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坚定的信师信法 堂堂正正走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

一、被绑架到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清晨,由于恶人举报,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新苑派出所、新苑办事处、广源社区居委会的人强行抢走了我家中的钥匙,在我家非法抄家。因子女不在身边,平时就我一人生活,这些恶警在我家里,他们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也不登记,也不让我签字。这样,他们非法抢走了大量的财物,连我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的电脑、手机也被他们抢走,还有复印机、订书机、裁纸刀等许多物品和现金一万四千余元。

当时,我趁着恶人们往楼下搬东西的时候,将喝水杯子从五楼凉台扔到楼下,想告诉周围邻居,警察非法抓人,我被一个叫“三儿”的年轻恶警打了两个耳光。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最后,被恶人绑架到拘留所,后转入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二、魔难中严格要求自己 善待周围犯人

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始终坚定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配合看守所的一切安排。每天背《转法轮》、背《论语》、背《洪吟》、背师父的经文,记住多少背多少,不干活、不穿号衣,每天坚持打坐炼功,尽量多和被关押的犯人讲真相,揭露中共恶行,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在经济上、生活上,关心照顾有困难的犯人,给没家没业、没有经济来源的犯人买卫生纸 、洗发水、方便面等(送给他们),而我自己从不买东西吃;送给他们棉衣、秋衣秋裤、内衣内裤,要知道在牢里这些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方便面简直是奢侈品,有的犯人为了一包方便面调料,去低三下四的求别人。

冬天零下十七、八度,晚上洗澡,每人只给两瓢热水。我把仅有的两瓢热水让给和我一起洗澡的犯人(所以很多犯人都愿意和我一起洗澡),而我自己长年累月坚持用冷水洗澡。那些犯人看到我那么大年龄(六十岁)每天洗冷水澡,还吃的那么差(因我从不买零食、炒菜等),只吃号饭,都惊叹不已,深受感动。我对他们说:“我过去也是百病缠身,疾病折磨的我九死一生,几次都到了鬼门关,花了不知多少钱,都没有治好,幸好遇到法轮功,修炼了大法,才使我有了今天这样一个好的身体,中共造谣在天安门伪造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在民众中挑起矛盾,掩盖真相,维持他们的邪恶政权。”我还告诉他们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劝他们三退,选择美好的未来。

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有些犯人还表示出去以后也修炼法轮功,还有的人当场就让我教他们背师父的《论语》、《洪吟》,而且背的很快很熟,有的犯人已经能背十六首《洪吟》。

三、坚持炼功 给每一个犯人讲清真相

后来,看守所各监室,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因为我坚持打坐炼功,恶警张海燕,别人都叫她科长,迫害法轮功,很邪恶,犯人们都怕她,她不让我炼功,把我铐到监室墙壁的铁架子上,大小便都在床上,晚上睡觉也被铐着,不能翻身。

在邪恶的迫害面前,我没有丝毫动摇,戴着脚铐我也炼。每当我炼功时,师父的法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我时时刻刻都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大法弟子修炼的真善忍和不惧怕邪恶的心态使很多犯人都很佩服,有的抢着给我倒便盆,有的给我打饭、端洗脸水。一到架子上,我的血压就开始升高,但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帮我。恶警一看血压高,就让狱医开药给我吃,我就借此给看守所的医生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为自己留条后路。在师父的保护下,恶人不得不把我放下来。

为了达到不让我炼功的目地,邪恶又用邪党株连那一套威胁,如果我再炼功,就罚全监室每人二十个班(夜里值班,不让睡),恶警还派监室的犯人轮流值班看管我。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更具体的给每个犯人讲真相,讲《九评共产党》,劝他们三退。看管我近一个月,正好全监室二十七人,每个人我都给讲了一遍,后来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巧妙安排,绝大多数看管我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成了非常喜欢我的人。

我出来时,全监室的人一起唱歌为我送行,有的抱着我哭,久久的舍不得离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先后有几十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由于看守所的特殊环境,很多人的名字记不起来了)。

四、向内找 感谢大法弟子的整体和家人的无私营救

在这期间,也有不足,由于法学的不好,在法理上还不是太清,正念也不够强大,心里的怕心没有彻底根除,心态还不够稳定,因而才被邪恶非法开庭,非法判决一年零六个月。在看守所,又被恶警用刑具迫害,但我始终坚定一点,任何时候,都不配合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也不签字。有机会就给司法人员讲真相,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还有外面的同修长时期发正念,给我送钱送物,给举报我的恶人写劝善信,在明慧网上曝光邪恶的罪行,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们都把我的事当成他们自己的事。

还有我的女儿、侄女及家人(他们都未修炼法轮功),不怕邪恶,据理力争,坚决要求放人,长时间到邪恶公检法部门要人。我女儿专程三次请假从国外赶回来,去向邪恶部门要人,并要求退还所有财物。恶警(新华分局国保大队王队长)恼羞成怒,欲将我女儿赶出门外,被我女儿坚定正义的态度所震慑。邪恶又改变态度,花言巧语编造谎言,把我的家人骗走。我的侄女为我丢掉了工作,长年累月不顾严寒酷暑找公检法部门要人,由于里外相互配合,我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恶警无条件放人,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