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见证大法殊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九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功的,也算是个老弟子。这十三年的修炼过程,全是师尊牵着的手走过来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因之神奇的事特别多。一想到这些我就泪流满面,无法用语言感谢师尊。

(一)识字

首先说学法。我没有上过一天学,一字不识,开始只跟着炼功。看了师父讲法录像,知道要学法,同修也要我跟着一起学法,别人读,我看,就是跟不上行。同修就一句一句的教,一句教了九遍还不会,同修急,我更急。我怎么能这样拖累同修呢?于是我先拿一本《洪吟》,先背后认,见人就问,这样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两年之后我能看《转法轮》了。我有这个心,师父就成全了我。

由于自己不识字,开始也没有要书,只请到一本《转法轮》和《洪吟》,到能识字的时候,中共邪党的迫害开始了,大法的书就更难请到。我居农村,儿媳在县城工作居住,相距五十多华里,于是我两头跑。一天我抱着孙儿,提着大包小包要回农村,站在路边等车,过了一辆车不搭,再过一辆车又不搭,于是托人到停车场找来一辆,一上车我就想讲大法真相,了解到一位乘客家有大法书籍,就到他家。一边走我一边讲大法如何好,他也赞同。到他家,他拿出七本书,都是师父的著作,我要照书的定价付钱,他硬是不要,最后接受了三十元。

(二)修炼受益

再说修炼后受益,简直是太多了。未修大法之前,我满身是病,高血压、颈椎病、妇科病,还有结扎带来的后遗症,痛苦的很;修炼不到一个月,就全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而且自修炼大法之后再也没患病,没有吃一片药。丈夫病了,因女儿在医院工作,星期二到医院检查是胆囊息肉,约好星期五做手术,而且说好医疗费三千九百元。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了两天,星期五去检查,没事了。他说“大法太神奇了”。

我家并不富裕,儿子到县城工作,为了方便,花了二万多元买了一辆摩托车,也许买车时被小偷瞅着了,车骑回来放在空屋里,晚上小偷破窗而入,把门打开,将车子推走了。我早晨起来炼功,发现摩托被盗很心痛,想到师父说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还是坚持炼功。到四点炼法轮桩法,心生一念,请师尊帮助,让我的车能寻到。吃早餐后儿子去报案,有个卖早点的老板说捡了一辆摩托也去报案,一看正是自己被盗的摩托。老板说早晨四点起来备早点,听到门前有人叽叽咕咕,又有撬车的声音,就喊了一声“干什么的?”小偷拔腿就跑,车子就放在他门前。从我家到早餐店不足一公里路,看来是推到这儿推不动了。这不就是师尊的呵护吗?

(三)讲真相

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出现的奇事就更多。一次我从资料点拿回千多份真相资料,想在一周之内散发到我附近几幢楼的家家户户,于是每日深夜上到顶层六楼,从上往下发,每层两家,上一幢就可以发十二份。在黑暗的楼层里多次看到资料闪光,我真是又惊又喜,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护着我。每次都很累,衣服全湿透了,但心里很高兴,因为我在救人,硬是七天之内发完了这千多份资料。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是从熟人开始的。邻村有位从部队连长转业的人,我认识,但不知道他的家,我想找他,刚一進村就碰上了,就象在那儿等候似的。到他家,我讲了大法怎么好,邪党怎么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并给他《九评》和真相资料,他都接受了。一月之后,我又去找他,我说,既然看了许多资料,就该知道为什么要三退吧?他说:等等吧!我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还等什么?今天就退。他很惊讶,一字不识的村妇,竟能讲这些话,马上答应:我退,今天就退,党团队全退。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比较顺利,每次出去都能劝退多人。有时也碰钉子,一次迎面走来一位母亲带着上学的小孩子,我上前给予小学生一本真相小册子,并嘱咐:好好看,有好处。他娘在一旁大叫快丢掉,她又向我吼。我一边捡小册子,一边向她解释,她根本不听,反而喊叫更凶。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当我向她说: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她马上变了,那还差不多,于是又要了那本小册子,并接受了我讲的真相。

(四)心想事成

有一次一位老奶奶带着孙子在广场玩,小孙子跌了一跤,跌的很重,头上很快就起了大包,孩子哭,奶奶急。我把孩子抱起来轻轻抚摸着起包的地方,对孩子说:不哭,不痛。孩子真的不哭了,包也消了。这位奶奶逢人就说:“炼法轮功的人真神,她一抱孩子就不哭,她一摸孩子的包就消。”于是有人看见我就叫法轮功,我讲真相她们也愿意听。其实,这都是师父的法身在做,我只不过动动手,动动口。

我的体会是,只要是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足就可以心想事成。二零一一年六一儿童节,我送孙子上学参加活动,看到孙子系着红领巾,要他取掉,他怕老师批评,不愿取,恰好这时候来了个未系红领巾的同学,他也就取掉了。到排节目的时候,老师叫所有的学生把红领巾取了。我当时眼泪一下子下来了,这只有师父才能做到,感谢师尊。

最后说说我在修心性方面的事。未修炼之前,我脾气坏,气量小,个性强,因夫妻之间关系不好,吵嘴打架是常事,我从不吃亏,骂,我要骂够,打,我要打赢。修炼之后我全变了,他打我,我再也不还手,心想可能是我欠他的。孙子早餐吃馒头,要蘸点番茄酱,他只给手指头那么一点,孙子不高兴,我说他不该这样,他火了,送孙子上学时,把车子一放,回头“啪啪”打我几下,我心平气和的说,快走吧,不然的话,孙子要迟到了。我想,这在以前我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

要说的太多了,做个正法时期的弟子,与师同在,多么荣耀,多么幸运啊!只有听师尊的话,更好做好三件事,争取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