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告诉我 何处是家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

何处是家园

作为一名七零后的大学生,我曾经非常迷茫。八九年六四之后的大学校园,出国热和经商热都方兴未艾,似乎没有多少人还在书本里埋首苦读,探索生命奥秘和人生意义的人更属于脑袋都不正常的异类。我对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深感幻灭与失望。

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活着究竟为了啥?生与死的谜团,这都是我一直想明白的问题。我爱读书思考,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刻苦学习,很大程度是为了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大学里流行风一季一季的刮过,看起来多姿多彩,自己却与这一切都格格不入,内心纠结而忧郁,人仿佛分裂成两个互相打架的“我”,一个“我”要随波逐流同化现实,另一个却要保持自我、继续寻觅真理。那时我天天泡在图书馆,总想寻找什么。不记得何时看过一本小说,题目是《何处是我家园》,看着看着,我趴在桌子上哭了个一塌糊涂。美好的东西被现实一点点的毁灭,金钱、权力、爱情都不是一个人的真正所求,那么我们的归宿到底在哪里?

大三这一年发生了一件非常奇异的事情。夕阳西下的一天,晚风清凉,我走出寝室,抬头望向天边的晚霞,突然,周围的一切静止了,一个遥远而清晰的声音对我说:家里人想念你!你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天上!记得回家!神奇而又令我大惑不解的那一幕的就这样永久的定格在脑海之中。我一遍遍的追问自己,尘世的家不是我真正的家吗?我的家到底在哪里?我为什么来到这里?这个问题直到我得法的那一天才找到答案。

破迷与正心

毕业之后我分配到青岛某化工厂,单位人事关系复杂,我的工作和专业没有多少关系,整天扯皮,心里厌烦的很,不知该赶紧跳槽还是也向同事们学习着如何勾心斗角,就这样一边抗拒着一边沉沦着,知道自己在无可奈何中也在渐渐下滑。

九六年我所在部门分来一个叫阿杰的大学生临时帮忙,无意中我发现他在看《转法轮》。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本书。这一年母亲已经开始炼功了。在此之前,一场车祸造成的第一节腰椎粉碎性骨折,让母亲成了什么家务活都干不了的残废人,下楼梯得双手抓住扶梯慢慢倒退,自行车也不能骑了。炼功不到四个月,身体变化巨大,我看着母亲咚咚咚快步下楼的样子大为吃惊,而且还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到处跑。我和弟弟都鼓励母亲好好炼,这个功法真的有点神奇。母亲让我也炼,我当场拒绝了,年轻人学气功干什么,等我退休再炼吧。所以阿杰也修炼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你也看看这本书吧,很好的。”腼腆的阿杰对我说。一半好奇,一半是难以拒绝,我在阿杰的敦促下看完了第一遍,满脑子无神论的我当时记不住多少内容,除了怀疑和一肚子问题,只有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是啊,这好象就是我寻觅多年的最佳答案。奇怪的很,看第一遍时心中的疑问这本书似乎都知道,再看第二遍,所有的问题被一一解答,混沌的思想忽然清净了,如果书里写的是真的,这就是真正美好的东西,“我也要跟师父回家”,我暗暗的下了决心。尽管心里还是觉得有点“玄”,我也开始学着打坐。

大约一个月后的晚上,我盘上腿,手刚刚结上印,突然间身边好象有一个人用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的双手托起来,自动就打起了手印。我吓得赶紧睁开眼,一个人也没有。我的思维瞬间停顿了,似乎听得见自己以前的世界观哗啦啦坍塌的声音,大脑如同醍醐灌顶一样震惊而喜悦无比,我是学理科的,知道没有外力的作用,手不可能自己动起来,这说明,师父说的原来都是真的,真的有另外的空间,师父给我下上了炼功的气机。我简直激动得手足无措,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还没有真的相信您呢!您就已经开始管我了吗?我相信了,真的相信了!就这样我走入了修炼的大门。

大法告诉我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慢慢的我也学会了修心。我想,好人嘛,就应该安心工作,所以不但不想跳槽了,工作更加尽心尽力。原来我有点桀骜不驯、我行我素,看不上的人,领导也敢跟他拍桌子发脾气,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有一次把刚上任的年轻主任气得摔门而去。自己却好强又虚荣,听不得人批评,动辄哭鼻子耍小性。学法之后我想明白了,我不顾及别人的承受能力,言语尖酸刻薄还挺自鸣得意,认为这是做人真实,其实是做事不考虑别人,自私的表现。我的部门是清水衙门,就象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谁也不爱干,现在我不再嫌工作尽搞形式,无聊至极,而是放下自我,琢磨怎么删繁就简,落到实处又给他人创造便利,单位都对我的工作评价很高。平时我关心部门的老同事,早来晚走,主动承包了打开水买午饭的跑腿活,对领导,不管他业务能力高不高都尊重他们,再也没有发生过顶撞领导的事情。虽然是平凡的岗位,但我的表现让我年年获得先進工作者称号。在九九年之后被邪恶迫害的十多年里,单位的领导始终理解、支持甚至暗中保护着这些大法弟子们,与大法弟子的善良和正当表现是分不开的。

大法开启智慧

因为经济不景气,企业的命运往往由市场决定,所以公司的销售部门是非常关键的部门,工作人员要求能力必须很高,还得人品可靠。很多业务员一旦积累了客户资源就开始为自己谋私利,公司也很难控制。因为修炼法轮功,领导认为我们是最可信赖的人。从未想过要调动工作的我,却被安排進了别人削尖脑袋想往里钻的進出口部。

我没有任何实践经验,英语和外贸知识都缺乏,但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修炼人的心性表现和大法的神迹让我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成为部门的业务骨干。

我用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不管对内对外,也不管是客户还是有求于我们的供应商,我都用真诚、善意和宽容对待任何人。对客户不卑不亢,坚持原则,决不损害公司的利益,又尽量站在他们的角度全力周到的帮助他们,不管生意成功与否,都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素未谋面的客户对我说:一听到你的声音就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好象你跟别人不太一样啊。我说我是有信仰的人,我相信真善忍。客户高兴的说,我的祖母也和你一样,福德绵长,祝你好人有好报啊。在我被邪恶迫害的五年中,还有客户找到单位要求去监狱看望我,四处打听,送上五百元钱。

做進出口要找货代,我们就成为他们要巴结的客户。常常要请客送礼,跟我们打交道也是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业务员平时跟客户们低声下气,对货代则可以扬眉吐气一番,如果货代有什么错误,经常会毫不客气的冲他们发一通火。有一次我也碰上了一回,因为货代的失误,租船订舱的时间被耽搁,很可能延迟交货。刚想发脾气,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我沉下心来,和颜悦色的安慰她说,不要紧,你平时那么认真,失误一次难免的。先别着急,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忐忑不安的货代也平静下来,积极的开始想其它办法,原本无望的事情突然就有了转机,我们终于在最后的时刻找到了合适的船公司,顺利出货。

记得部门经理让我们开发新市场,开发客户本来就是最难的,又没有渠道和平台。国有老企业资金匮乏,不愿意在广告和网络B-TO-B销售平台上投资,公司有自己的网站,但知名度有限,只能守株待兔等客户找上门,部门经理也苦无良策。我本来就是新手上路,这样的难题更是束手无策。有一天我坐在计算机前正苦苦思索,突然灵光一现,师父把一个完整的意念打進我的脑子中,“相生相克,正面進入难,从后面進入就容易了,买方信息是有偿的,卖方信息不就是免费的嘛”。对啊,我怎么这么笨呢!客户买原料的信息找不到,但是客户买了原料还要卖出去,买方的信息不就是免费的了吗?我的思路就这样被打开了,不费多少力气就联系上很多客户,有一个月开发了五个新客户,拿到了最多的奖金。我知道这是大法赋予的智慧啊。

我性格较粗心,好丢三落四,有一次根据客户要求拍了装箱照片却忘记及时发给客户,之后照片被保管人员删除了。我又着急又担心挨批评,好面子的虚荣心又翻上来,心想师父帮帮我吧,转念又一想,不对啊,怕被批评的心也是一种执着心,而且还掺杂着求名的名利心,放下心来,错了就要勇于承担。这么一想就坦然了,准备好好挨经理批一顿,没想到下午保管相机的人来了,说奇怪奇怪,本来记得删了照片了,怎么还有呢?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只有我知道,这是师父见我放下了心,大法显现的奇迹。

我不是一个很精進的弟子,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不争气的犯过很多错误。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我看不见师父,但我知道他时时都在我的身边,鼓励我往前走,跌倒了把我拉起来。一度迷失过,师父常常在梦中点化我,让同修来帮助我归正,当我终于下决心改正错误时,我在梦中如同身临其境般看见了师父。我是一个小孩,高大无比的师父身穿袈裟,象一个慈父把我从污水横流的地方背出来,弯下腰用一盘清澈的水给我洗手洗脚。我的空间被一种可以熔化一切的温暖和慈悲充盈着,我第一次如此深刻而真实的体会到什么是慈悲,他不是说教,不是理论,而是实实在在的强大能量。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从梦中醒来还止不住的抽泣哽咽,慈悲的能量场袅袅不散。从此我痛下决心,再也不会受任何歪理邪说的欺骗,坚定的跟着伟大的师尊回归家园。

当境界真正的提升后,再回首漫漫的人生路,才能够清晰的看到,辗转轮回千百度,都是为了得到这部珍贵的法,魔难艰辛也罢,上下求索也罢,都是为了铺就回天的归家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