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遇到什么难事 想到师父都能解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弟子给师父拜年:恭祝师父新年好!同时将自己修炼中证实法的点滴经历写出来。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的农村老年大法弟子。我修炼法轮功以前,一身疾病,各地医院去了不少,药没少吃,罪没少受,练了八年气功也没见好。一九九九年过年前,我喜得大法。看了一遍《转法轮》感觉特别好,就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功。从下定决心那天起,就什么药也不吃了,没过多久,我走路一身轻,觉得很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和周边同修联系上,见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上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修炼之路。那时候,发资料都送到住户家门缝里、门底下。后来经过多学法、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明白了这场迫害的真正意义,就改变了做事的方法,发资料都当面给,田间干活的、过路的、街上歇着的,都当面给,什么人都遇的上,觉的心性在这过程中提高很快。我在修炼中遇到很多神奇事,仅举几例:

走了另外空间

二零零零年,麦熟前两天下午,我骑自行车去资料点取资料。一出门,刮起了大风,尘土刮的睁不开眼,又是逆风,不要说骑车,步行都难。我心想:“人世间江××迫害法轮功,天上也这样吗?怎么可能呢?不管这些,你刮风我走另外空间,另外空间没风,我是为救人。”我骑上车就走,说也奇怪,车轮不用力就跟着转,象有人推一样,顶风上坡也一样,只见树刮的半倒,我却不觉得有风。走了七八里路,到地方和同修们共同学法。本来天很热,感觉却是不凉不热,很舒服。回来时好象心不在意,到家后才悟到是走了另外空间。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零零一年春天,我骑自行车去县城。回来出城时,前面一辆面包车跑,我在后跟着。那车忽然停车,司机下车和路人说话,我急忙往路中心绕,正好对面过来一辆面包车,眼看我的前轮就撞到它的后轮上,我两眼一闭,等再睁眼一看,我已经过来一米多,那辆面包车过去七八米停住了。司机看我,我也看他,都觉的奇怪。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零二年,家中盖房子,一天我正忙着砌石头打地基,从沟槽边上滚下来一块石头正好砸在我脚面上。当时痛的顶不住,忽然想:这个空间的石头怎么可能砸神的脚呢?马上就不痛了,但脚面上留下了一片紫色,半个多月才消失。是师父给弟子承受了。师父时时刻刻在呵护着弟子。

有一天去办事,走在街上,两个木工跟在我身后。路中心都是泥水,只有两边能走人。迎面过来一个大旋风,刮的看不见人,既没法躲也没法过。我说了声“你靠那边。”话音没落,旋风立刻消失,好象根本就没刮风一样。我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因为我说的声音比较大,那两个木工也听见了,也看到了,感觉很神奇。然后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非常接受。

房子盖好后中午在室内休息。伏天闷热,室内无法睡觉,我心想:另外空间没有冷热,去另外空间睡。不觉睡着了,醒来后不凉不热,真舒服。出门见街上乘凉的人拿扇子扇,心想:天不热,扇啥呢?直到天黑都是这样,才悟到是真進入了另外空间。

我体会到,在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难事,只要想到师父就能解决。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还遇到过几次比较大的经历,举两例:

七天闯出拘留所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我去公安局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我在家中被绑架,上车时我喊 “法轮大法好”。進公安局时,也喊“法轮大法好”。進了办公室,他们有人问真相资料哪来的,我说:“师父说不配合。”有人就说:“人家说师父说了不配合,就别问了。”真的没人再问了。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人给我倒水说:“你讲的真好,喝点水。”

進了拘留所,我心里说:到这儿来,就算是我得着了一份答卷,一定把它答好,其它的什么都不想。里边的人说:“县长说了,要劳教你两年。”我心想:“你们那个县长也是常人,他说话一点儿能量也没有。我们是师父说了算,就看我怎样动。”

检察院来录口供,我心想:不管你是什么院,我是一点都不配合。他们来了二人,一见面,其中一人就说:“我们来录供,你想说的就说,不想说的就别说,你觉的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别说,我们保证不逼供。”我心想:“听着还象个话。”他们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一听,这不是让我证实法吗?一定得说。就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神奇,自己通过炼功好病的经过。他们写:因看病炼的法轮功。问:跟谁学的?答:那时还没迫害,外地同修去我村洪法,演戏前戏台上学的。他写:戏台上学的。问:书哪来的?答:请的。问:资料哪来的?答:不能说。他就写:不能说。问:为什么发资料?答:为救人。问:资料内容是什么?答:反正是为救人。问:你今后还炼不炼?答:只要不死,老要炼。录完口供后,他给我念了一遍说:“一个字也没给改。”我听了确实一个字也没改。他们走时,其中一人还跟我握了手。他们走后,我忽然明白:我什么法都没犯,是共产党在迫害好人。我的正念更强了。

有一天,一个外甥女来看我,她说:“叫你们师父来救你呀!”其实她说的是气话,我说:“你回去等着,我七天就回家。”她说:“你七天就回去的话,我真信你们师父了。”结果我绝食五天,到第七天,他们让我收拾东西回家,正好七天回家。正如师父讲法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回家后,乡亲们都觉的震惊,对大法弟子真是另眼看待了。

当天闯出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我去外村街上发资料,给几人发完刚要走,迎面来了一辆镇政府宣传计划生育的面包车。车上那人问:“发的什么?”我顺手递给他一份说:“你看一看。”我骑车就走,他可能认为我害怕,马上下车把我拦住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你怕不怕?”我说:“你是干什么的并不重要,你首先是我救度的众生。”那人恶狠狠的照我左脸打了一个耳光,我啥感觉也没有,是师父保护了我。只听一声脆响,一股亮光,他的手急往回缩,估计他的手一定很痛。那天正好是大集,我一看那么多乡亲围观,正好是讲真相的大好机会,就放大声音说:“耶稣说打了左脸把右脸转过去叫他打。”说着把右脸转过去给他打,那人伸了伸左手急缩回去了。我大声说:“谁正谁邪?大家都看到了吧?我们炼法轮功的不就是修好吗?不就是叫人向善吗?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没违反任何法律。发资料是救人,不犯法。”接着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那人问:“你说站哪就不怕大水冲了?”我说:“你站高点就不怕冲了,这都不懂。”乡亲们大笑。

他们叫车把我拉到镇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让讲也不听。有人要给我戴手铐,我说一见那东西就头晕。说着就往床上躺,他们不让,我就躺在地板上。那时正好三九天,感觉很凉。马上又感觉象看到古画上画的古代大将军穿的衣服一样,从腿往上包,暖融融的包遍全身,不凉不热,比躺在暖床上还舒服,想着是师父在给我灌顶。

他们见我躺着不动,就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估计一个多小时后,国保大队长来了,下车進屋踢了我一脚,骂了一声,我无动于衷,心说:“你骂吧,你打吧,我一点都不往外推。全都要,你就来吧。”他可能见我没反应,转身上车溜走了。

他一走,派出所的人马上就抱怨:“把人弄这儿来干什么?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忽然有人喊“十二点了”,好象是师父借他的口让我发正念。我发了一会儿正念,就听见有人蹲在我身边说:”你吃饭吗?你喝水吗?你走吧,我们不管你了。”我只当没听见,他们一定很害怕,经过一阵忙乱,从我身上找到了身份证。把棉衣解开也没系,感觉很冷,但马上就又热乎乎的很舒服,真神奇。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然后,他们联系家人把我接走。

第三天,我去要东西。因为我骑的是电动车,当时我说把车子放到一户人家里,警察不让。我心想,这不是把物看重了吗?好,什么都给你。把钥匙又插上,全交给了他们。一到那地方,人们正议论此事,一见我都乐了。我说明来意,有人说:“你找书记就给你了。”书记家在办喜事,好多人帮忙,人比较多。一班玩扑克的人一见到我就笑着喊:“法轮大法好。”见到了书记,书记笑着马上让人把车交给了我。回来的路上,心想:当时并没说多少话,他们只不过亲眼见到了事情的过程,众生对大法的态度就都变了,这些人也许就都能得救了。真是另有一番感受。

感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走的越稳,提高就快,走在神的路上真是幸运。每次事情的发生,都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力、神奇。其实,都是师父给我们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个人认为,事情发生的越多,提高的越快,这都是收获。什么是迫害?是假相,是铺路。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配有这样的修炼环境。修炼中不管遇到什么关难,第一念想到的是法、是师父,就一定能过去。

当然,我修的还很差劲,比如显示心、欢喜心、修口不好等等,都很不好。但是我有决心修好做好,请师父放心。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