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窝讲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县六一零、国安大队、派出所、社区、原单位保卫科一行二十多人,突然非法闯進了我的家,来势汹汹,乱翻乱枪,掠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香炉和手机等物品,我们夫妻二人都被绑架到派出所。

他们抄走了几本近期的真相资料,就以此为借口,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后来才知道是有人说我家是资料收发点之一。这是人表面的形式。这一次本地资料点被破坏的很严重,损失很大,本地有近二十名同修被绑架了,而且基本上都是资料制作、运送人员,近期还有几人被非法判刑。

邪恶闯進我家后,我心里也在发正念,但是一直处于怕兮兮的状态,根本不起作用,等于是让邪恶肆意妄为。向内找由于自己长时间学法不入心,走形式,学法、炼功、发正念又常发困,自己空间场的败坏物质、怕的因素没有清除,邪恶就容易钻空子,到了关键时刻,人心就泛起,怕心一出,正念就没了。同时还有一种很不好的心,希望家人(同修)用正念制止邪恶,好象与自己无关的一种观望心,导致自己被迫害

在派出所、拘留所我就开始清醒了,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呈现在脑子里,所以在整个过程中,除讲真相外,其它事情一概不理。不签字、不照像、不化验血、不盖指纹、不穿号衣、不报告、不参加所谓“学习”等。每天背法、发正念、炼功、讲真相、劝三退不停。尽量利用打扫卫生、在外活动和专业技术的特点与警察和他人多接触,以便讲真相,劝三退,弥补开始没做好的损失。

我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十五天,讲真相、劝三退了三十一人,其中警察十人,占全所警察的71%,除所长一人是化名外,教导员、三个副所长、值班警察都是真名三退的。教导员和一名警察在我刚一来时就叫我给他们讲真相,有时在外活动也有警察叫我给大家讲的,有一个年轻警察做内应,帮国安询问调查情况,后来也劝退了。这些都是师父铺垫好了的,我只是用正念去表现了一下形式,而师父又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刚進去时发正念、炼功腿盘不上,盘上了痛的受不了,只能坚持几分钟。我立即向内找,找出了自己没有做到证实法,怕心还很严重,干事心等执着,甚至对师父、对大法不是百分百的相信,我就发了一念,请师父加持,我要给拘留所能接触到的警察讲真相,劝他们三退,出去后到国安大队、派出所讲真相,要回大法书籍。

同时也悟到,当时如果用好正念,制止邪恶行恶的话,既保护了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又能震慑邪恶,使他们和旁观者都得到警示,对大法和修炼人有敬畏之心,从而得救。

从拘留所回来,我去了国安大队,几次找不到人,后来找到公安局政委,他不听,并推说忙,赶我走;去派出所几次,找到指导员,他一听我说要书就发火,赶我出办公室。他们都撵我走,我向内找,主要是心不纯净,还是怕,没有达到坦荡无执,慈悲救人的纯净心态。同时没有讲清真相,提出要书,没有做到理智,智慧的讲清真相,再找机会一定要回。

由于犹大的出卖,此人现在仍然是上午在单位上班,下午到洗脑班干着助纣为虐的事。去他家劝说,他拒绝见面,并托家人来说:以后不要来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出来一个月又被另一公安局国安大队弄去所谓“落实情况”,那个犹大告诉公安说他家的东西都是我给他的,我用修炼人的正念進行了否定,结果当天就从魔窟出来了,又是师父保护了我。

由于这次没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使身体出现了一些症状,但是我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做着我该做的事,遇事向内找,严格“以法为师”,走好最后这一段路,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