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轼《书刘庭式事》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宋代苏轼曾于元丰六年(1083年)作散文《书刘庭式事》,记友人密州通判刘廷式的故事。当初刘廷式未及第时,议娶乡人之女,尚未行纳币之礼。廷式及第后,此女因疾双目皆盲。女家不敢重提旧事,劝廷式纳娶另一个女儿。然而刘廷式不负前言,娶盲女,与之偕老。盲女死后,廷式逾年不肯再娶。

苏轼听说此事,与刘廷式有段对白,译作白话文,大意如下:苏轼问:“哀生于爱,爱生于色。你娶了盲女,与之偕老,是为了‘义’。然而爱从何生,哀痛从何处来的?”庭式回答:“我若因色而生爱,因爱而生哀,那么色总有衰竭,爱和哀也就都忘却了。是不是街市上倚门卖笑,以眼目挑动者都可以娶为妻子了?”苏轼深感其言,说:“你将来是功名富贵人啊。”苏轼又对其他人说:“庭式若不富贵,也会得道。”后来果然听说,刘庭式在庐山中,“监太平观,面目奕奕有紫光,步上下峻坂往复六十里如飞,绝粒不食已数年矣”。

读罢此文,不禁喟然长叹。散文所记之事,距今一千年,然而人心已大变,俨然天上地下。古人讲恩义,讲德行,即使有情,也须符合道。人之色、欲、贪念,弃之如敝屣。不只夫妻之间,君臣、父子、友人,莫不如是,皆讲道义。今人的生活准则怎样了,对是非的判断怎样了,即使不叙述于笔端,人们都可以看到其中巨大的差距。

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对自己的弟子讲到:“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当然现在也不是这个社会状态,我也不这样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好一点,尽量不要出现这些事。”

法轮大法使人向善,即使未修炼的人也能感受到李洪志师父所讲道理的纯正。

古人恬淡怡然,更接近于道,即使从最简单的事物里也能感受到快乐,一草一木,一松一泉。今天的人虽然物质丰富,然而纵欲忘形,追寻刺激,得到再多也很难满足,活的不知怎么活。伴随着物欲的追求,人的道德急速下滑,乱伦、同性恋,整个社会的淫乱使要找个纯粹的女孩都很难。

悲哉!一千年的差距如此之大,大危将至前的乱象莫过于此。若还能记住些许古人的当初,导正自己的言行,抵制乱世的诱惑,诚所谓“功名富贵人也”,必有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