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掉怨恨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二十多年来,我在对丈夫的怨恨(后来发展成讨厌)中苦苦的煎熬。他的语言、行为,甚至他的心理活动,我都了如指掌,除了字写的好,再也找不到他的优点。修炼前,我曾六次被逼自杀,他都没有一句沟通的话。这样在恶性循环中互相伤害着。

一九九八年,我幸运的走入修炼。为了不给大法抹黑,我忍着,不离婚。我用师父的法开导自己:“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转法轮》)。二零零一年,在没有了学法的环境下,我几乎又走向了崩溃。当看到师父在《弟子的伟大》中的教诲:“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我哭着又从崩溃的边缘往回走,我不能不听师父的话,我也要稳健的走好每一步。我用法约束自己,把《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和《曼哈顿讲法》中“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这两段师父的谆谆教诲抄下来,贴在床头,经常是噙着泪水,可怜无助的一字一字的读着……做到的只是常人之忍,感觉那个不好的物质只去掉了四分之一。

回顾几年来风风火火忙于做事,没有真正的向内找,去修这颗心,多年来学法不入心,各地讲法只是浏览了一遍,法理不清,更不能用法去指导自己的行为。师父说“做到是修”(《洪吟》〈实修〉),自己又做到了多少?“修炼者之忍”在我的言行中表现甚少。没有做到就是没有“实修”,没“实修”就不是修炼者,更不是“大法弟子”。修了这么多年不是“大法弟子”!这一找吓的不敢再往下想,平时丈夫要说我不是“大法弟子”,比骂我什么都更痛心。所以,我下决心必须系统的多学法,修掉对丈夫的怨恨之心!洗净自身一切肮脏的败物(包括每一思一念),不然怎么配跟着师父回家?

半月前,我们去一个较偏远的村子开法会,会中老同修甲举例说在家庭中做的比较好的,听着听着怎么是说我,不由得浑身一热,非常汗颜。回来的路上我对甲同修说:真不配你夸我做的好,因我经常是怨气冲天。甲说:就看你丈夫也走進修炼,我认为肯定是你做的不错。我浑身的细胞为之一震,一股能量通遍全身,这是无声的鞭策,是巨大的责任。我要再做不好,不就是骗人吗?还配做师父的“大法弟子”吗?将来面对自己的众生,如何讲自己这段修炼故事呢?我一定要做好!

“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也许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坚定的心,在冬至那天,把我从“怨恨”的苦海中拉了出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冬至那天下午,我们买耗材回来,正好碰上技术同修乙。因邻县同修需要技术帮助,我们把乙带来我家。途中我诉说自己因怨恨心不去而苦恼,列举了丈夫诸多不足,言语中表情丰富,“学的很象”。乙言语不多,静静的听着,然后说:你没有宽容。又说:你有妒嫉心。我不太认同,心想:我妒嫉他?乙又说:我看到你嫉恶如仇。一句话点醒了我,让我明白了师父在《精進要旨》〈境界〉中“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的又一层含义。原来,不光是别人好才妒嫉,嫉恶如仇在这里也有它微妙的关系。我找到了根源,顿觉自身怨恨的败物又去掉了很多。好轻松的感觉!二十多年的怨恨已对我起不了根本的作用。可明显感觉没去干净,根还在,还剩四分之一。

第二天早饭后,乙说:我走之前再对你说句话:你对他没有“慈”。我闪出一个念头:对我要求也太高了吧,我得慢慢做呀。马上否定:同修看到了,指出来,就是从这方面必须该提高了,拥有“宇宙中第一称号”的“大法弟子”必须“勇猛精進”。

我苦思了一天,怎么才能做到“慈”呢?他的错误,纠正一百次,他掩盖一百次,第一百零一次还犯。也清楚师父教诲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关键是自己得在实修中做到。我把“慈”、“宽容”做成小卡片挂在灯绳上,让它老是摇摇晃晃的好象问我:做到了吗?做到了吗?

晚上七点半乙才回来,我们一起炼动功,“头顶抱轮”时,当时也没想什么,忽然有一念:执著结果——得看到丈夫的改变。顿时豁然开朗,这就是造成我二十多年怨恨的根,他不变,我急于求成,就恶语相加,形成恶性循环。找到了,就挖掉它。我感觉:象碗那样大的一个块状根象微波加热般从中心碎裂了。现在我要做的只剩下象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

第二天早饭时,我与乙分享我的感受和提高,由衷的说:谢谢你对我的帮助。鼻子好酸。那是提高后的激动,那是二十多年第一次心灵彻底的轻松,那是我修炼路上一次大的跨越!

现在给师父上香,不是胆胆突突的:师父,我必须做到。而是有把握的说:师父,弟子一定会做到。

无言以谢师尊有序的安排。

层次所限,偏颇之处请不吝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