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赵飞在迫害中离世 妻儿精神失常(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赵飞,三次被绑架劳教、五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劫持洗脑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折磨致残、生命垂危,回家后继续被中共人员骚扰,二零一零年九月连续接到法院的所谓“传讯”,被迫离家出走,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法轮功学员赵飞

赵飞的妻子何春燕也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得满身疥疮、精神失常已有十年左右,而且赵飞每次遭迫害就加重一次,常年卧床不起,经常几顿甚至几天不吃不喝,语无伦次,邻居,路人无不知晓。其子赵元九九年时还是个小学生,父母双双被绑架抄家,一次次的惊吓,在学校又被不明真相的师生歧视遭同学辱骂殴打,小小年龄在心灵上受到很大伤害。原本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的,在学校被打骂,回家打父母,近几年情况逐渐恶化。

上访被劳教迫害

赵飞,家住大连市金州区站前街道龙湾社区重机厂家属宿舍,是重机厂下岗工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晨,赵飞不承认中共对法轮功的取缔,照常拿着录音机带着法轮旗,和妻子何春燕一同到原炼功点炼功。(何春燕撕去了贴在附近的对“法轮功”取缔的公告)当时夫妻双双被站前派出所绑架,赵飞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何春燕被非法拘留二十五天。

同年九月下旬,赵飞乘火车去北京说明法轮大法好,一路上聚精会神的学大法,没注意邻座人的举动被人诬告,在距京城不远的某站,被铁路派出所绑架,恶警将他绑在暖气管道上暴打致昏,后用凉水泼醒,交金州站前派出所带回非法拘留十五天。

同年十一月二日,赵飞被站前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并抄他的家,后非法劳教一年,送大连劳动教养院。遭非法劳教期间,赵飞抵制所谓的转化,遭到暴打、关小号、强制洗脑。恶警转化不成,又利用超强度的奴役劳动摧残他:一百斤重的豆包每天扛六百包,码砖头每天四至五万块,一天下来双手肿得不能弯曲,推砖每天十二小时。干活时有四个犯人看着,完不成就打。赵飞两次被加期迫害,每次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赵飞全身长满了疥疮,溃烂处用手纸贴上吸收脓血,一层一层贴了很厚,包夹报告队长这时才放他回家。

夫妻俩再次被绑架 赵飞又被非法劳教

赵飞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是二零零二年四月,当时中共公安局给各个派出所下达劳教指标,金州站前派出所用电钻破锁打开他家的门,在所长付财成的指使下警察站满了屋,翻箱倒柜连一个裤衩都不落,全部抖搂一遍,他家卖的小百货摊了一地,家里一片狼藉,除大法书籍外没找到其他如何所谓“证据”,最后抢走了他们感兴趣的商品好几箱,有流行歌曲带,空白录音带和儿童玩具手枪,有一名警察甚至抓起赵飞妻子何春燕的毛巾被就走。这次抄家是名符其实的土匪抢劫。

中共恶警抢劫后又一次把赵飞夫妻两人都绑架。赵飞被非法劳教一年,何春燕因下身流血不止两天后放回。

第三次劳教迫害 生命垂危

二零零七年的盛夏,赵飞在大连开发区西山一生产红豆沙的食品厂做门卫工作,他经常给外地拉货的司机讲真相送《九评》,被同班人诬告,开发区黄河路派出所绑架了他,关在开发区看守所后转至大连戒毒所洗脑班。赵飞坚持自己的信仰,讲真相、抵制迫害、不签字,喊法轮大法好。同年九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邪恶马三家劳教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十月初,赵飞在马三家劳教院食堂大厅高喊“法轮大法好”,抗议邪恶的迫害并唤醒世人的良知。马三家恶警、恶人一听心惊胆颤。队长高风采(音)将赵飞关小号、施酷刑,不分白天黑夜的将赵飞铐在铁椅子上,铐了十五天之多,恶警并用电棍电击和暴力殴打,导致了赵飞双腿失去知觉,下肢瘫痪。由于不能行走,每当去食堂吃饭时,恶警纵容、指使犯人们拖拉赵飞的上身,赵飞的双腿、双脚被楼梯、地面石子磨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抬不动时,犯人还毒打他。

不久,赵飞被拖昏死过去,恶人高风采以为赵飞装死,用电棍电遍人体敏感部位,在他生命垂危时才送往沈阳医科大附属医院抢救,被诊断为再生性贫血(血癌)。抢救费每天数千元,马三家劳教所企图叫家属承担,当得知赵飞妻儿被迫害精神失常,生活没有来源时,便一日数次电话,要求当地社区把赵飞尽快接走。高风采对承接人说“他活不了多久”。

赵飞到家后已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伤口流着脓血,最大的伤口在尾骨处,皮肉全无,白骨暴露,溃烂处除能容下一个核桃,数十天后才能勉强下地。

失去劳动能力的赵飞全家靠低保维持生计,就是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断骚扰。二零一零年九月,赵飞连续接到自称“法院”的传讯,指定叫他在当日某某时刻到法院拿传票,否则如何如何。拖着残疾身子的赵飞离家出走了,风餐露宿,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时,赵飞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