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中修的几件修炼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八日】回首十多年修炼历程,虽不够精進,但也经过了风风雨雨,走过坎坎坷坷的路。有走的好的,也有没走好;有做对的,也有做错的;迷中悟,悟中修,就是这样吧!

善解了同一双儿女间的命债

二零一零年夏季晨炼结束后,我打算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片刻。谁料想,刚往沙发上一靠,立刻感觉天旋地转(过去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我立刻俯首而坐。停一会儿,症状减轻了。我就回屋去,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会。谁知还没有完全躺下,刚才的现象又重复发生了。我再次俯首坐定。

待旋转的感觉完全停下后,对妻子讲了刚才发生的事。妻子说可能是“低血糖”吧!便冲了一杯白糖水递给我。我没加思索的喝了下去。刚刚下肚,就剧烈的呕吐起来。吐完后,我对妻子说:“不是你说的那回事,你先离开一会儿,我自己处理一下。”

待妻子离开后,我就想,过去遇到干扰时,只想正念清除,很多时候效果并不好。今天就用师父教给的“善解”方法试一试。于是,就盘腿打坐,默念师父讲的关于善解的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连续默念两遍后,眼前展现出另外空间的一幅景象:好象是在老北京那样的一个天井院内,我站在东厢房的门口屋檐下,看到南屋门口的屋檐下有一双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女先后离去。片刻之间,我睁开眼后,刚才身上感觉的那个眩晕一扫而光。只留下胃部尚存一丝呕吐后的不适。一切都过去了。

我躺在床上,闭目回忆着白衣,必定是我历史上杀过生的冤魂。想到这儿,我忽然回忆起年轻时曾和妻子商议,决定打掉的两个胎儿,可能就是他们两个吧!不过他们不是报恩来的,而是讨债来的。

我拿出《转法轮》,学习了师父关于杀生问题的一段法:“过去佛教中说,不该死的给杀死了,就成了孤魂野鬼了。过去讲超度,就是指这部份人。不给超度的话,这些生命就没吃没喝的,处在一个很苦的境地,这是过去佛教中讲的。”

今天发生的事,对照师父讲的法,使我萌生自己有罪的感觉。认识到当时无知的打胎,杀害了自己的一双儿女,使他们在今世失去了难得的人身,失去了得法,得救度的机会,还成了孤魂野鬼,在一个很苦的空间中已经度过四十多年了。我们的做法虽然不违背邪党的恶法,但却违背了天法。被杀的儿女向父母讨债符合天理。所以遇到这种魔难,用正念清除的办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有善解才是最好的解决。

一件不该做错的事

二零零四年春,我在郊区的一处住所院里打了一眼手压井。买了水泵和水罐,准备把水压到房顶使用。买水泵时,经销商说,再加三十元,他给保安装。但安装水泵时,安装工是经销商另找的,安装工说需四十元他才给安装,包括水管、水罐的安装在内,我同意了。当时只安装了水泵,别的活都没做。过后,多次电话催装,安装工只是答应而不出工。一直拖了几个月时间没给装。开始时,我还容易做到忍,到后来就是难忍也忍了;到最后就是忍无可忍了。就采取“电话骚扰”的办法让他们心里不好受几天,就不再理他了。另找人,再花钱安装了事。

后来,学习了师父《转法轮》中的一段法:“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师父的这段法过去也学过多遍了,都只是念一念,并没入心。当魔难真的到来时,却把师父讲的法都忘记了。在真正的魔难面前,没有守住,没有做好,没有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心性也没有得到提高,当然也不会长功。

一次旅途中发生的神奇事

修炼人在常人中生活,也就有常人的活动。但是修炼人在一些常人活动中,却会展现出一些超越常人的神奇事。把这些神奇事交流出来,也是在证实法,证实师恩浩荡!这里记述的就是一次旅游活动中发生的三桩神奇事。

1、妻子疾病中神奇恢复

一九九七年的老人节,已是深秋时节,我和妻子(常人)一起去伏牛山某处旅游。为了在山上有足够的时间,我们提前一天,下午便乘车先达景点所在地的县城,次日早晨乘早班车去景点。到达景点下车后发现同行者只有六人。登山的路很陡,没有人工开发。不久,便進入了原始森林之中。常住城市的人,缺乏锻炼,走山路很吃力。上山还不到一半路程,妻子突然说她心里感觉很难受,腿也走不动了。我一看,她脸色苍白,立刻让她坐下休息,教她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师救我!”她立即念起来,还要求我帮她念。我招呼其他同行者先行后就坐下来帮她发正念。

就这样大约过去十多分钟,妻子神奇般的恢复了正常。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助!我们抓紧赶路,几十分钟后便追上了前面的同伴。

2、三天旅程过后,比一次散步还轻松

旅行结束后一天,妻子突然对我说:“你说怪不怪?平时我散步走一圈都感到腿疼,而这次旅游前后三天,爬那么高的山,走那么多的路,却一点腿痛感觉都没有,都不觉得累。”又问我感觉怎么样?经他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了一下,真的是腿脚都很轻松,没有累的感觉。我说这都是师父在帮我们呀!

真相不能讲高了

自修炼以来,我在洪法和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中,总有不自觉的,不理智的讲的高的问题,使一些有缘人对大法不理解、不能接受,从而失去了得救度的机会。有时,我自己也感到了,凡是讲的高的时候,效果就差。

记得,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之前,我带着大法简介、录放机、炼功音乐磁带和其它大法资料回农村老家洪法,教功。一次洪法开始时,大家还能听的懂我讲的东西,我就越讲越起劲,越讲也越高。乡亲中有人就对我说:“你讲的东西,开始我们还能听的懂。后来,你越讲越高,我们就越听越糊涂了,有人就走了。”他的话对我很有启发,是我看到了自己洪法中做的不足的地方。只讲热情,不考虑听者的接受能力,就不会有好的效果。

过去,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认识上去,一直存在着。就在最近,我在学习师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看到师父讲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段法:“任何人在讲清真相中谈高了都是不理智的在起破坏作用。如果不听劝阻、太执著了,那可能干的坏事就会大,就会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说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来。”(《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师父的这段法如雷贯耳,使我震惊了!几天后,又做了一个险恶的梦:一天,我在自家庭院里,半躺着在沙发上。忽然,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女孩,穿着一件浅蓝色有风帽的外衣走進来。她故意用风衣遮着脸,走到我跟前时摔倒了。地上有泥水。我赶紧站起身来把她抱起来,顺口说了一句:“咋不小心哩!快回家吧!”那女孩没有吱声,没有回头的走了。可是她刚走出几步,却猛然回过头来,显现出一幅狰狞的魔脸:赤红色脸膛,龇牙咧嘴的。身体一下子变高了许多,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待她到我跟前时,我用力的一脚朝她蹬去。魔女不见了我也醒了。几天来,每当忆起此梦,身上顿生几分寒颤。

这场恶梦,对照师父讲的法,使我悟到:在讲真相时讲的高这个问题上,我的问题真的不小了,以后要注意了!我请师尊加持弟子!

结语:

我是抱着求得一个健康身体的简单愿望走進气功修炼的。到得大法后,懂得了修炼的真谛,走上了真正修炼的道路。在师尊的点悟、扶持、呵护下,一直走到今天。

在这最后的一段路,我们一定要相互扶持,相互勉励,努力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