人替谢永兰写,把写好的东西拿来,强迫谢永兰在上面按手印、签字。由于谢永兰承受不了她们的长期折磨,就违心的顺从了恶人(谢永兰已经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地顺从他们所做的那些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所有的签字、按的手印,彻底宣布作废)。

谢永兰亲眼目睹恶警迫害本溪法轮功学员姜磊的恶行。恶警用手铐子把她的双手铐在床上,双脚绑在床上,就这样绑了十三天(2010年11月3日到11月15日),姜磊已经被迫害的心脏不好,还得了肺结核。就因为她不配合恶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恶警就这样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