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喜得大法,也是我重获新生的一天。

在没炼功之前,我是颈椎疼,腰椎间盘突出,由于腰疼的厉害,压迫两条腿,腰疼、腿疼的折磨,让我生不如死,丈夫带我到各医院治疗,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日益加重。没有办法,丈夫又带我到市医院做牵引、复位,不做便罢,这一复位,我的腿更走不动了,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没有钱住了,只好回家治疗。我哭着对丈夫说:“我就象一辆拖拉机,其余的部件都生锈了,成了废铁,只有发动机(指心脏)还好一点,你是修理修理再用呢(指治病),还是另换新的(指离婚、另娶)”,丈夫无奈的回答:“还是修理修理再用吧。”

于是丈夫又带着我到处寻医问药,西医看不好找中医。因为我吃药吃的太多了,无论消炎药还是止痛药,我都背的滚瓜烂熟。我上大药房去拿药,不用医生开药方,我直接问人家要药,吃药吃的我胃火很大,口干舌燥,每到晚上得守着一把大暖壶,喝水喝到深夜。

丈夫见我瘫在床上,既不能干活,还得人伺候,还得挣钱给我治病,把他愁得去上吊寻死,我的女儿天天看着他,怕失去父亲。我的三个女儿也整天愁眉苦脸。我大女儿花了二百多元钱给我买了一条量子项链,说是戴着能治颈椎病,我戴上之后,颈椎病稍微有点轻,但是身体其余的部位都疼痛难忍。

有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我家,给我讲法轮功真相,让我修炼法轮功。我丈夫和我女儿由于听信了中共电视谎言的宣传,被谎言所蒙蔽,又怕我被邪党迫害,又怕女儿不好找对象,怎么也不同意我炼。直到我的三个女儿都成家了,丈夫和女儿才同意我炼功。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那天晚上,我跟着那位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只炼了一个晚上,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我开始吐白唾沫,只觉全身的病竟不翼而飞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我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量子项链也开了扣,掉了,我悟到是不让我戴了,因为我的病全好了。十七日我只觉浑身轻松,有着使不完的劲,由原来的瘫在床上,变成了一个什么活都能干的人,这一天我干了一天活,也不觉得累,只觉得有师父在加持。

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全家都露出了从没有过的笑容,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大法使我重获新生,真是用尽言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是师父救了我一家。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

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去妹妹家,有一条一米多深的沟挡住了去路,如果转路走,得走很远,不转路吧,实在无法过去,我左右为难,这时,猛然想起了师父,不是有师父吗!我为什么不求师父呢?于是我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帮忙,让我过去那道沟”。于是我将车子推下沟去,谁知车子刚推到沟里,只觉得后边一个人猛地给将车子抬上去了,我激动的泪水不住的流。

还有一次,我往拖拉机上抱麦子,由于袋子太重(约一百二十斤),我一抱没抱动,我又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帮忙,帮我把袋子抬上去”。谁知我刚一摸袋子,只觉一个人猛地将袋子给我抬上去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我高兴的都不知说什么好。

二零一一年秋天的一天,刚刚起床,我只觉得身体轻轻的飘了起来,我赶紧坐下,只要一站起来,身体就轻轻的飘起来,只觉身体轻轻的没有重量。就这样,飘来飘去,飘了整整一天,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今后,我要好好精進修炼,努力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人口述,同修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