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妯娌俩的奇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大陆来稿)在胶东半岛的一个山村,有老妯娌俩,一个七十岁,一个七十六岁,二零零七年正月间,弟媳听本村一个人告诉她说,咱村谁谁说法轮功挺好的,弟媳就到该大法弟子家去问。大法弟子放师父的教功光盘给她看,当看到真、善、忍三个字时,她就发自内心的说,这三个字一下就進我心里了,我就炼这个功。接着就把《转法轮》请回家。

弟媳一连几天如饥似渴的看《转法轮》。几天后在门口遇到大嫂,当时大嫂正在害头疼,疼几个月了,到医院也没治好,弟媳就问:大嫂,上哪去?嫂子告诉她要到谁谁家串门,还说老了到谁家人家也不喜欢。弟媳说:你到我家来吧。

嫂子到了弟媳家。弟媳说:大嫂,我念本书给你听吧。大嫂说:好。弟媳就读《转法轮》给大嫂听。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弟媳问大嫂:大嫂,你听着怎么样?大嫂说:挺好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弟媳就说:你觉得好,那你就每天都来,我读给你听。大嫂说:好。这样大嫂就天天去听弟媳读法。不知不觉中头疼就好了。

这样几天时间,妯娌俩都走進大法修炼了。

弟媳刚得法几个月,有一天晚上和本村的一个年轻大法弟子去十多里外的一个村子发真相资料,不小心摔倒了,眼眉磕到水泥修的沟沿上,当时摔昏了,那个大法弟子一看人怎么没了,就转回来找,一看她倒在地上,就把她叫醒,地上流了一滩血。弟媳当时就想: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心想我没事。这样两个人步行十多里回到家。回家后弟媳就开始浑身疼痛,不能下地,就连大口喘气摔在地上的这一半身体都疼得要命。第三天,年轻的大法弟子去看望她。弟媳说:这怎么办,我女儿这两天就要回家,让她看到我这个样,怎么好,本来女儿就不同意我炼。年轻大法弟子说:怎么偏得让你女儿看见,你女儿来家你早就好了,你这个状态不对呀。弟媳一想:是啊,这念头不对呀,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年轻大法弟子刚走,弟媳自己就去了屋外的厕所,刚下地觉的有点疼,一会儿就好了。从厕所出来,正碰到丈夫从外面回来,她丈夫吃惊的说:哎呀,你能下地走了。弟媳说:是啊,我好了。進到屋后,弟媳就拿起镜子照一照,心想:头哪儿破了,我眼眉上的口子有没有掉進眼眉。看完后就开始学法,学的过程当中,就觉的眼眉破了的地方,就象是针扎的一样,“嗖嗖”的两下,再照镜子,眼眉上的大口子不见了,完好如初。

秋天,弟媳老俩口到山里刨花生,四分花生地,刨出来一看,每墩都长了很多白针针,只长了三个两个花生果,老俩口说(丈夫也得法了):随其自然,该得多少就多少,我们不执着。刨完花生就把花生摘下来,一看大约半麻袋,丈夫看有些杂质,就用木锨扬一扬杂质,结果扬两三木锨就装一麻袋,扬两三木锨就装一麻袋,四分花生地,装了十多麻袋。老俩口惊喜的说:真是神了。

再说大嫂,二零零九年冬天,下了几场大雪,大嫂的丈夫不在了,儿女都自己过。可是,每当夜里下雪,早上起来一看门口一个雪花都没有,邻居家的门都有很深的雪,既没有脚印,也没有扫帚的痕迹,真的让人感到神奇。大嫂自炼功以来,真的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真的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