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脚是如何伤残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我们通过中共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脚的摧残,看中共酷刑的残酷以及对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终身伤害。请读者先阅读下面的文字,相关图片证据是如此的触目惊心,我们把图片的链接以小图的方式放在文章的最后,年幼的读者和心理承受力较弱的读者请慎入。

她的右脚是这样烂掉的

黑龙江省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宋慧兰,多次遭到绑架、劳教和酷刑的折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宋慧兰被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桦川看守所。宋慧兰绝食抗议期间,被强制输多瓶不明药物。

同月三十一日,宋慧兰被转送到汤原县看守所。在东北的冬天晚上零下二三十度的情况下,宋慧兰被迫睡在冰冷的地铺上,只盖着薄得透亮的被褥。她每晚被冻得浑身发抖,以至造成子宫脱垂,非常痛苦。

为了加重迫害宋慧兰,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看守所闫勇、李管教、穆占国、姜继武、杨丽等恶警,凶狠地将宋慧兰按在铺上,使其动弹不得,强行、快速注射一瓶不明药物。随即宋慧兰感到剜心地难受,满地打滚,连话都不能说,痛苦极了,生不如死。有的警察过来讥笑、嘲讽说:“没事,没有副作用。”

宋慧兰在极痛苦中熬到晚上,发现右腿膝盖以下和右脚全变成黑色,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不能行走。宋慧兰对女狱医和警察说:“我这腿就是你们打针打的。”狱医看过宋慧兰的腿和脚之后说:“这腿废了。”从打完针以后,宋慧兰的大脑反应迟钝,记忆断断续续,舌头发硬,身体不听使唤,右腿变成青黑色,膝下肌肉坏死。

大约一周后,汤原县看守所警察把宋慧兰拉到两个医院检查,医生都说:“这个病人我们治不了。”医生建议:最好立即截肢,否则将面临生命危险。汤原县看守所怕宋慧兰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给宋慧兰家属打电话,让接人。

宋慧兰是被家人从看守所抱出来的。当时的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象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知觉。到家后,家人才发现,宋慧兰的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黄水,摸上去硬邦邦的,象铁板一样。

家人赶忙带宋慧兰到佳木斯市的两大医院诊治,大夫看过之后都不收留,说:已无治疗价值,只能截肢,还有生命危险。

就这样她的腿一天比一天恶化,越来越黑,越来越硬。一动弹,顺着腿淌血水。到了五月二十五日,宋慧兰的右脚完全地掉了下来。

警察的“关心”使他失去了双脚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晚上,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法轮功学员王新春,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维和一恶警抓住,并强行搜身。他走脱后,为了躲避恶警的非法追捕,只得走山路。金山屯区公安局局长崔玉中调动公安把山包围。王新春不慎掉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湿透了,不一会就结了冰。

两天后,王新春跑到一位老乡家,善良的主人给他做了面条。就在这时王维带着那个恶警闯入屋内,将他绑架。

一月十一日早上八点多钟,区六一零、区公安分局和丰沟派出所进来一群恶警,对他进行毒打和侮辱。在王维和崔玉中指使下,一个姓边的恶警从火炉上倒出热水,强行把他冻僵的双脚硬搬进热水中。绑架他的那个恶警用剪刀把鞋剪开,鞋与肉都和冰相连,就这样在热水中强行把他的鞋脱下了。一旁的恶警还伪善地说:“我们公安多好,象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

这有一个常识,人身体的某一部位一旦被严重冻伤之后,特别象这种冰已将脚与鞋连在一起,又经过几天冻伤的情况下,是不能直接用热水烫的,那样就会造成终身伤残。恶警们歹毒的用心就是要把王新春的双脚给废掉。

是不是警察真的不知道这个常识?这不可能,在东北那地方,大人小孩都知道这个道理。而且恶警用热水给王新春烫脚时,王维还说:“我家有个亲戚以前也冻了,回来就把这亲戚放进冷水缸里缓冰。”可以看出王维知道人在严重被冻后是必须用冷水或雪进行缓冰的,可恶警明知道不能用热水,却用热水给他热脚,意图不言自明。结果鞋被剪开后,王新春的脚就没知觉了,并且起了泡,站不起来了。恶警明知会发生什么,又折磨了他一天,在晚上五点多,看他确实不行了,就将他押送回家。

回家后,王新春被热水处理过的双脚,开始起泡淌黄水。经过十个月的痛苦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地烂没了,致使他终生残疾,至今伤口无法愈合。

王新春的双脚掉了之后,也曾到公检法及中共的各级部门去控告,可是每每都受到打击报复。家庭生活极其地艰难,他只好到残联、民政等部门要求救济,可是却都遭到不法人员的阻拦与打击。这十年下来,王新春遭到的迫害不计其数,而且有些恶人还专门打他已经伤残的双脚的断茬。

脚后跟上的深洞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杨占久,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受到毒打、电击、上大挂和用胳膊肘猛击腰眼等酷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杨占久被枉判七年,劫持到吉林省四平监狱。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杨占久被逼跳楼,造成双脚的脚后跟骨头粉碎。手术后,双脚后跟的骨头被拿掉,双腿神经坏死,不能走路。即使这样,狱方一直不予放人。到二零零九年八月出监时,左脚还在流脓。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住在岳父家的杨占久再次遭绑架,终因杨占久双腿伤势严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被家人取保。

现在的杨占久,多年来由于伤势严重,多处骨折,脚脖子僵死,后跟骨也没有了,腿畸形愈合,拄双拐稍一行走就发炎脓肿。如今脚上多处又在溃烂流脓,脚后跟上形成一个深洞,难以愈合。

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异常惨烈,上述的三个事例已经充份说明了这一点。而就这三位法轮功学员来讲,他们受到的酷刑迫害中,脚受到的摧残也只是其被迫害的一部份,根本不是他们遭到摧残的全部。中共能将法轮功学员的双脚摧残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罪恶他们做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