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塔河县杨宗英两次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杨宗英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居民,一九九八年四月患胸腔积水住院,但久治不愈,被病魔缠的苦不堪言。她炼了法轮功后,迅速恢复健康,她又惊又喜,从此按照法轮功的法理“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杨宗英信仰的自由被中共剥夺了,从此她一次次遭到绑架、劳教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大兴安岭塔河政保科警察将塔河县当地法轮功辅导员和辅导站站长绑架到政保科,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清早,塔河县塔南派出所警察常占山等四、五人闯进杨宗英家非法抄家,恶警们直奔大屋,野蛮的抢墙壁上挂着的法轮图形、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大法锦旗、大法简介、大法书等等。

后来塔南派出所伙同塔河公安局干扰塔南法轮功学员晨炼,用高音喇叭干扰,抢录音机,不许法轮功学员炼功。片警韩国柱还时常到杨宗英家干扰。

为法轮功鸣冤 在北京反复被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刚结婚一个月的杨宗英和丈夫陈天杰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北京,一天杨宗英在街道上被警车拉到丰台体育场,后被释放。又一天,杨宗英和陈天杰在天安门被一群便衣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被转关到大兴安岭塔河驻京办事处,塔河公安局来了几个恶警把杨宗英和陈天杰铐回塔河,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折磨,四个月后陈天杰被非法劳教;八个月后杨宗英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杨宗英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第二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环。在北京,杨宗英反复被便衣抓了八次,都被非法关押在前门派出所,遭恶警审讯、罚站、打骂,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八月份在北京最后一次被绑架后,杨宗英被劫持到门头沟看守所迫害。杨宗英等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遭到恶警、恶医生的野蛮灌食,好几个恶警按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用手指粗的管子从鼻孔插入,拔了,又插,很残忍。第五天,杨宗英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一辆辆大客车拉到天津一个刚修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牢房如铁笼子,仅有一水泥大炕,十几个人被关在一铁笼子牢房,没吃没喝的,不许有任何动作,不许放风。杨宗英和大批法轮功学员绝食抵制这场迫害,恶警就打骂法轮功学员,逼他们赤着脚戴着沉重的脚镣在沙面石地上来回走。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一次杨宗英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炼功,几个壮男狱警每人手里拿着一个电棍,带着风闯进来,对着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就劈里啪啦一阵毒打。一男警抡起警棍狠狠的打在杨宗英手背上,只听“咔”一声,杨宗英钻心的痛,男恶警继续行恶,用脚使劲的往杨宗英的肩上踹,直踹到脱皮还不肯罢手,又拎起杨宗英一只脚将她倒控起来,半截袖衬衣也被脱落到脖子上。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都受了伤,有的腿被打成了紫黑色,杨宗英的手背上的骨头突起了一大包。

晚上恶警们又闯了进来,法轮功学员们被一个个叫出去迫害,有的被打的奄奄一息。恶党让每个单位都承包了迫害法轮功的任务,一个宣传部的人把杨宗英拖上车拉到单位迫害。逼她一会蹲马步,一会又拿来几十厘米高的纸盒箱来测量蹲的高度是否有变化。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一米七十多高的女职员手拿着木棍看管并审讯,还不时的嘴里骂着脏话。一会打杨宗英的腿,一会打胳膊,换地方打,晚上不让杨宗英睡觉,他们用车轮战式的迫害杨宗英。每天还两次灌食,灌食是残忍的,逼问杨宗英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见杨宗英不说,就让杨宗英给她跪下,杨宗英没听她摆布。她气的疯子一样的扭曲着脸骂着脏话,奋力脱下高跟鞋。鞋跟比钉子粗不多少,就要用鞋跟刨杨宗英,身边的男警吓坏了,极力阻止才作罢。她扬言要摆平杨宗英,说她曾经让别的法轮功学员吃过烟头等等。

第二天,那个女恶人要把杨宗英送回原来关押的地方迫害,但那里已空无一人,杨宗英又被换了一个监室。恶警把牢头叫来,交代可以随便“弄”。牢头指使身边的犯人强行把杨宗英上身扒光,又把她脚上的凉鞋脱掉,用厚重的皮凉鞋使劲扇她的脸,杨宗英整个脸和眼立即肿起来,牢头还不时的嘲笑。当时杨宗英已绝食十天,加上没睡觉,又被一顿毒打、羞辱、折磨,强迫杨宗英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来塔河公安局恶警韩大虎(外号)、史伟等人强行把杨宗英劫持到大兴安岭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

三次被劫持在塔河看守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多号,杨宗英和陈天杰从北京被绑架回塔河,那时塔河看守所里已经非法关押了一些法轮功学员。塔河看守所卫生很差,便桶放在室内,大小便在屋里,时间一长气味熏人,无法饮食。监室没有自来水,擦地只能用洗过脸的水,给的水也是有限的。一日两餐都是一眼望到底的菜汤,碗底有泥沙,每天伙食费三十元。法轮功学员们为了抗议非法关押联名上书到塔河公安局:法轮功学员上访是符合宪法的,抓捕、扣押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还超期关押。塔河公安局没有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任何说法。

杨宗英一直被关押了两个多月,上书也是石沉大海。法轮功学员们决定绝食抗议,男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拖到刑事犯屋里由犯人参与灌食迫害。恶警们采用了诱骗的办法把杨宗英骗了出去,所长胡森山把杨宗英带到空无一人的接待室,七、八个武警走了进来,地上放着一个酒瓶子。在所长胡森山的指使下不由分说一哄而上,把杨宗英按倒在地上,有按腿的,按手的,头等部位的使杨宗英不能动,乘她刚要喊时,把事先准备好的装满浓盐水的瓶子塞到杨宗英嘴里任由浓盐水灌到胃里,然后把杨宗英抬入监室里扬长而去。杨宗英被弄的身上、头发上都是,空胃灌进浓盐水使胃剧痛。

几天后十几个武警在胡森山的指使下,强行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拽出来每人一监室然后再实施灌食迫害。每天二顿灌食,男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灌不进去就用螺丝刀子撬,用脚使劲踩肚子,法轮功学员一喊恶警们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装满玉米面粥的瓶子塞到嘴里等。男法轮功学员绝食九天,女法轮功学员绝食十三天。胡森山带领所有的警察搜经文,恶警杨凯等负责搜身。后来他们看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放了。但他们还不罢休,每天一趟到法轮功学员家里监控。杨宗英当时与丈夫陈天杰回娘家看望父母,这对新婚夫妇本来想让老人享受一下亲人团聚的快乐,安慰一下双亲,可是第七天晚上,塔河政法委、公安局又连夜把所有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几天后,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去劳教,女法轮功学员继续关押迫害。杨宗英被非法关押八个月才被放回。

杨宗英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是第二次上北京被绑架。杨宗英在北京绝食十天被劫持到塔河看守所,杨宗英又接着绝食二十五天。那时已是秋天,外面很冷,监室里更冷。母亲和姐姐强烈要求见杨宗英,所长胡森山就是不让见。有时家里送来吃的,私下都被看守所扣留了(这是后来才知道的),送来的衣服也是只给一部份。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监室里阴森潮湿,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每天娄所长、胡所长带班指挥警察们参与灌食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四个、五个、六个人不等,人手不够就让男刑事犯参与。灌食是野蛮的,开始是几个人按头、手、脚,使劲用手掐腮帮子。腮帮子硌在牙齿上时间长了,腮帮子都烂了。后来恶警们改用尖嘴铗子和二、三毫米厚的钢板,撬开嘴后再把尖嘴铗子塞到嘴里,撑开。铗子都镶到了肉里,上腭出现铗子形状的深沟,久久不能恢复。每次灌食弄得杨宗英满身都是,头发上都是玉米面粥。稀稀的玉米粥里撒了许多盐,由于时间长杨宗英嘴唇上长满了疮,很吓人,瘦成了皮包骨。家人见了杨宗英都不敢认,流着泪劝杨宗英吃饭。杨宗英说:做好人没有错,是中共恶党指使恶警执法犯法在犯罪。

一次,娄所长的班,带着武警察、李警察、刑事犯老丁,四个人。他们打开监室的大铁门,发出来刺耳的恐怖的声,拿着一酒瓶子玉米粥。老丁拿着铁铗子,李警察拿着钢板,冲上床把瘦得皮包骨的杨宗英按倒在床上。武警察、李警察用钢板撬,老丁用铗子撑,只听“嘣”一声把杨宗英前侧牙撬掉了,他们把玉米粥撒在杨宗英身上,扔下杨宗英逃走了。杨宗英绝食二十五天,床板上铺的二层褥子被撒的玉米粥浸湿透了,上面都长了黑毛。后来他们又想出用亲情来劝杨宗英放弃修炼。为了唤醒他们的良知,杨宗英决定吃饭,坚持炼功,瘦得皮包骨的杨宗英七天就康复了,警察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被共产邪党支配的塔河恶警们,在九月份还是把杨宗英劫持到了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杨宗英第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是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二零零六年杨宗英的姐姐被绑架后,塔河县公安国保大队下令要抓捕杨宗英,但杨宗英并不知道。杨宗英本打算带着五岁的孩子去看丈夫,听说后她终止了前行。她知道中共邪党要想抓谁迫害谁是不讲法律的。杨宗英便成了流离失所的人。

二零零七年一月她回婆家过年,过完年没几天,浙江台州路桥区派出所一个姓葛的女警察到杨宗英婆家来打探。杨宗英正好在婆家,女恶警电话打到派出所。一会就来了五、六个恶警,不由分说就要抓人。婆婆不让,恶警们说是塔河让的。几个恶警野蛮的把杨宗英按到地,强行拖上车。在路桥国保梁大队长的指挥下几个年轻男警强行逼杨宗英按手印,把杨宗英送进路桥南山看守所一个月。杨宗英绝食十一天后塔河公安局史伟、杨凯从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来到浙江台州路桥南山看守所把杨宗英劫持到塔河。南山看守所在杨宗英没有吃饭的情况下,扣除了伙食费。塔河史伟和杨凯不让杨宗英拿行李。到了车上他们又强行把杨宗英的手和脚用铁链子铐在一起。这是刑事犯用的刑具,史伟、杨凯却把它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他们是执法人员,冠冕堂皇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干违法的事。天下着小雨,到温州车站,在杨宗英手脚不便的情况下,史伟、杨凯还让杨宗英拎包,并且说:那都是你的东西,若不想拎就扔掉,反正不是我们的东西。

在温州车站,正赶上旅客排队检票。杨宗英对着旅客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么好的九个字却把杨凯、史伟吓坏了。他们强行把杨宗英拉回值班室。到了上火车的时候,杨宗英不上,他们硬是把杨宗英拖上火车。

在火车上,杨凯、史伟不让杨宗英说话,还有乘警配合,把戴着手铐脚镣的杨宗英硬给弄到上铺。杨宗英上厕所都由杨凯、史伟看守,寸步不离,时不时还限制不让说话。在路桥区南山看守所绝食十一天的杨宗英,又坐了四天三夜的火车被从台州路桥劫持绑架到塔河看守所。塔河看守所先把杨宗英关押后,将杨宗英仅剩的几百元钱又扣除行李和牙具也就所剩无几了。

然后,再由一个女恶警搜身,后来塔河公安恶警把杨宗英骗到公安局要录音,记笔录,杨宗英没配合。他们是想找证据扣帽子,再定罪。又把杨宗英拉到武警队,塔河公安局李军领着几个男恶警强迫给杨宗英照像、按手印,杨宗英质问:只有犯人才照像,我没罪为什么照。李军伪善的面孔终于现了形,怒吼着指挥,其中一男恶警恐吓杨宗英说是不是还得武警来帮忙,然后由几个身强体壮的男警强行照完。

杨宗英在塔河看守所买的行李是被人用过的,薄厚不均的被褥一拎就起灰尘很呛鼻子。杨宗英质问,他们都睁着眼撒谎。他们没告诉杨宗英家人,她被关押在塔河看守所。杨宗英一直穿着从南方穿的棉睡衣,旧行李只得将就用,被子质量很差,很不平整,一抖都冒灰,绑架杨宗英到劳教所后,这样的被子都被塔河看守所扣留了。犯人说:看守所下次再接着卖给别人,脸盆等日用品全都被扣留。杨宗英的钱被看守所七扣、八扣的也没剩多少了。杨宗英一直到被劳教也没能让家人见上一面。没有证据非法关押,杨宗英为此绝食抗议,八天都没人问津。一直也没让家人来送棉衣,北方的三月份很冷。三月十几号的晚上当班的警察强行给杨宗英铐上手铐拖上车,不让带行李和日用品,更不让家人知道绑架去劳教所。

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所的恶警和塔河的杨凯强迫杨宗英检查身体,杨凯说她掏钱,查完后就和恶警在杨宗英帐上扣除一百多元钱。然后把杨宗英交给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八月末,杨宗英从北京被恶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塔河公安局杨凯、史伟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

双合劳教所充满了邪恶,打骂声,电棍声,法轮功学员们每天吃掉渣的发糕,喝稀稀的玉米粥,只有到药厂干活才能看见青菜那算是改善生活了。药厂在野外离劳教所很远都要走路去,法轮功学员早晨早早就被撵走了,到天黑才精疲力尽回来。药厂药粉都是过期有毒的农药,要从新装袋,干这活都得需要戴双层口罩,那也不行,干时间长,药粉侵蚀皮肤,造成皮肤过敏。有的法轮功学员闻不了这味,吐,弄得衣服里外都是药粉味,鼻孔火辣辣的是经常事。双合劳教所洗漱不管多冷的天都给法轮功学员用冰凉的水,有时水冻成薄薄的一层冰,就这样的水也是有限的。

二零零零年由于被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多房屋少,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临时搭一个几十米的大通铺上下两层,没有任何的安全防护措施,上铺上下极不方便,曾经有人摔坏了。杨宗英也被摔过,由于没有护栏,手抓褥子抓空从上铺仰面摔到水泥地上,当时眼睛发直不省人事,围观法轮功学员呼喊她的名字,杨宗英才慢慢醒过来,就这样恶警们也没有加强防护。上铺离顶棚很近,只能坐不能站,几百号人居住在这大屋里。破旧的窗户、屋棚都是临时弄的,天棚是用塑料布堂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出工回来洗的衣服晾在不同的位置,第二天再看天棚上由于冷热交替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水珠,稍不注意,水珠会象下雨一样落下来,每天早晨只好先把水珠用抹布擦掉才能起床。杨宗英所在的是其中的一个队。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杨宗英的姐姐被绑架后,杨宗英被迫流离失所。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杨凯、韩大虎(外号)、孙立果、金龙等到处查找、打听杨宗英下落,他们跟踪到杨宗英父母家、亲朋好友家骚扰、蹲坑监视,跟踪杨宗英大姐到工作单位,导致杨宗英大姐失去了工作。他们还不罢休,通知杨宗英在台州市路桥区的公婆所住地的公安局,派出所到杨宗英公婆家骚扰,打探杨宗英住处,翻查连卫生间都没放过。

当时杨宗英的丈夫已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杨宗英带着仅仅五岁的孩子,居无住所,没经济来源,担惊受怕。一天,在一个朋友帮助下终于有了住处。为了生存,杨宗英顶着寒风踩着积雪骑着自行车需要翻几座山去屯子里卖日用品。有的山坡又长又陡又滑,为了早点赶回怕摔也得骑。往往都是天黑才到家。经常是凉水就饭吃,孩子跟着吃一样的饭。杨宗英领着孩子流离失所了九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杨宗英回婆婆家过年时,被恶警绑架,三月份被非法劳教。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三月,被塔河公安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这时双合劳教所已改名为齐齐哈尔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是搜身,脱一层衣服搜一层查看,包括带来的所有东西。然后杨宗英被拖进转化组,门玻璃都是用报纸糊着,里、外人互相看不见。杨宗英在这里被不许和任何人接触,不让说话,轮番转化,长期不让睡觉,刚一合眼、犹大就来制止,用各种方式不让睡觉,放污辱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看或听,不让五官闲着,刑具铁椅子等就在屋里放着,随时调用。洗漱、上厕所都是等大队法轮功学员出工后再进行,由恶警和一个或两个转化组犹大监视着。时间都是有限的,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看不到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接触的都是恶警和犹大。这封闭式的环境除了威逼就是恐吓,由于长期受到压抑恐吓,杨宗英病倒了。

杨宗英起初只是身上起大片的红疙瘩,狱医说是荨麻疹。下药越发的严重起来,血压升高,浑身大片的红疙瘩越来越重,最后五官肿起来,大大的眼睛肿成一丝缝,只能隐约看见人。杨宗英肚子痛,走路直不起腰,加上拉肚子,上厕所必须下楼,杨宗英每次都忍着剧痛扶着墙上下楼。头胀痛、沉甸甸就象肩上扛着东西。

浑身的疼痛使杨宗英晚上睡不着觉,五官走了样。后来几个恶警大队长害怕了,把杨宗英带到齐市专科医院。医生认为是中毒感染引起严重性荨麻疹,连五脏六腑都起了,把炼功前得的病也勾起来了。杨宗英喘气费力,走路一步一挪,不能直腰走路,痛苦使她难以行走,就这样队长和狱医还把她的手上了手铐。从医院回来杨宗英痛的不能进食,那天正好是端午节中午时间,在食堂法轮功学员都在吃饭,看到杨宗英五官肿的面目皆非,痛苦使她行走艰难。杨宗英被折磨这样,好多人都偷偷的掉了眼泪。再后来杨宗英卧床不起,感到离死的边缘不远了。痛苦使她晚上不能入睡,大量的扑尔敏药也不能使她入睡,眼睛呆板,头脑麻木,行动不灵,浑身无力,严重时不能吃一点东西。杨宗英熬过痛苦的一个月,才逐渐好转。

从那以后杨宗英象变了一个人,意志消沉,经常流泪,浑身无力,走路都强撑着,血压也逐渐升高,高的时候180∕110mmhg.就这样恶警们每天还逼杨宗英出工,晚上别人都睡了她还在干活。后来又改让她去服侍警察,洗衣服、洗碗、拖地、搞卫生,有八、九个房间。晚上还要给警察铺床,一天都不闲着。法轮功学员们都看在眼里私下议论,就连维权访民刘杰都看不下去了,找队长谈话,她们才有所收敛。

五月份,齐市劳教所解体,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在那里的环境更恶劣,什么都限制,洗漱才五分钟,后改八分钟,除了出工外,其它时间被逼着背监规,看迫害大法的资料,写日记。杨宗英还是被逼着干活,睡很晚的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苍老了许多。

从劳教所出来,杨宗英走路无力,浑身没劲,无力说话,排血尿,症状越来越严重,去医院检查,确诊为肾小球肾炎,被要求住院医治。医生说再严重下去,就会发展成尿毒症。炼法轮功后杨宗英从一个病人成为一个健康的人,成为与医药无缘的人。可是中共却不让人有健康,把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成这样。这样的结果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灾难,对家里的亲人在精神上是一种摧残,这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中的冰山一角。

一家人均遭迫害

在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杨宗英的家多人遭迫害。 杨宗英的丈夫、姐姐、两个弟弟都被绑架、关押、劳教,她的丈夫陈天杰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小弟弟被逼流离失所;无论大小节日,甚至风吹草动,塔河县国保大队、公安局、派出所都去杨宗英父母家骚扰、监视。有时夜间不管老人睡没睡,恶警们就把门敲的山响,夜间突然的狂敲使杨宗英的父母惊吓的心怦怦跳。现在有一点声音,老人就心怦怦跳,经检查其母得了心脏病,牙没了,背驼了。牵挂儿女使父母昼夜难眠,其父头发全白了。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杨宗英刚生孩子一百天,杨宗英是剖腹产,还没有彻底恢复,正需要丈夫照顾,浙江台州路桥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却将其丈夫陈天杰发了传单就给非法判了十一年。

二零一一年,杨宗英父亲病重,她赶回塔河,第六天,塔河县新建派出所三个恶警就开警车到杨宗英父母家骚扰,打探杨宗英的情况,问杨宗英什么时候走。隔了几天新建派出所二、三个恶警又开车去杨宗英父母家问杨宗英什么时候走,没几天新建派出所恶警就又开车去杨宗英父母家催杨宗英回去。

杨宗英的公婆长期受到压抑,又牵挂儿子,脾气变的暴躁,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公公身体已行走不便,家里的重担都落在婆婆身上,又要照顾孙女,婆婆得了低血压。杨宗英的女儿长期生活在紧张恐惧的环境下,造成心理障碍,从孩子身上看不到儿童所拥有的天真快乐。

一次次的迫害对杨宗英的身心很大摧残,她的肾病给她本来不富裕的双亲造成经济上很大的损失和心理上的负担,一个幸福的家庭被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浙江台州路桥公安局国保大队迫害成这样。

相关单位与个人电话:

(一)塔河县邮编:165200  区号:0457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史伟   办0457-3667471、宅0457-3667471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军 办0457-3663932、13804843102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邓华   办0457-3666848、13304573588
塔河县原任公安局局长钟静文
塔河县现任公安局局长勾兵   办0457-3666743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室    办0457-3666743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办0457-3667471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室    办0457-3666261、办0457-3662676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孙继斌   办0457-3662932、宅3609885、13904573885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    办0457-3662676、宅3662282、13604873435
塔河县公安局政保科金龙(已退休)0457-3668509
塔河县看守所      办0457-3635759、办0457-3636664
塔河县政法委书记室    办0457-3661422
塔河县政法委副书记室    办0457-3609044、办0457-3609045
塔河县六一零办公室     办0457-3609042、办3609046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      办0457-3635027
塔河县建设派出所      办0457-3662241
塔河建设派出所所长曲洪波    办0457-3662241、13845703799
塔河建设派出所片警孙立国    15245792006
塔河县塔南派出所所长王再旺   办0457-3635027、13846578000
塔河县新建派出所     办0457-3662478、3698769、3698768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     办0457-3663945
塔河塔林派出所片警张全林   13114573877

(二)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又称“齐齐哈尔市育新学校”,原名“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

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女队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被撤销,女队所有人员被集中到黑龙江省戒毒中心,包括所有女法轮功学员。

齐齐哈尔劳教所:
电话:   0452-2451085
劳教处: 0452-2797727
管理科: 0452-2451139
所长肖晋东宅 0452-2736666
政委王玉峰  0452-2406466、13904526208
一大队队长张志杰13946289956
直属队队长郭丽0452-2451166、13019030086
纪检书记:李××,原齐市六一零,专门绑架法轮功学员。
一大队大队长:张志杰、王梅
直属队大队长:郭丽、符成娟、王玉静
管理科科长:王岩(后调到管理科)
恶警名单:肖晋东、王玉峰、李书记、张志杰、符成娟、王梅、王岩、郭丽、赵丽娟、王玉静、陆娟、杨丽华、朱宏博、孙波

(三)浙江台州路桥区派出所
路桥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