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法轮》中讲的很多我都亲身体验到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开始学炼法轮功的。我得法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当我走進大法后,我发现,师父讲的法中的很多事情我几乎都亲身经历过,是真实的,所以,我相信师父和大法。

早在中国出现气功高潮的那个时期,自己耳闻目睹也知道了一些气功的信息,当然那时分不清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但总体上觉得气功既能锻练身体,又能磨炼人的意志,是很好的锻练方式。仅此而已。

九五年母亲和我的姐姐、妹妹们都炼法轮功了,炼功后身体都变的很好。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反法轮功浪潮。不只是气功,各种民间团体都被禁止、取消。我当时业余时间一直在钓协工作。虽然家里姐妹、母亲都炼法轮功,我却没有认真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却偏听偏信了邪党的谎言。“天安门自焚”事件播出后,我对法轮功更是不能理解了,以为法轮功真是象中共宣传的那样。

母亲、姐妹们经常给我讲法轮功真相,我也常看到真相传单,我对“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北京和平请愿和所谓“天安门自焚”的事有所了解了,解除了我对法轮功的误解,我知道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在按法轮功的根本原则“真、善、忍”努力做好人的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母亲,姐妹们身体的确都很好。

在一九六七年“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所谓“大串联”时,我得了胃病,经常胃痛、胃胀,有时还伴有痉挛,每天只有少吃多餐,以面食为主。后来发展成胃溃疡,曾因大出血送到医院抢救。進了医院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在医院抢救时,我听见医生喊家属赶快進来,说病人没心跳了。这时我感到自己从身体的躯壳里轻飘飘的飞到了病房的空中,看见我的身体还睡在病床上。母亲、大姐等亲人都围在我身边哭;医生、护士在忙着抢救我。后来我又感到自己回到了病床上我的那个身体里。醒来第一个感觉是人中部位很痛。这次住院抢救使我终身难忘。后来我做了手术,切除了胃的大部份。

一九九七年,我在一家小厂当厂长,当时所有工作都由我一个人来抓。工作量大,环境不好,设备维修量大。常常是通宵工作,造成坐骨神经痛,左下肢不能动。到医院做CT检查,说是椎间盘脱出,需要牵引。针灸治疗了大半年,每年三至四月份就要复发。后来又用红外线灯治疗了很长时间。

我年轻的时候爱好打篮球,左、右手受过伤。肩部习惯性脱位。刚开始是医生帮我复位,后来是我自己忍着巨痛复位。肩脱位的滋味是非常痛苦的。一次单位体检时,又查出我有胆结石,已有四厘米乘五厘米大。医生要求我尽快做手术。我也感觉到胆的部位有些胀痛,有向外顶的感觉。但是一直没有去做手术。

零五年母亲八十六岁时,因病住進了医院。但我知道,自从母亲炼了法轮功后,身体一直很好,虽曾因胆结石住过医院,但好的非常快。这次住院我也以为和上次住院一样,很快就能出院。结果真是没过几天医生就说:你母亲好了,没病了,明天出院。 可是就在那天,母亲突然出现象得了脑血栓的症状,突然离开了人世。那时我还没炼法轮功,不知道这是旧势力以病业方式迫害我母亲让她离世。不过母亲过世的时候,我看见她脸上红光满面,这情景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们单位专门办理后事的同事也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去世了的人,脸上还红光满面,根本不象过世的人。母亲在世时经常给我讲:“我学了那么多种功法,都不如法轮功。只有法轮功是最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传的功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是救人的。”我当时没学法轮功理解不了她说的这些。

母亲去世后,我内心非常悲痛,不过还是按照往常习惯,晚饭后和妻子出去散步。大约走了七百米左右,突然觉得心脏非常难受,心累、心跳使我不能站立。大颗的汗珠顺着脸往下流。妻子马上叫车把我送到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却查不出来是什么病。这样反复了一周多的时间,每天都是白天到单位上班,晚上复发。同事们都说我的脸色非常难看,完全是一个病态,叫我回家休息,别上班了。回到家后,也不知道这病什么时候来,只好早早吃完晚饭,上床等待。晚上九点钟左右,病来了,心脏又开始难受了,赶快乘出租车赶到医院急诊。医生说:这下可把你(指病)抓住了,是“心律不齐,房颤”。医生说:这种病无药可治,只能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吃一辈子的药,保命。在医院急诊病房住了几个晚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总觉得西医无望。那就找中医试一试吧。第二天到了中医院去看病。挂了一个副教授医生的号。看完门诊,医生叫我背了一个测试仪,二十四小时背着测试心脏。第二天早上到中医院看测试结果:心脏一切正常。我高兴了,心想没什么问题嘛。哪知刚進电梯,突然又开始心里难受了,我走不动了,休息了很长时间,才又找到给我看病的医生。看完后医生说:“其实这种病是心血管病。是常见病。主要是摄入了大量的盐份造成的。因为大米、面粉等都含有不同的盐份。其实要根治这种病,中医是无药可治的。”

回到家后,我心里感到非常难过、绝望。心想,人的一生就这样完了吗?我不甘心。这时我想起了气功,有了想学气功的愿望。当晚我把想学气功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并且说要学就学法轮功。父亲学的是太极拳,自己得癌症都没办法治好,最后去世了。只有法轮功是最好的。我认定了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妻子也支持我炼法轮功。

没过几天,妹妹到我家,我把想学法轮功的想法告诉了她。妹妹非常高兴,说:母亲一直有个遗憾,说,我有五个孩子,四个都得了大法,唯独儿子没得法。现在母亲的心愿实现了。妹妹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又教会我五套功法。我每天学法、炼功。每当我翻开《转法轮》这本书时,身上汗如雨下,手心出虚汗。我心想:我看过很多书,从来都没有象这本书,一看书师父就在帮我清理身体。刚开始炼功时就感觉到全身到处都有法轮在转,鼻子、眼睛、耳朵、脸都感觉到了。心脏部位的难受也减轻了,能忍住。可我的左右肩是习惯性脱位,手举不过头顶,心里没底,可看到师父讲:“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转法轮》)结果在抱轮的时候,我的手不但举过了头顶,并没有感到不舒服。自从炼了法轮功,直到现在我的左右肩再没有脱过位。正如师父讲的不会出现任何危险。通过这些事实,我更加坚信大法。

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坐在小凳上看《转法轮》,突然站不起来了,腰也弯不下去。我就一直坚持学法,师父说:“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我明白了法理,这是我以前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过了几天,我的腰完全好了。而且现在上高楼一点也不觉得累。

看了一遍《转法轮》后,我觉得李老师这本书中写出了我的经历,完全是在说我。还有书中写到的唐山大地震后有关人士做的特殊社会调查的事,“有许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抢救过来了。对这部份人搞了一次特殊的社会调查:问他们在死亡状态下都有什么感觉?可是出乎意外的是这些人都谈到了一个特殊情况,而且是一致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没有害怕的感觉,恰恰相反却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有的人觉的自己一下子没有身体的束缚了,轻飘飘的非常美妙的飘了起来,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我在医院被抢救时看到的景象,自己身体在病床上,周围的医生、护士、母亲、姐妹都在忙,和师父在法上讲的完全一样。我认定了《转法轮》这本书是无价之宝。我的母亲说的对:李老师传的宇宙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正道大法,李老师是来度人的。我决心一定要好好学,好好修。

在以后的看书学法中,我按照师父书中要求的做好人,多为别人着想,遇事向内找。看淡名、利,不和别人争斗。我告诉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大法的超常及大法真相。姐妹们都说我变年轻了,脸变的白了,白里透红。

在不断的学法,炼功后,我更加的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当人,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什么。我每天认真学法炼功,尽我的努力帮助身边的亲朋好友了解法轮功真相。总之,我对法轮大法、真、善、忍坚信不移。对师父的恩情永世不会忘。对师父的要求,会尽我最大努力去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