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弟子,让我们跟上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当看到《重视解体对大法小弟子的迫害》这篇交流文章,同修提出建议:经历了风雨十二年,当年的小同修已长大,请这些年轻同修拿起笔来,写出当初学法炼功修心性的心得体会。想起昔日和我一起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的小同修们,现在只剩我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我感到,自己一定要写出一篇青年同修修炼心得体会,与同修交流,向师尊汇报。

我于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当时只有八岁,懵懂的跟随爸爸妈妈一起修炼,大人们看师尊讲法录像,自己就一边看一边玩。可是,师尊讲的法,在玩耍中都记在了心里;炼功也是在一边比划着炼,可是学的很快,动作做的比大人还要标准。当时只是感觉自己很聪明,其实,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

我两岁的时候得了很严重的气管炎,每年冬天,呼吸都很困难,吃药、打针、偏方都无济于事。这一切直到進入大法修炼才彻底摆脱。我上小学时,喜欢和玩伴讲大法的美好,得法后的身心变化。

记得五年级的一天,我和一个好朋友去河边划船,由于自己不会游泳且贪玩,不小心掉進了足有两米多深的水里。当时好朋友吓坏了,跳進水里去救我,把我托上来又去拉船,我又沉下水里,几经周折,把他累的没了力气,这时在无风的情况下,船自己漂了过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船沿。事后朋友说:如果船自己不过来,咱俩可能都没命了。我当时就想到是师尊救了我。在此,谢谢师尊。

初一的时候,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们一家都很坚定,大法是被冤枉的。妈妈在和别人讲真相中被举报,先后两次被劫持到看守所。邪恶每年至少一次半夜回访,每次回访就是问还炼不炼,然后非法抄家,衣服被褥扔了一地。找不到他们想要的后被妈妈训斥一顿,然后走掉。每次我都是半夜惊醒。当时还不会发正念,只是想邪恶太坏了,迫害好人,而且给自己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可是丝毫阻挡不了我们一家三口的修炼路,有时半夜照样和爸妈一起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喷真相标语。

我是属于内向性格的男孩,不爱和别人说话,尤其是异性。初三的时候,赶上三退大潮,我就感觉,师尊让救人,我首先要把自己的好朋友救了。于是鼓足勇气,晚自习放学,都约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学去学校操场散步,讲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讲邪党的邪恶迫害,讲三退的重要。这样救下了好几个同学。其中还有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女生。高中也是用同样方式,帮自己的好朋友们做了三退。其实学生也可以讲真相的,就从自己的好朋友开始。学生同修更应该救自己的同学。

几年前去省城打工,公司安排我去另外一座城市做主管,每周一要回省公司开会。在来回的路上都要坐出租车或三轮车去车站。由于师尊给予弟子机会和智慧。每次坐车,我都会很容易和司机聊上,讲真相并最后做三退,而且每讲必退。司机还说,看你年纪轻轻,懂的还真不少呢。我想是师尊在鼓励弟子哪。

现在每年年底,联系上的同学都要搞一次聚会,最多的一次有十一人。当时我犹豫,不知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该如何开口讲真相,就在心想请师尊加持,给弟子智慧。结果一桌十一人全部三退。

现在我要交流的是青年同修们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名、利、情中最难割舍的“情”。我现在已经二十多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婚姻。其实到我这个年龄不抽烟不喝酒不找对象,亲戚朋友都不理解,认为不正常等等。因为在我们当地,和我同岁年龄的人,小孩都已经上小学了。所以我被人问久了就会很苦恼。和妈妈交流,她总是说:“你想找就找,决定权在你手里,但是找了势必会影响到你的修炼。”

我是这样想的,正法到了最后,救人讲真相的事情这么紧迫,我不应分心到恋爱中去。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在这一刻值千金的关键时刻,希望昔日的大法小弟子,现在的青年同修们,跟上正法的進程,走好最后不远的路,圆满随师还。

在这里代表我们全家恭祝伟大的师尊新年好!

初次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