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亚茹第五次遭绑架 一家人多年受分离之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早上五点多,哈尔滨香坊公安分局和六顺派出所共二十四名警察,用万能钥匙撬锁,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祁亚茹的家中,当时祁亚茹并不在家,警察将她的丈夫和儿子绑架,随即非法抄家,抢走了很多东西,连电话座机也被抢走。后警察又闯到肇东市五站镇祁亚茹的姐姐家,绑架了祁亚茹和她十岁的女儿王世缘。

当天哈尔滨警察大肆绑架当地约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这是祁亚茹第五次被中共当局绑架。十二年来,她一家人饱受离别之苦。现在小世缘虽然被放回来,但目睹了母亲被强行抓走的过程,小世缘的心灵被深深的伤害。世缘九十三岁的爷爷被眼前突如其来的疯狂暴行所震惊,惊恐不已,现卧床不起。往日温馨和睦的五口之家,只剩下孤孤单单的祖孙二人,倍感凄凉。

祁亚茹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她患有严重的乙肝病,修炼后顽疾消失,不但身体健康,而且整个人变得心胸宽阔、善良可亲。平日里,丈夫外出打工维持全家生活,她则细心料理家务,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高龄的老公公耳聋眼花、行动缓慢,她总是耐心侍奉,非常孝顺,让丈夫在外了无牵挂。那段日子,是祁亚茹一家的幸福时光。

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祁亚茹平静的家庭生活被中共干扰打破,她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甚至遭受过酷刑折磨。她的家庭也被恶警数次勒索、骚扰和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七点多钟,祁亚茹在黑龙江省政府街道旁,被劫持到一个大院,后被分流到八区体育馆,关押到晚十一点左右,然后强制签名,后被押回香坊区政府让六顺办事处送回家。

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祁亚茹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武警拳打脚踢后非法关押,后被送到哈尔滨市驻北京办事处。哈尔滨市香坊区六顺派出所警察到祁亚茹家索要一千元钱,说是到北京接祁亚茹。回到哈尔滨后,祁亚茹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三个多月后,警察又强迫她的家人交二千元押金后,才让祁亚茹回到家中。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祁亚茹被人恶意举报,恶警周殿林把祁亚茹先劫持回家。当天傍晚,六顺派出所所长闫涛将祁亚茹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关押。祁亚茹绝食抗议迫害,遭警察强行灌玉米面、咸盐水。二十多天后,哈尔滨市香坊分局向家人索要五百元钱。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下午二点多,哈尔滨市香坊区六顺派出所恶警周殿林、马文武和办事处两主任,闯入祁亚茹家中,并非法抄家,抢走个人物品。因当时祁亚茹的女儿只有三个多月,她才没有被绑架。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祁亚茹与儿子在公共汽车站等车时,恶警周殿林等三人将她劫持到六顺派出所,并到她家抄家,祁亚茹的先生几次去要人都不成。随后祁亚茹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在劳教所,她被逼迫坐小凳、看邪党侮蔑法轮功的书籍和录像,还被强迫蹲在只有三十厘米的方砖内、手背后不许动,否则就是一顿辱骂、毒打。恶警武宝云和恶科长姚福昌将祁亚茹双手在身后用手铐铐住,然后用警绳拴在手铐上将身体吊起,双脚离地后,再用电棍电敏感部位,逼迫写三书、写入(邪)党申请书。祁亚茹被劳教所强制奴役与精神迫害长达三年之久。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六顺街道办事处两个主任(其中一人姓贾)到祁亚茹家,因为祁亚茹本人不在家,她们就强迫祁亚茹的丈夫和儿女写三书,家人不会写,于是这个贾主任自己动手写三书,然后逼祁亚茹的丈夫签上祁亚茹的名字。

迫害十二年来,祁亚茹及家人饱受几番离别之苦。如今,祁亚茹又被无辜绑架,她不修炼的先生王德君和她的儿子王祁也被绑架遭受迫害。他们一家人善良本份,何罪之有?他们的痛苦何时能结束?这场无理无智、无法无天的邪恶暴行还会持续多久?

在此呼吁更多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来关注一下祁亚茹和她的家人。您的善良、您的关注能增加正义的力量,能抑制邪恶的疯狂,也会给自己带来心灵的安宁和未来的福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