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1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

  • 吉林油田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 辽宁抚顺市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 四川绵阳法轮功学员王彦才受迫害经历

  • 黑龙江佳木斯张淑霞被中共迫害 家无宁日

  • 修大法做好人 熊国辉反遭迫害

  • 吉林油田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自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吉林油田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红岗采油厂职工法轮功学员沙乃意,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在单位被两名恶警强行绑架至两家子镇派出所,并于当晚被劫持至大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第二天便被迫害致死。吉林油田供应处职工法轮功学员鲜继军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日被宁江区二分局恶警绑架,被关押在松原市善友看守所,在二零零三年七月末被非法判刑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之后几天内,吉林油田双阳采油厂法轮功学员关慧、李中野、赵玉芹、马春波、王爱良、户立娜、董连德、张俊芳、陈克俭,水电厂法轮功学员杨泽民,先后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吉林油田公安局劫持到吉林省松原市油田看守所,分别拘留半个月。一个月之后,双阳采油厂在邪恶的压力下,又对进京人员除赵玉芹外,每人罚款七百元,降两级工资,停了九九年度全年奖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张俊芳、李朴、赵玉芹、单晶、白玉莲、陈丽云去北京上访,被锦州公安局劫持移交吉林油田公安局,油田公安局警察王江、郭某、张某、参与了迫害、拘留六天让每人的家属交三千元后放人,说是取保候审。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油田公安局去双阳采油厂将李朴、单晶、白玉莲哄骗到单位说是核实问题后就让回家,当时张俊芳,陈丽云不在家,结果这几个人去了后就没让回家。赵玉芹当时不在家,正在火车站准备去外地亲属家,在车站被公安局的警察绑架回厂里,以上四人一起被非法送到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赵因身体状况劳教所不收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马春波、王爱良、张玉芳、郑小明进京上访,被油田公安局劫持到油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警察王江对马,王二人大打出手,马春波、王爱良、郑小明被非法劳教一年。马因身体高血压劳教所不收回家了。郑小明后来被劫持由九台转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期半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法轮功张俊芳在长春家被长春市普阳街派出所,四五个警察绑架。知道是油田职工,又让油田公安局参与了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由于不放弃信仰,被罚站十三天,被大队长侯志红电棍电。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普阳街派出所警察两个人到家中骚扰,在没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将门撬开。在这之前几年中普阳街610、建阳社区经常有人上门或打电话骚扰。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张俊芳在家门口被普阳街警察三四个人绑架拽上车,说是她前一天给安阳小学学生讲真相,五年级一位教师知道后举报的(五年级两个班,不知是哪一位教师),家属接见张两次,张又因不写诽谤大法的卷子,被非法加期十天,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被非法劳教后回家的当天,普阳街派出所街道610又合谋迫害,在派出所张俊芳被强迫照像。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之前,普阳街道派出所警察王清华两次上门骚扰,经家人劝善。警察称他们也无奈。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九日长春市绿园区红旗社区程世红、胡丽丽先后到张俊芳、白玉莲家骚扰,他们自称“走访”。六月十三日春城派出所三名警察一名街道办事人员上午晚上两次到张俊芳家骚扰,张不在家。


    辽宁抚顺市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

    本文记述了辽宁省抚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二年来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新宾县邓玉清、郭庆兰夫妇遭迫害的经过

    邓玉清、郭庆兰夫妇是新宾县永陵镇的法轮功学员,在这些年的迫害中,他们为了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夫妻二人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儿女们遭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晚上,邓玉清、郭庆兰夫妻二人挂大法条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被永陵镇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新宾县国保大队,勒索一万元放回。

    他们在家仅生活了一个月。三月三日,国保大队又以欺骗的手段,打电话叫邓玉清的儿子把他的父母送去谈话。结果,他们儿子将邓玉清、郭庆兰送去后,他们二人就没有回来,国保大队队长赵振铎把他们夫妇送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邓玉清、郭庆兰被非法关押了半个多月后,邓玉清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进了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郭庆兰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马三家子教养院。邓玉清在教养院承受不了强制洗脑,违心的“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了,身体出现生命危险,教养院怕承担责任急忙办保外就医,他的子女花掉将近二十万元给父亲治病。

    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早晨,永陵镇派出所所长赵振铎到邓玉清家要将他送去洗脑,遭家属拒绝,迫害没有得逞。

    而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郭庆兰曾去北京证实法,走到抚顺火车站被警察抓捕,新宾县公安局给接回,送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送进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一年,在教养院如果不放弃信仰管教就折磨,不让睡觉、电棍电、飞着、打手、打脸,后来违心的转化了,在教养院呆了四个月回家。

    二。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高忠生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高忠生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前打横幅,被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后,转到平三古县。在那里,警察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照像,四天后,由当地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接回,高忠生被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天,又转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九个月“保外就医”回家。

    二零零九年四月间,由恶人构陷,在四月十四日早晨,高忠生正在家中吃饭,新宾县镇派出所去了四、五个警察,进门就问:条幅、传单是他做的吗?高忠生回答不是他做的。他们就让他跟着走一趟,高忠生说我还得吃饭呢?他们没有让他吃饭,就给高忠生带到派出所审问,之后把高忠生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每天逼着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着写 “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书,十七天后回家。

    三。抚顺市新宾县黄义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黄义刚到班上,看见有四个警察。其中,有个警察拿着工作证说:我叫周大力,是刑警队的,奥运期间调查外来人口,让黄义配合去趟公安局。当时黄义不配合要给家里打电话,四个警察一起上来把黄义按倒,脸贴在地上,鼻子、脸上弄的都是血。然后把黄义推上车拉到公安局。

    同时,黄义的家被抄,电脑、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等全部搜走。当天,黄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有:宛和斌、翟鹏、陈久文、赵宝贵、 图丽娟 、于淑贤、孙少琴、宋秋红等。在看守所里,黄义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八天后,又被政法委送到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一年。在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非法关押了三个月,这个教养院管理法轮功那个大队就解体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马三家教养院。

    到了马三家教养院,抚顺的罗成贵、清原的赵连凯、刘玉三名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有个叫苏巨峰的管教,拿着矿泉水的瓶子,将赵连凯打倒在地,用八十万伏的电棍电。然后把他们弄到楼上,问他们三人还喊不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说:喊。恶警们继续电击,把他们三人的脸电的都变形了,好长时间才恢复,恶警管他们叫“变形金刚”。管教问黄义“转化”不“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 ?黄义说,不转。恶警一脚踢到黄义的下巴上,把黄义踢倒在地上。

    在教养院里,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做劳役、做花,定期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写“思想认识”,没有自由,由于在教养院里承受不住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有些法轮功学员违心的“转化”了。

    四。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马淑清遭受的迫害

    马淑清是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间,马淑清正在永陵的苗圃上班,当时管事的让马淑清到林场里去一趟。马淑清到场子里,看到一辆派出所的警车在院中。马淑清到了办公室里,发现永陵派出所的曹思信和几个警察正在和场长说话。派出所的曹思信让马淑清跟他们走。上车后,车就开到马淑清的家中,马淑清说她没有带钥匙。后那些警察就从窗户跳入到马淑清的家中。

    那些警察跳到屋中后,就翻箱倒柜的,把衣服包扔了一炕,把大法书翻走了,还翻走了明慧网上的资料。他们问这些都是从哪来的?马淑清说是捡来的。他们不相信,就问邻居,还有马淑清的亲属。这些人都为马淑清说好话,但他们还是将马淑清绑架到永陵派出所。

    马淑清被带到派出所之后,恶警将她跟另一个学法轮功的人铐在一起。后来,她俩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马淑清的父母去看马淑清,心里都很难过。当到十五天时,那些恶警察就说,不拿钱,就给马淑清送走。那时马淑清就给家捎信,让家里的人给送钱。当时马淑清的家中仅有一千九百元钱,后来又从马淑清的父母那借了四千元钱。那时,对马淑清的迫害给马淑清的家中造成很大的损失。后来,有二千元保证金被返回来,其他的那些钱,没有还回。

    五。抚顺新宾县榆树乡隋玉珍被迫害的经过

    隋玉珍是新宾县榆树乡河北村人,女,66岁。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隋玉珍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北京的警察将其抓捕,警察是二男一女。他们问隋玉珍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不吱声,这些警察就上来抓她,塞到车里,拳打脚踢的。隋玉珍的肋骨被的打断了三根,牙打掉了二颗,疼得她喘不上来气,嘴巴子肿的很严重,那些警察还将隋玉珍身上的五百元钱搜走。

    后来,恶警将隋玉珍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们把隋玉珍推到屋里,隋玉珍一看是新宾县的政法委书记宋俊林,在屋里坐着呢。宋俊林指责隋玉珍不该去,后来永陵派出所的警察到北京,将隋玉珍带回,到永陵派出所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第二天,隋玉珍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

    之后,榆树乡派出所的赵宇翔,还有政府的夏文英几人,到隋玉英家非法抄家,把其家翻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翻着。后来,夏文英威胁隋玉珍的丈夫,说他管不住妻子,给他停发工资等话语威胁他。隋玉珍绝食了七天,后来宋俊林向隋玉珍丈夫勒索了三千元,并开了白条收据。

    榆树派出所的赵宇翔、董宪伟还有榆树乡的书记夏文英,又勒索了隋玉珍家中的三千元。没开收据,是董宪伟收的钱。之后,才将隋玉珍释放。


    四川绵阳法轮功学员王彦才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王彦才,男,六十八岁,绵阳永兴镇十一普退休职工,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不久王彦才的颈椎骨质增生、失眠、胃病等老毛病都不治而愈。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彦才屡遭迫害,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次被非法劳教;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当地中共警察海把王彦才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以下是他遭受迫害的经历:

    四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彦才被中共人员绑架到高新区洗脑班(办在镇政府)强行洗脑二十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在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有:原高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刘仕杰、原高新区普明派出所所长王勇、原永兴镇派出所所长汤华川、曾仕才。

    二零零五年五月,王彦才被绑架到玉龙院洗脑班洗脑十多天,写了三书才让回家,洗脑班负责的是刘仕杰、郑守平、曾仕才,有四个包夹,其中有本单位的刘玉中。

    二零零九年三月,恶党开什么会,害怕法轮功学员有什么举动,王彦才被骗到高新区洗脑班(戈家庙桃花山桃林人家农家乐内)迫害十多天,直到恶党的什么会开完才放回家。
    迫害人是:高新区国保副队长唐小东,还有一个姓刘的女人,高新区永兴镇金祥寺社区居委会的李小明,郑友明。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九日,王彦才被高新区国保大队副队长唐小龙、综治办曾仕才等再次绑架到桃花山洗脑班迫害四十天。洗脑班头目是综治办主任郑守平,负责转化工作的是周代度 (原永兴派出所指导员),永新中学的教师张明,绵阳永兴镇金祥寺社区居委会张仕聪,本单位包夹刘玉中。

    被劫持到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王彦才去北川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人告密遭恶警绑架、抄家,后被劫持到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每天被强迫要写思想汇报,逼迫转化,写“三书”。写了三书就是普管,不写的就是严管,严管的学员日子很难过,用各种方法折磨你,如:采取长时间罚坐小板凳,站军姿,军训,跑步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不管是普管还是严管都还要参加长时间的做苦役。

    主管迫害的是劳教所的付卫东队长,还有管教蒲进。王彦才拒绝“转化”,他们就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打他,共有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外号叫三毛的,还有一个包夹班长。

    王彦才的妻子王少友遭受的迫害:

    王少友今年六十三岁,也是一九九六年得法,后受到刺激精神失常,一直没有恢复。

    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绑架到高新区洗脑班(办在镇政府)强行洗脑十几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王少友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强行送到成都戒毒所迫害六天,单位派物管办贾革和王彦才一起去成都把王少友接回绵阳,当天晚上王彦才带着妻子直接回家了。第二天永兴镇派出所警察上门强行又把王少友绑架,送到绵阳看守所迫害三十余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永兴镇派出所和国保队的警察要王少友去照相、盖手印,王少友抵制迫害,结果照了四次都没照上就回家了。中午十二点过三、四个恶警带着照相机又闯到家里强行给她照相。这些年来,在迫害中,王少友的精神渐渐失常,至今没有恢复。


    黑龙江佳木斯张淑霞被中共迫害 家无宁日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张淑霞,今年四十八岁,是黑龙江省佳木斯郊区长青乡四合村人。从小患疾病,使其饱尝艰辛。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道德升华。然而中共十几年的迫害,使张淑霞承受巨大经济损失和肉体折磨,家人也因此遭受极大压力和痛苦。下面是张淑霞的自述。

    一、按“真善忍”做人,道德升华

    我一九九六年五月喜得大法。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得过肺结核,缺钙腿痛,十多岁时腿变形,成了“O”形腿,上学时同学经常取笑我,所以我上了六年级就不上学了。父母为我看病操了不少心,也使我在很小的年龄就饱尝了身体上的痛苦和人生的艰辛。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位好心人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并向我介绍法轮大法。当我看完这本书后,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有苦难,这本书还告诉了我如何做人,如何做好人,如何做一个修炼的人。我被书里的高深法理所折服,决定修炼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要求炼功者不只是炼动作,更主要的是心性的修炼,要求道德水准的升华。我从一点一滴做起,按大法的要求约束自己,做一个好人。

    一次,我坐车外出,在佳木斯火车站,看到一位大娘在哭,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大娘双目失明,钱被骗走了,大娘身无分文,连回家的车票钱都没有了。我一边安慰大娘,一边将我仅有的十元钱掏出送给大娘,并给大娘送上了回家的那趟火车。还有一次,我卖完冰棍回家数钱,发现了一张十元的假币,和丈夫一起确定后,被我撕的粉碎,当时想,假币不但坑害国家,也坑害个人,我不能再往外花,到我这让它停止,立即消失。婆婆看到我把钱撕了,对我说,别人能把钱花到你这,你也能把钱花到别处,撕了干啥?我说:别人骗了我,我不能再去骗别人。由于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修炼半年,全身多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使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从一九九六年五月至今,我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针,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中共迫害后 家无宁日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整个中国大地被乌云笼罩,铺天盖地迫害这些以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我家不断被居委会干部和派出所的人骚扰,今天找你谈话,明天又来问你还炼不炼了,有时强迫签“不修炼的保证书”,使我的家没有安宁之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钟,五岁的孩子在床上睡觉,丈夫没在家,我正在做晚饭,村委会五、 六个人闯入我家,其中有妇联主任刘雅双,治安员刘平,还有村长宋志国,书记马福臣,另外一人不知姓名。进屋就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刘平就上来连推带搡把我绑架到了村委会。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苏秦背剑式”背铐

    在那里,恶警私设公堂,他把我的胳膊用“苏秦背剑式”的铐上,紧紧地手铐几乎要勒进肉里,还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顿时我就头晕目眩,刘又象恶狼式的对着我吼,还炼不炼了,我坚定地回答说炼!他就用脚使劲踹我,边踹边说,“我让你炼,今天我打死你!”又拿出胶皮棒往我身上猛抽,口中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今天我打死你,现在打死炼法轮功的不用偿命,打死白打死,又拿出电棍往我脸上电,电得劈啪响,火星在我脸的周围四溅。打累了、骂累了,给他的上司打电话邀功请赏。后来把我带到长青乡派出所,审问我的是副所长童国君。我看见我的全部大法书籍都在派出所,我知道了我的家已经被他们抄了。深夜一点多,我被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是发霉的窝头,晚上二十几人挤在一张大板铺上,向立刀鱼式的,你要出去解手,回来就没有地方躺了。每天都能听到刑事犯污言秽语的打骂声,警察的吼叫声。我就在想,这是我们这些做好人呆的地方吗?我在看守所,家里扔下年幼的孩子,丈夫一边维持生活打工,一边还要照管家,还要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精神的压力,找关系营救我出来,一时间家里被弄的鸡犬不宁。

    丈夫为了让我早点回家,不得不找亲戚朋友借钱,托关系找熟人,最后在长青派出所交了二千元非法罚款,也没给收据,给中间人好处费四千元,在看守所的伙食费九百元,请人吃饭一千元。并将我家房照抵押在村委会,说你要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就将房照没收。

    通过亲朋好友的多方营救,我在看守所呆了四十五天才回家。从进看守所出来总共花掉近八千元,给我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重大的经济灾难。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古训。无论谁做了什么都得自己承担,在此,我奉劝天下所有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吧,特别是那些曾参与过迫害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尽管法轮功修炼者,在这场迫害中遭受过被抓、被打、劳教、判刑等等魔难痛苦,他们还在慈悲的呼唤着所有的人,一遍遍对参与迫害自己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真相,并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而是为了天下所有的人别再被蒙蔽,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修大法做好人 熊国辉反遭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家住湖南岳阳君山区钱粮湖三分店的熊国辉,是村里人眼中的好好人,但因为他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长期遭中共警察的迫害,他曾被非法劳教,出狱至今,仍经常遭中共恶人骚扰。

    熊国辉,男,四十九岁,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九年三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也得到很大的提高。他遇事先为别人着想,村里人都说他是一个好人。

    一次,高温酷暑中,村里要修路,别人不干的活,他主动去干。还一次,他在城陵矶码头当搬运工,吊车钢丝绳断了,五吨重的圆铜筋重重的压在他的脚上,等钢丝绳接好、将货物再吊起后,他的脚才脱离重压,他的腿和脚肿的很大,工友们把他送医院,检查,是粉碎性骨折,须住院治疗。他当时想的是,住院会花老板很多钱,他强烈要求回家。回家后,他坚持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星期,粉碎性骨折的脚不治而瘉。

    然而就是这样的好功法,这样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群体,却遭到了中共疯狂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一时间所有的国家机器都指向了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刚刚得法还不到五个月的熊国辉也不能幸免,从此迫害降临在他和他的家人身上。

    一九九九年八月,村干部在当地派出所的指使下,到他家中强行搜走多本大法经书与刊物,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磁带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熊国辉在同修家学法,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密,被钱粮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岳阳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熊国辉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当时全国各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均设路卡,围追堵截和平理性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和几位同修在赴京途中(河北省境内)被绑架,凶狠的警察毒打他们。把他们铐在火车的铁杆上,到京后把他关押在西站派出所,一个恶警不问青红皂白解下皮带,照着他的头部一顿猛抽。然后又把他铐在铁杆上,晚上把他关在一间寒冷的屋子里。第二天,把他送往湖南省驻京办事处(因他不报姓名、地址,从他的口音中判断他是湖南人)。当时他大声呼喊:“法正乾坤!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几个警察向他走来,一顿拳打脚踢,然后脱掉他的皮夹克,脱掉他的鞋子,用布绳将他紧紧捆住,用毛巾堵住他的嘴,强迫他跪下。他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怎么能给恶人下跪。紧接着两个警察拽着他的双手,另一个警察按住他的肩膀使劲往下压,硬是没能使他跪下。他们就把他打翻在地,狠毒的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遍体鳞伤。他穿着单衣、光着脚,在刺骨寒风中被劫持到湖南省驻京办事处的地下室。第三天,他和另外几位大法学员被劫持到长沙收容所。

    一个月后,熊国辉被君山区公安分局钱粮湖国保警察从长沙收容所带回层山派出所,一进屋,一恶警出手就是两耳光。一番折磨后,又把他带到君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那天是大年三十,恶警把他押到岳阳湖滨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接着又把他转到岳阳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最后将他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他遭到恶警强行洗脑、逼做奴工等迫害。

    在熊国辉被非法劳教期间,家中一双儿女、七旬老母亲全靠妻子一人的微薄收入养活。

    熊国辉出狱后,仍然不断遭到骚扰,警察多次窜入他的住宅非法搜查,令他的老母、妻子、儿女整天担惊受怕。在恐怖阴影笼罩下,在邪党的迫害下,家人承受了很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