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农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三月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后在师尊的呵护下,风风雨雨的走过了十七个年头,在此向慈悲的师尊汇报一下我到农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点滴体会,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随着正法的進程,学法修炼不断深入,使我更加认识到,个人修炼圆满不是我们的根本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是我们来在世上的根本目地。因此在不断学法基础上,加紧救度众生。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我忽然觉的仅限于在城里讲真相救众生也不行啊,应该到农村去,到偏僻的地方,到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去。那里有我的亲戚、朋友、同事等。他们不都是我要讲真相的对象吗?转念又一想,怎么能走出去呢?那时家里人看着我,不让出远门,因为我两次被非法关押,家人非常害怕。怎么办?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先写信给他们,先让他们看看真相吧。就这样我写了一百多封真相信寄了过去。

在学法中,学到师父的《快讲》:“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就坐不住了,决定突破家庭阻碍,马上到农村去。我把我的想法向学法小组的同修说了。同修都认为,有这么好的条件,咱们为什么不去。我们分头做准备,真相材料、光盘、护身符,尽量多带点。万事俱备,我和另一个同修早上五点坐上汽车,其余同修在家发正念。到站后,再打车到那儿,已是上午十点多。到后,把一些东西放在亲戚家,我俩开始挨家逐户走。因我在那村里当过邪党副书记,那里没有不认识我的。他们先给我打招呼,见面就问:“怎么有时间来家了?”他们一问,我就开始切入主题,“我回来给你们送福来了。”他(她)们问:“什么福啊?”我说:“保生命,保平安,这不是福吗!有了生命,就有一切,没生命,就完了。” “怎么保啊?”他(她)们问。我说:“就是退出共产党,凡是入党、入团、入队的都退出去,心里退出就行,不办什么手续,人在做天在看;你要不退,来大劫难,你都逃不了。你看四川地震,你怎么办?退出共产党就保住生命。现在劫难太多,因人心太坏,共产党不讲道德,它搞假恶斗。法轮功讲真善忍,说真话,做真人,办真事,做善事;如果现在社会都按这个标准去做,社会不就好了吗。你看现在共产恶党搞腐败,六四学生反腐败,共党用坦克车压死学生,当时血流成河。现在又整法轮功,把他们都非法关押起来,并把心肝肺扒出来卖了,多么残忍。”接下来讲藏字石,贵州平塘县掌布乡有块石头二亿七千万年前就定下了中国共产党亡。还有人问到天安门事件,我都给他们進行了解答。听完后,他们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在山沟里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不告诉我们,我们还认为共产党讲的是对的。”同修说:“若不是这位大姐认识你们,谁能来这里呀。你们多有福份啊!”还有个小伙子问:“真能保我们吗?”我说:“只要你真心真意从心里退出去,就能保。如果不能保,我们300多里路来这儿干什么,骗你吃,还是骗你喝了,也不要你一分钱。”退完后,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这九字。他们一个个拿着真相资料,护身符带在身上,高兴的边走边说谢谢。

对农村老年人,我们还讲了文化大革命的情况。“文化大革命时,共产党整村里的干部和‘四类分子’。村干部每一个都戴大纸帽,進行审判批斗。‘四类分子’挂破鞋,游大街,打死整死那么多人。把庙都推倒了,佛像都砸了。批什么三黄四旧,不信神,不信佛,搞什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修了那么多水库,现在哪个也没用上。老百姓出了多少力,还得靠天吃饭,没有天老爷,我们就活不下去。我们哪个人不是老天爷保佑,所以老天爷叫谁活,谁就得活,老天爷叫谁死,谁就得死。天就要灭共产党,那就是一定的。”他们听完后,个个都说:“你说的真对,不亏在咱们这里待过,知道这些。”因此,他们都用自己的真名退出了恶党。

讲真相心态纯净,正念强。一个讲,一个发正念。心怀慈悲,心中想着让他们得救。讲真相时,不要讲的高,根据农村的实际情况和他们的具体情况来讲,让世人都能尽快听到真相得救。他们那一声声的感谢,我默默的为他们高兴,太好了,都得救了。

记得我们到一个小村子,看到五、六个农民在修路。这些人看到我们去了都向我们打招呼。问我们“什么时候来的?”我们说:“今天上午来的。”“来办什么事吗?”他们问。我说:“就来找你们。”他们问“找我们干什么?”我说:“给你们保个平安,你们干不干?”他们齐声说:“保平安还不干吗。怎么叫保平安?”“就是退出共产党,入党入团入队的都退出,也不办什么手续,从心里退出即可。”我就开始讲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天安门事件、共产党腐败。他们说:“你讲的对。现在,农村就剩些老头、老太太,地都荒了。共产党不倒,老百姓就毁了。”我们告诉他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共产党就得救了。”当时,有一个小伙子就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这个响亮的声音在这个山沟里回荡着,那么的清脆、响亮。他们手捧着一袋袋的真相资料,身上戴着护身符,嘴里一遍又一遍说着谢谢。我们说:“谢谢我们师父吧,是师父让我们来给你们美好未来。”

讲真相,在表面上看是我们在做,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记得那天,讲真相回来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同修说:“这么晚了,咱们再上哪去?”我说:“咱回去,到那家拿东西上北屯去。”她问:“离这儿多远?”我说:“有三里路吧。”她说:“咱还拿那么些资料。”我说:“还有一条小河呢。”正说着,就到了那家门口。我们看到一辆轿车停在那家门前。过去一看,原来是下乡时的那个屯社员。我问:“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来?”他说:“我来送你们。你不是上北屯,你小甥家吗。”我说:“不用了,这么晚了,你家又那么远。”他说:“没事。你们也知道,前面还有一条小河啊。”就这样,他开车送我们到了北屯。在车上,我们给他讲真相。他是党员,最后也退出了恶党。他接到真相资料说了声谢谢。我俩说:“应该谢谢你送我们过来。”临走时,他叮嘱我们要小心点。当他离开后,我们俩个共同说:“这不是师父派车来接我们吗。”我俩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我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

听说第二天有大集市,我俩想,咱们边走边讲吧,遇人咱就讲。农村一到赶集,都是一帮一帮去。我们那天真是对一帮一帮的人讲。看到我们,他们就停下来。因为我离开这个队有段时间了,好久没见面了,所以见到我,他们就非常高兴的问长问短。然后我就把这次回来的目地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听。听完后,他们各个报名,全部办了三退。真相资料一人一份,高兴的直说谢谢。他们还问我,“要钱吗?”我说,“不要钱。”到了晚上五点钟,我们才离开村庄。

我俩带的一百多份《九评》、小册子、光盘、护身符,全部发完。一百零六人退了邪党组织。回来后,我们把到农村讲真相的经过跟小组同修说了一遍。同修说:“啊,农村人这么好救啊,还有没有没救的?”我说:“有,有,还有那么多地方没去呢。”“那么咱们赶快叫他们都得救。”

接着,我们又去了三次。有两次是开车去的,开车的是同修家属。有一次去了三个同修,早上六点钟出发,带上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还有些吃的喝的,到达了目地地。因为山高,路不好走,河沟多,再加上是春天,河冰开始化了,一不小心就陷下去了。所以,车就停在下沟,我们背着资料上去。有个同修还没到过农村,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掉到泥坑里,鞋和脚分开了,好容易拔出来。那时的水是凉的,还冰脚。她在脚上套个塑料袋。我们问她,“凉不凉?”她说:“脚是凉的,但心里热乎乎,说不出的高兴。”因为我们讲一个退一个,使他们都得救,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只要众生能得救,什么困难也不怕。当时,主要是我讲,同修发正念,有时同修也插话讲。到傍晚,往回走时,车打不着火了,怎么整也不行。司机说找个车接一下电就启动了。这时,围观的人很多,有七、八人。机会又来了。有个是过去当过队长的领着小孙子。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时,他当场就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并且叫他小孙子也念。就是这样,他们一个个都退了,并都拿到了真相资料、护身符和光盘,直说谢谢。他们还问,“你们什么时候再来?”

我们小组到农村去了四次,劝退了四百多人。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个腿而已,没有师父我们也做不了。我们看到农民一个个忙忙碌碌,太辛苦了。每天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又苦又累的,看到他们觉得心里很难受,可是看到他们都得救了,感谢师父慈悲,启悟我们救度众生的善心,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无边法力,在大法修炼中不断增添正念。

因为我老伴的亲戚都在农村,所以不管亲戚家有喜事丧事,我都去。这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每次去,我都没有吃饱饭,忙着给他们讲真相。今年五月份,二大姑姐去世,接到电话就去了。去后,先是对二姐夫讲,讲退了。这样我就可以打开局面。送葬回来,有些妇女在院子里坐着。我一看有十几个妇女,我走到她们中间就坐下了。她们问我:“你是他家什么亲戚?”我说:“是死者的小舅媳妇。”她们接着问:“在哪住?”我说在那里,接着我就开始讲,“你们知道日本大地震、海啸吗?”她们都说知道。我接着问:“如果地震到咱们这里,你们怎么办?”她们都说,“那没有办法,听天由命呗,也不是光咱自己。”我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你们接不接受。”她们问:“什么办法?”我说:“退出共产党。”她们问:“怎么退?”我说:“凡是戴红领巾的,入团、入党的,就在心里念一下‘我退出共产党’。也不要你一分钱,给你们一个保险。”她们问:“真的吗?”我说:“真的。”我就开始讲藏字石、六四、天安门事件、迫害法轮功。讲到迫害法轮功时,我说:“恶党把炼法轮功的人心肝肺都摘出来去卖掉,活活的把人烧死。”她们说:“共产党太恶了,一点人味都没有。好!咱们都退出去吧。保咱平安就行了。只要把命能保住就行。”其他人都愿意退,保命就行。她们又问:“怎么退?”我说:“自己起个名也行,用自己名也行,心中只要有一念‘退出共产党’。”在场十一个妇女全部退出恶党组织。过后,有个妇女还问我:“你想住我名吗?”我说:“想住了。你不是叫刘英吗。”她说:“你脑子真好使。”我发给她们每人一个护身符。还有的人要两个,说是给家里人。我告诉她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天我劝退了二十七人。他们最后都表示感谢。

看到这些人得救,我感到高兴,也更加坚定我信师信法的信念。三件事,每天都要做,还得做好。我们学法小组有个同修说:“不管买不买菜,每天都要上市场去。去了都能劝退二、三个人。要是不去,不讲真相,不救人,就缺了一课,没有完成师父所交给我们的任务。”

以上是我的一点经历与体会,写的啰嗦,供同修参考,做的不足,望同修慈悲指正,共同進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