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我家小同修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七日】看到明慧网上交流如何重视小同修的修炼后,得到师父的点化,周围的同修也建议写写我家小同修是怎样走到今天的。当时我周围不少同修的孩子得法,走到今天有些落于常人。大家在慨叹的同时,都说孩子大了,管不了。特别是走進社会,不在身边更难管。

一九九八年,大法洪传到我所在的县城,当时我家六人中,有五人学大法。我儿子八岁,读二年级。天天晚上跟着我和姥姥打坐“比赛”,他当时能双盘二十五分钟,每晚必定坐在床上读《洪吟》、爱看里面的插图,在街头洪法时他也去,很多人好奇的观看我们炼功。

他从小爱听神话故事,得法后,我能认识到的法理立马就说给他听。那时我是语文教师,课堂上结合课文给学生经常讲神话故事,引导学生们认识有神论,按照真、善、忍做人。我班上的学生明显的爱帮助人,相互之间谦让有礼貌,无论在家还是在校,道德境界明显高于别的班级,家长们都争着把孩子放到我班上学习。

就在我们全家沉浸在大法带来的美好的时候,邪恶的江氏集团就开始了疯狂的非法打压。我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黑窝,孩子在他父亲外地上班期间由修大法的姥姥照顾,她给孩子讲大法的美好,教孩子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学校距离家有二里多路,每天从家走路到校,看到车子掉在路上的石块就一块一块的拣起来堆放在路边,看到拉板车的人,就帮忙推上坡……这些事情已经成了他的习惯。综合成绩在中上,数学是前几名。

我回家后,继续带着孩子修炼,由于其父亲的极力干扰和阻挠,学法炼功避开他的视线,早上他父亲跑步,孩子就立马起来打坐半小时,炼一套动功。晚上用MP3听法。我从不给孩子增加课外作业。能完成课上要求的就可以了,但必须每天听法。

二零零二年儿子经常跟我说:妈妈我也要到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暑假孩子到北京参加夏令营,他带好大号的笔,一路观光,把“法轮大法好”走到哪写到哪,在例行的看升“血旗”仪式上,小同修喊出的是“法轮大法好”。

升入初中,功课相对紧张,我还是上述要求,但在听法上加大了力度,每天要至少听一讲。他学的功课总成绩在中等。这时孩子迷恋上了游戏机,有空就往游戏机室钻,还出现了逃课去玩游戏的状况。我生气的时候落于常人,打他。还有几次在游戏机室找到他,把他从里面打出来。班主任告状,经常指责我没管好孩子,孩子的父亲以此为借口,说我光顾着自己炼功,不管孩子。自己还当过老师,自己的孩子都管不好……面子心、争斗心、名利心等等执著和魔性全暴露出来了,我狠狠的打了儿子,并呵斥他。他哭着睡了。

第二天清晨,我路过他的房间,看到他在那打坐,看到我来了,立马放下腿。我问:为什么把腿拿下来了?他说:你说过不让我炼了。我说:不拿下来就对了,我说的不算,师父说了算。把大法书放到他面前说,你自己跟师父说吧。他翻开书,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我还想修炼。此后孩子也会去网吧玩游戏,我也去找回,但我改变了方式,心里总重复着告诫自己,一个神、菩萨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处理?找到孩子后,轻轻的拉着他的手,告诉他:师父让我来找他,师父等着小弟子修好、长大呢。孩子很不好意思的回来了,以后去网吧的次数越来越少。他经常问我:妈妈你怎么知道我在那个网吧?我说:师父告诉我的,你去哪,我立即就知道了。是的,师父经常在梦境中点给我,脚上穿的鞋子(当地把鞋子读作“孩子”)脱线了、开胶了,或者鞋子的前头露出脚趾头了。这时候我就知道,孩子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在某方面有漏了……可见,师父对小弟子苦心呵护,慈悲关怀是人间任何亲情都无法相比的。

转眼间,孩子升高中了,县城有两所高中,究竟進那所呢?我就发正念,求师尊指引。最后小同修去了离家最远、环境一般、学生大多来自农村的二中。(原来想去读的一中富家子弟比较多,打架斗殴、吸烟喝酒、还有吸毒的、还有的跟黑社会来往)

每天往返三趟,大部份时间都在学校,只能利用早晚的时间学法、炼功。到了高中,小同修渐渐有了自己的看法,人世间的各种污染、诱惑、接踵而来。他不喜欢的课程就是不肯学,比如:政治、英语等,我还是没给他买任何的课外资料,要求把课上的作业完成即可,晚自习,他就带MP3听法,这个时候,班主任多次电话通知我,小同修的成绩下降了很多……我就跟小同修交流,在常人功课上要尽力,但每天的学法、修炼上不能放松。既然法中说,人的一生都是定好了的,那命中有的谁能改变的了呢?既然在法中修炼,就要放下心来,做好眼前的一切,结果怎么样随其自然。

高中三年,孩子渐渐大了,班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学生都在结交男女朋友,女同学主动坐在小同修边上,提出交个朋友。小同修记住自己是修炼人,智慧的摆脱了纠缠,还跟我说:妈妈我过了个情关。结果顺利的考進了一所专科学校。这期间,小同修顶着来自父亲和亲属班主任的压力,不加入邪共的团组织。并把《九评》智慧的在学校每个班级传看。直到被某老师发现收缴,学生谁也不说书的来历,都说拣来的,最后不了了之。班上大部份同学都做了三退。有个很直爽的学生看了《九评》后,当着全班同学说,你们记住以后千万别听大骗子共产党的话了。高中即将毕业,我单位就强力推荐小同修当兵,几次三番的问我,说孩子高大健壮,身体素质好,是块当兵的料,两年退伍就可以分配正式工作,我跟孩子商量,我们来在人间是修炼来的,怎么样对修炼有利就怎么做。决定去读高校,不去当兵。

在选择学校时,我们求师父加持,读本省的学校,这样方便学法、交流。

到了高校,军训后,小同修表现非常出色,主动演讲、唱歌、帮助同学,后来班上选班长,同学一致推选他,但班主任最后任命了其他同学当了班长。小同修想:我应该放下名利心修好自己。师父教导我们要“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在同学都为他愤愤不平时,他笑了笑,很轻松的放下了。成立学生会,小同修参与竞选,当看到条件上写着:必须是党团员时,小同修毅然决然的退出了选举。开始我要求小同修天天听法, 两周回来一次,补上炼功。后来一个月回来一次。再后来,小同修自己熟悉了同学,每次洗澡他最后一个洗,在洗脸间炼功,特别是冬天没有热水,就先炼功,身上热了再洗澡。由于小同修平时很注意自己的修为,人际关系非常好。同学老师都很喜欢他。女同学主动跟小同修坐在一起,但就是不知道说什么,想不起要说什么,没有了思想的感觉。(女同学自己说的)大学期间,小同修给全寝室的同学和其他有缘的同学做了三退。

二零一一年快毕业了,开始实习,这个时候,我们一直发愿走师父安排的路。儿子顺利的被一家汽车公司录用,做营销业务。公司规模不大,做营销的已经有两个人,小同修在那里,做一些杂事。帮助公司洗车,因为刚刚在雨中运回来的车,粘上了许多的污迹,一个下午总算洗完了。第二天刚上班,主管就指责他没有洗干净,要重洗。他拿起特制的毛巾、刷子,仔细的擦拭着每一个细微处,由于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动作也不熟练,反复擦洗还是有污迹,边上看热闹的人说:你要换水。这样才把全部车辆擦拭干净了。晚上下班,他跟我说:妈妈,我今天好累,他们让我反复擦洗,我当时心想:你们拿着高薪,却让我干活,心里有一些委屈和不平,但忽然想到,师父说过烧火做饭的小和尚,我就按照师父说的把工作场所当成修炼的环境,是来修炼的,不是来工作的。心就放下了。

一段时期后,老板让小同修到仓库去学习管理,那里的工作人员对小同修说:我们还以为你是富二代呢,肯定受不得委屈,受不得累,会一甩袖子不干了。没想到你还到仓库来了啊!那个说:真有量啊,这小伙非常稳重,我家如果有女儿都会介绍给他。仓库、汽车修理、汽车美容都在一个场所,员工比较集中,渐渐跟他们熟悉了,小同修就跟他们讲天安门假自焚,主管恍然大悟说:对啊,怎么可能同时拿出十几个灭火器来?闲聊时,有的人提到法轮功,主管就跟他们讲真相了。周围的人听的很认真,几天后,主管接到国外同修打来的真相电话,还故意调成免提,周围的人静静的听着,纷纷做了三退,还有的说,想给家里人退。

仓库管理很不规范,人员可以随便進出取配件,小同修一个一个的核实,让他们填写清单,由于习惯的做法,大家都嫌麻烦,有的就是不配合,还故意刁难。小同修走到他们身边微笑着让他们报出零部件的型号。有的时候仓库忙的不可开交,周围的人都互相提醒说:记住型号报给他,小伙子太忙了。这些都是同事背后说给小同修听的。小同修第一个月的工资全部拿出来做救众生的事情,他自己说,虽然工资不高,用到救人上去才是正道。他的善良影响着周围的人们,他的真诚感动着他们,他的忍让之心感化着周围的人。人们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在小同修身上的展现。

小同修从八岁(一九九八年十一月)走入大法中修炼至今十三年,从小在大法中成长起来的,常人的观念很少,说的和做的很自然的就在法上。现在是青年同修了,但没修好的方面还是有的,他最大的执著心就是喜欢玩网络游戏,戒戒玩玩停停的,他自己说:今后一定要放下执著、修好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