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以下是宁夏各地的中共“六一零”、公检法司机构在二零一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一、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陈华被绑架、关押

二月,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陈华被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数天。

二、宁夏石嘴山市张梅艳、王芳被绑架

四月十二日,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梅艳、王芳被当地国保人员劫持。

三、宁夏法轮功学员丁发栋被非法劳教二年

五月十五日,宁夏法轮功学员丁发栋,被恶人恶告,被绑架。六月底被再次非法劳教二年。

五月十五日凌晨一点多,丁发栋正在银川市银基物业上班时,遭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富宁街派出所警察张英才、赵斌等绑架。当天中午,银川市公安局贾瑜斌、王世元伙同张英才、赵斌等共八人拿着从丁发栋身上非法劫掠的钥匙抄了家。随后将丁发栋劫持到看守所。

丁发栋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家人找银川市公安局“六一零”的王满、王世元等要人,王满野蛮的推搡他家人、撕扯住丁发栋妻子的姐姐的头发往外推、满口脏话辱骂他家人。

当家人得知丁发栋被非法劳教的消息后,找到相关人员质问:依据什么劳教丁发栋两年?所谓的“执法人员”竟然解释说:不需要什么依据。

丁发栋是宁夏大学音乐专业本科毕业。原是一名优秀音乐教师,曾获“宁夏优秀键盘手”称号,其音乐作品曾在全国首届中音杯中获奖。九九年七二零到北京上访,遭非法关押三十八天;二零零零年,因写真相信被绑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六月被警察暗中跟踪绑架并再次劳教三年,在劳教所曾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断几根肋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再次被绑架关押在银川看守所二十多天,曾被关禁闭、坐老虎凳三天三夜失去知觉,看守所还强制灌食;二零零八年初,王世元、王满绑架了他妻子并派人在他家附近蹲坑监视,跟踪他年幼的儿子,他被迫流离失所。

四、曾遭八年囚禁 马智武再被诬判三年半

二零一一年六月下旬,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中级法院经秘密二审后,非法对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判刑三年半。

吴忠市中级法院秘密二审马智武后,他家人找二审开庭庭长艾进春打听审判结果,索要裁定书,艾进春称:裁定书没有必要给你,但可以告诉你,二审维持原判。

此前,马智武因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北京上访,被囚禁在宁夏第一劳教所、吴忠监狱八年多,期间被残酷迫害的真相资料,几次死里逃生。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马智武原来是银川铁路分局安全监察室的司机,今年四十一岁。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

马智武此次被绑架、关押、秘密判刑经过: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马智武被盐池县公安局花马池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借用的车辆被非法抢劫。之后,被非法关押在盐池县看守所。他被绑架后,家人曾遭宁夏 “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辖区派出所、居委会人员多次骚扰。他妻子和八十多岁的岳父、车主曾多次到盐池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要人、要 车,但都被拒绝、推诿、欺瞒。

二零一一年四月,马智武家人得知,三月三十一日,盐池县法院已给马智武秘密判刑三年六个月。

吴忠市中级法院上演闹剧

一审后,马智武提出上诉。在上诉期,吴忠法院曾答应马智武妻子作为二审的辩护人出庭辩护,而且根据规定,审核了马智武妻子的出庭资格,核发了出庭《辩护通知书》,并通知马智武家人将在五月十八日二审。

马智武妻子查阅法律书籍,做好了出庭辩护准备工作。但临近开庭日,先是吴忠法院的工作人员通知马智武家人说: 开庭庭长艾进春的腿被撞了,不能如期开庭了。第二天,艾进春打电话说:因自己高血压病犯了、身体不适开庭取消了,择日再审。紧接着,法院工作人员欺骗马智武妻子到法院一趟,说是关于出庭辩护的事要商议。

马智武妻子和两位亲友带着《辩护通知书》到吴忠法院。三人进门时,便被搜身。法院工作人员 接待她们时,开始还装出伪善的面孔,将《辩护通知书》骗到手后,当即翻脸,说:收回《辩护通知书》,取消马智武妻子的辩护资格,马智武二审时如果请律师, 只给一天时间,什么时候二审等通知。但二审还是秘密进行了,并没有人通知马智武家人。

秘密二审 法院视法律为儿戏

六月八日上午九点多,一辆警车到盐池县看守所欲秘密提审马智武,没想到马智武家人正在看守所。双方碰面,警方如惊弓之鸟,立即叫来一批警察。马智武被带到盐池县法院法庭后,法庭门口立即被多名警察把守,周围有宁夏“六一零”的人、车、便衣盯梢,家人被拒之门外。二审还是由“六一零”在背后操纵的。
法院是依据法律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地方,工作人员应该懂得法律的严肃性。但事实是:法院核发《辩护通知书》几天后又收回。这是将法律当儿戏,将公民的合法辩护权当儿戏。其次,《刑事诉讼法》有关于公开开庭审理的规定,但中国大陆的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大多是秘密进行的。马智武此次二审也是法院偷偷进行的。

马智武及其家人遭迫害事实

中共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后,马智武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禁在银川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白土岗子劳教所遭毒打、野蛮灌食,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绝食反迫害,却被荒唐地列为罪证,又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马智武被劫持到吴忠监狱。期间,遭警察梁海望、郭戬望指使犯人虐待迫害。随意殴打、连续十几个昼夜不让合眼、架“土飞机”开“批斗会”(把双臂强行扳到脊背后面,再用一根绳子绑上)。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有一次,马智武被按到“死人床” 上“抻”了四十多天:两只胳膊左右分开,拉的直直的,又把手铐紧紧的铐在手腕上,脚镣吊在脚上,然后把腿、腰用绳子绑在床上,脚脖子让脚镣拉的紧紧的,那真是筋断骨折,痛苦不堪。恶徒在把他吊在“死人床”之前,给他灌的盐糊糊里放了好几种不明药物,盐糊糊是用洗锅水做的,而且里面还放了不少苍蝇。被灌食 后,他的身体就象着了火,那以后半年里人无法走路,也无法站立,如果需要移动,犯人们就抬着……

酷刑演示:绑在死人床上,身体悬空
酷刑演示:绑在死人床上,身体悬空

马智武被非法抓捕关押囚禁时,他妻子正值怀 孕,常常以泪洗面,一人支撑着残破的家,生了女儿后,就更是辛苦。期间还遭宁夏“六一零”的恶人,不准探望、非法入宅搜查、非法骚扰等迫害。零一年,为逼迫马智武妻子放弃修炼法轮功,银川西花园派出所警察还将他年仅两岁的女儿绑架,进行要挟。马智武被非法囚禁期间,他父亲承受不了痛苦的打击零一年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马智武回家时,他女儿已经八岁多了。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们全家人仅仅团圆了两年多,再次妻离子散、骨肉分离。

五、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

大武口区前期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七月份,当地公安局恶警又闯到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甚至牵涉外地同修。

六、宁夏固原市“六一零”谋划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

宁夏固原市“六一零”办公室下发文件,欲在七月份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制转化,并企图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停职停薪等方式的迫害,甚至非法劳教。

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宁夏固原市邪党政法委电话
政法书记陈凤龙 办公室 0954-2088699 手机15909699333
副书记、秘书长、综治办主任张文远 办公室 0954-2088066 手机13909542098
六一零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德荣 办公室 0954-2088665 手机13895049808
副秘书长丁志刚 办公室 0954-2088299 手机13995441918
政法委办公室 0954-2088664 传真0954-2088334

宁夏固原市公安局电话
办公室 0954-2088699 手机15909699333
政委马彦秀 办公室 0954-2068002 手机13995041987
副局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杨万斌 办公室 0954-2068005 手机13995046881
副局长邓全副 办公室 0954-2068129 手机13909546325
副局长蒲怀礼 办公室 0954-2068856 手机13909547777
纪委书记张会 办公室 0954-2068007 手机13995040251
政治部主任祁应祖 办公室 0954-2068018 手机18995401659
国保支队队长陈科 办公室 0954-2068009 手机13995047073
国保支队政委麻建博 办公室 0954-2068890 手机13895040195
西吉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陈刚 办0954-3012500、18809549666、13995293444
宁夏隆隆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樊建华 办0954-6013119-56601、13895041085

七、银川市六一零、国保八月中旬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八月份,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辛林原、李金花、隆竹云相继被银川市“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他们被分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和银川市拘留所。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跟踪骚扰恐吓。

辛林原被绑架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

八月十二日早九点左右,辛林原在回家的路上被银川市公安局、西夏区公安分局、西花园派出所、兴庆区国保大队的十几个恶警跟踪绑架,随后被强行押回家中,并非法抄家。后辛林原被非法关押二十六天。

辛林原,女,会计师,已退休。中共邪党十七大前夕,辛林原曾被恶警劫持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被银川市公安局、兴庆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拘禁在银川市 看守所。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几次被绑架,多次被骚扰。辛林原夫妇不堪“六一零”警察、居委会人员的骚扰,近年来租住在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小区。

李金花被绑架、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

八月十二日上午,银川市六一零恶警王满、公安局一处、兴庆区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伙同西花园派出所所长张中、教导员史磊及居委会恶人王红梅等守候在西花园小区十一号楼的一个单元门口。

中午十一点左右,租住在此的法轮功学员李金花从外边回来,准备上楼给小孩做饭,被这伙恶人截住。这伙恶人要强行入室抢劫,李金花挡在门口不让进。双方僵持到中午一点,恶警们强行抢走钥匙,非法进屋抄家抢劫,随后绑架了李金花。恶警王满还从李金花的女儿(十五、六岁)手里抢走了李金花留给孩子的饭钱。

十三日,李金花的女儿苗珊和亲友到西花园派出所找张中打听李金花下落,张中等恶警推诿、隐瞒。苗珊无奈之下,到派出所门口打着“张中 还我妈妈”的横幅抗议,很快被过往行人围住。派出所人员看到世人同情苗珊,竟然骂骂咧咧要众人散开。当中有人说:“这又不是你家,凭什么不让人站?”张中还拿来相机,要给家属们拍照,被众人抵制后,就想动手打人。这时有人说:“警察还打人?”张中就不敢动手了。后来他恼羞成怒,抢过横幅,撕碎,扔在地上。

在李金花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张中不得不说出李金花被关在银川市看守所。苗珊一行人当即赶往看守所,正好碰到王满一伙。苗珊拦住王满的车,要他们放人。同去的人也对王满他们说:法轮功学员没有做什么坏事,是你们无辜迫害好人。并责问王满等:无辜把人绑架关在这里,心安吗?王满等无话可说,最后弃车溜走。李金花后被非法关押二十六天才回到家中。

李金花因坚持信仰法轮功,曾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五月与其兄李士林一同被绑架,分别判冤狱三年、四年。

因李金花遭中共迫害,致使家庭破裂。她一人带着女儿租房住,靠打工维持生活。

隆竹云被非法关押到银川市拘留所

八月十五日晚八点左右,一群恶警骗开了银川市西夏区法轮功学员隆竹云的家门,以问些情况为由企图绑架隆竹云,隆竹云及家人当即严正拒绝。期间两个警察假说抽烟出去了,其实是出去打电话叫人。其余恶警与隆竹云及其家人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来恶警叫的两个帮凶到了,他们再次骗开门,多名警察把隆竹云强行抬到车上。他们还企图绑架隆竹云的两个女儿,但没有得逞。绑架隆竹云时,她八十多岁的老爹惊恐万状,恶警们毫无人性,根本不管不顾。

次日,隆竹云家人到银川市公安局要人,参与绑架的恶警不在。晚上又去了国保大队队长王世元家要人,王世元不开门。他家人撒谎说:“此人已搬家,你们找错门了。”

隆竹云被绑架到了金凤区公安局,次日被非法关押到了银川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了十天。据悉,此次绑架拘留隆竹云的理由是:她十三日曾陪同法轮功学员李金花的家人到过银川市看守所。

相关单位及人员:

郝占江,自治区政法委书记 电话0951-6888489
骆建,宁夏公安厅,办0951-6136155,公安厅总机0951-6136000
杨建军,银川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

王世元,银川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0951-5071188,住址:宁夏银川兴庆区紫园南区8号楼4单元302

王满,银川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六一零办公室警员(参与绑架),0951-6915127,手机13007975996,家住:银川市凤凰北街324号公安小区4-3-502,
警号100282 身份证:130104196504241359

张顶生,银川兴庆区国保大队 电话:13895696701,地址:文化街与静宁北街交叉路口东北角的卫生监督所4楼

陈建华,西夏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电话:0951-3851100

西花园派出所
张中,所长   13709570931(参与绑架)
史磊,教导员 13995313318(参与绑架)
马利明,副所长
警察:王义斌、曹天会、张睿(参与绑架)、黄伟昌(参与绑架)、杨彩香(内勤,参与绑架)

八、宁夏法轮功学员罗杰明被银川市恶警绑架

七月十日左右,宁夏中宁县法轮功学员罗杰明在银川市被绑架。

九、宁夏中卫市法轮功学员张凤娥被绑架

九月二十七日,宁夏中卫市法轮功学员张凤娥在讲真相时被中卫市国保大队李金孝、李存善、李占宏等恶警绑架。

十、屡遭迫害 张淑芳老人在南京含冤离世

宁夏善良老人张淑芳,在中共邪党的长期迫害下,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儿子家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张淑芳以前患偏头疼、坐骨神经疼、乳腺炎、乳腺增生等疾病,中医、西医,打针吃药,练其它气功都不起作用,还曾皈依过佛教。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身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她的姐姐张毓芳、妹妹张兰芳、张丽芳、大姐夫徐耀珍、外甥女徐燕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在中共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后,她姊妹四人、大姐夫、外甥女因坚持修炼,都遭遇了劳教等残酷迫害的真相资料。张淑芳大姐夫徐耀珍已在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大姐 张毓芳因遭迫害致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张淑芳曾被非法关押,几次被绑架、多次被抄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张淑芳在南京再次被绑架劳教,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曾遭严酷迫害,出现严重的病态,经江苏省当地医院检查罹患: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走不成路,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才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宁夏养病期间,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的恶警、恶警指使的居委会人员、街道办事处人员等多次到家中骚扰、抄家,还两次被绑架。因恶人频频骚扰抄家、监视迫害、绑架,致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最终离世。
张淑芳及亲人遭受迫害的简要经过:

合法上访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张淑芳到北京上访。三月六日被恶警绑架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里关押了几天,十日被送回银川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办了取保候审回家。

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八年四月张淑芳到江苏南京儿子家。五月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绑架,她儿子家也被抄。她被非法关押到在南京看守所。在那里她给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牢头知道后罚她干脏活、重活、不让和其他人说话。看守所的牢头、犯人在看守指使下使尽手段折磨转化她,她坚决不配合。

后来她被非法劳教 一年。恶警逼迫、欺骗她在“劳教书”上按了手印,恶警还指使犯人把她扭着按在牢房窗台上在“劳教书”上签了名,接着被关押到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该劳教所关 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包夹”监视,凡不“转化”的,吃饭、上厕所都要请示狱警,只要狱警不同意就只能憋着;家里给她们押了钱,狱警不让买吃的东西,只能吃牢饭;劳教所的队长、狱警轮流找她谈话,伪善地劝她:这么大的年龄了,赶紧“转化”,何必受罪呢!她不“转化”,就被赶到生产工艺品的车间干活。

生产车间做出口的工艺品,每人分的工作量很大。为了完成任务,恶警逼迫所有被关押的人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打扫卫生;然后开始做广播操、手语操、逼迫唱邪歌、吃早饭;早上吃饭只有十分钟时间,狼吞虎咽吃完饭就到车间了,一直干到中午;中午吃饭也只有十五分钟,紧接着又开始到车间干活;晚上在食堂吃完饭还要训练 走正步、站军姿,一直到天黑,每天累的筋疲力尽;回到牢房还逼迫写“作业”、抄邪书、写思想汇报,写不完就不让睡觉、罚站,就用这种方式逼迫“转化”。张 淑芳依然不“转化”,狱警就开始体罚、长时间不让睡觉、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逼迫她不停地走正步、练体操。短短的一个多月后她吃不下饭,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呼 吸困难、全身浮肿。恶警强行给她灌药也不管用,看她快不行了,将她送到医院检查。当时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全身都是病,走不成路, 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就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儿子家后,每天只能躺着,后来她开始炼功,渐渐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二零零八年十月她抱病回到银川。但就是这样一个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人,恶人们依然频频骚扰迫害。

在家养病期间屡遭骚扰迫害、两次被绑架

张淑芳刚回家,银川市金凤区明园小区辖区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轮番到她家“看望”。后来又几次遭绑架抄家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张淑芳在银川市西夏区一朋友家时,银川市“六一零”警察、街道、居委会人员强行撬锁绑架了张淑芳在内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张淑芳被警车带到辖区派出所强行作了笔录,警察还逼迫她按手印。

二零一零年“七二零”之前,宁夏公安厅副厅长兼“防X办”主任乔恩成丧心病狂地下达指令在全宁夏大范围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七月上旬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恶警谢金良等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芳家中抄家。

张淑芳家所在的楼后面是居委会的办公室、前面是小区的自行车棚、门卫。她们三楼有两户,邻居住着老两口、小两口(后来这家的父子俩都死了,婆媳将房子卖了,搬家了)。邻居、看自行车的、门卫的人受办事处、居委会的人指使长期监视张淑芳家的动静。每当张淑芳家来人敲门,邻居都会悄悄开门窥视。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个深夜,张淑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从外地乘火车夜间回到家中,尚未坐稳,就有人砸门。张淑芳丈夫开门询问,结果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一伙警察闯进去就抄家,随后将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金凤区的一个派出所审问了一夜,第二天才放回。

有一次,张淑芳的女儿从云南给她邮寄了一些土特产,快递公司交给门卫的人,没想到门卫竟然擅自打开了(检查)。等到张淑芳取包裹的时候,包裹已破烂不堪,里面的东西也少了很多。她去找门卫,那些人无言以对。

张淑芳亲人遭受的迫害

大姐张毓芳,宁夏灵武市防疫站退休干部。因坚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被劳教二年,非法羁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遭受了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极度的 精神折磨和每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奴役劳动使她血压逐渐增高,血压超过200MM汞柱时,恶警的迫害依然没有停止,最终导致她得了脑血栓,半身瘫痪、残废了,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大姐夫徐耀珍:在大姐张毓芳被劳教迫害期间,姐夫徐耀珍也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宁夏白土岗子劳教所。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外甥女徐燕:姐夫、姐姐同遭迫害,外甥女徐燕被迫流离失所。大姐被劳教所迫害致残后,二零零三年八月徐燕听到消息,无奈回家照顾母亲,不久即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大妹妹张兰芳,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大法。零三年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洗脑班,后被取保候审。因“六一零”警察、居委会频频骚扰,张兰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十月的一天,宁夏灵武市法院派人到张兰芳家中通知称:张兰芳只要到法院去一趟,办个手续就可了结案子。张兰芳不在,无人到法院回应。灵武市公安局警察恼羞成怒,竟将张兰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非法扣押,作为人质。张兰芳十二月十六日得知消息找到公安人员质问时,当即被绑架至银川市看守所,随后即被劳教。 二零一零年七月,灵武市“六一零”恶警再次到她家抄家并企图绑架她。

小妹妹张丽芳,家在宁夏固原市,多次被绑架抄家,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张丽芳在银川市兴庆区女儿家中再次被宁夏固原市恶警伙同宁夏“六一零”警察绑架,随后即被送往宁夏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因恶人频频骚扰、绑架抄家、监视及亲人屡遭迫害致使张淑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特别是被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回家后,身体时好时坏,走路、上楼梯都困难。到二零一零年年底病情加重,二零一一年六月,家人曾将她送到医院治疗,经检查发现她是旧病复发:恶性肿瘤已扩散、血压居高不下……

张淑芳诚实善良、心灵手巧,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研究生毕业、女儿大学毕业,因成绩优异,毕业后都直接留在大城市工作,而且儿女都非常孝顺。她的离世,留给亲友的是无尽的悲伤和思念……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张淑芳和她的亲人承受了太多的磨难与痛苦。她们姊妹四人的家庭一直上演着家散人离的悲剧,如今两家又家破人亡,大姐还瘫痪在床。

十一、宁夏银川法轮功学员张小春遭邪党非法批捕

十二月中旬,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张小春被非法羁押在银川市看守所,已被非法批捕。公安恶警已将案件移交检察院,检察院几次退侦,公安部门仍不死心,执意要构陷张小春。

张小春,女,五十岁左右,原宁夏隆德县医院的儿科大夫、副院长、隆德县政协委员,副处级干部。后调至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纠纷办公室工作,她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多次获得奖励,同事中有口皆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