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后职业病痊愈 被中共绑架失踪六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六年多前的一个深夜,湖北省武汉市吴红斌女士在家中被绑架。六年多来,吴红斌生死未卜,吴红斌的丈夫、儿子得不到她任何消息。

一九六六年出生的吴红斌,原是武汉市冶炼厂职工,该厂倒闭后工龄被一次性买断,从此在外打零工度日,艰难地生存着,还要供儿子高额的学费。吴红斌为什么会“被失踪”多年呢?

职业病的痊愈

长江与汉江交汇处下游约十公里处,一条叫朱家河的小河也静悄悄地流入长江。武汉冶炼厂就坐落在朱家河入长江处一个叫谌家矶的地方。

武汉冶炼厂主要冶炼金、银、铜,在计划经济年代里,异常火爆。吴红斌上初中时,有学工活动,学校就组织学生到冶炼厂学工,那时朱家河上没有桥,靠小轮渡船过河到厂里,她当时虽然没弄清分解还原铜的生产原理,幼小的心中却留下了工人辛勤劳作的画面。工人们穿着简陋的制服,干着大量繁重的体力活,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工伤,空气中弥漫着大量刺激、有害的气体,由于劳动保护条件欠缺,许多工人患上了职业病。

一九七八年后,这个在计划经济体制保护下的国营企业,经不住外资企业的冲击和内部的瞎折腾,短短几年换了几任厂长,饱狗子走了,饿狗子又来了,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几年就被搞垮了,工厂倒闭工人回家失业。工人失去了生活来源,又没有钱看病,大家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九二、九三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两到武汉,共办了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和一次长江经济广播电台热线直播,人们被法轮功的神奇功法和高深法理所折服,大家奔走相告,欢欣鼓舞,从此武汉三镇大小公园、高等院校、公共广场都陆续成立了炼功点,人们自发的每天早晨到炼功点晨练,成为江城早晨一道亮丽的风景。

佛光也普照到位于市郊的武汉市冶炼厂。一些工人通过学法炼功,昔日留下的肺病、支气管炎、高血压、心脏病等不翼而飞,并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为人处事,家庭和睦,逐步走出了失业、伤病所带来的阴影。厂里一位好心大姐也把法轮功介绍给吴红斌,说来也巧,真是有缘,正为生活奔波的吴红斌一听说法轮功,内心就感到愉悦,十分欢喜,当她看完《转法轮》全书后,一下子明白了人生为何总是苦,了悟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决心要走修炼之路,返本归真。

从此,宿舍楼下的篮球场上就多了吴红斌的身影。早晨集体炼功,白天打工挣钱,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不久吴红斌的职业病不治而愈,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在家相夫教子,在外临时工作无论是苦、是脏、是累,她都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任劳任怨,埋头苦干,每到一处都受到人们的赞扬和称道!

谎称“法制学习培训班”的黑监狱

吴红斌贫寒但愉悦的生活,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中共拦腰砍断,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从天而落。没经历过风雨的吴红斌,被这突如其来的狂飙搞昏了头,整日郁郁寡欢,沉默不语慢慢失去了往日的活泼,热情。

吴红斌家住谌家矶社区,楼下面是厂区篮球场,楼的另一边是厂子弟小学,紧邻长江大堤。

转眼到了二零零四年,原本破落不堪的子弟小学,象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突然亢奋了,里面住着不明身份的人,一、二楼教室被分割成各自独立紧闭的小房,校门被换成沉重的大铁门,昔日低小的院墙上加上了高高的铁丝网,晚上走廊中灯光彻夜不熄。这个无人问津的、荒废多年的小学,一下显的阴森恐怖。令人惊异的是,每隔一段时间,警车急驶而来,开到铁门下,跳出几个虎背熊腰的便衣警察,把一个或几个人抬进铁门后马上乘车一溜烟地跑了。

这些反常现象,引起了吴红斌的注意。原来,废弃的学校变成了武汉市江岸区“610”(中共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洗脑班,对外称“法制学习培训班”。“610”伙同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把各社区里坚修法轮功的人欺骗、绑架到这里,每人关进一个小房间,两个人陪教,然后长时间、反复的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强制写邪恶的所谓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不写的就几天几夜罚站、不让睡觉等等,还有犹大轮流站在身边,不停的灌输贩卖一套套的鬼话假话。犹大与警察配合,阴阳两手,警察来硬的,酷刑折磨,犹大把思想搅乱,精神崩溃,然后骗取一张“决裂书”。

在洗脑班,原武汉市物资局干部吴碧林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野蛮灌食,灌辣椒水,生命一度垂危;原江岸区工商银行堤角支行职工李军峡被逼成精神崩溃,神经错乱,后不幸坠楼身亡……

听到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看到眼前这残酷的场景,吴红斌封闭、沉默的心受到强烈的冲击:法轮功是好是坏,我们炼功人最清楚,岂能让当权者胡说八道!

吴红斌想起她炼功不久在长江干堤上打坐的情景: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春风和煦,江水滔滔,她在绿草如茵的江堤上盘腿打坐,刚一入定,耳边的小鸟声渐渐消失,面前的长江也悄悄隐去,不一会四周又变成荷叶渐渐消失,不一会四周又变成荷叶田,她坐在金色的莲花盘上轻飘飘的,出现《转法轮》中描述的感觉“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这就是炼功的美妙,殊胜啊!

回想起这些,吴红斌不禁泪流满面。看着眼前残酷的现实,望着川流不息的江水,吴红斌决心打破沉默,放下自己个人怕心和私心,要把炼法轮功的美好、自己身心受益的真相告诉父老乡亲、告诉世人,制作发生在自己家门口的中共邪恶的洗脑骗术、残酷迫害的真相资料。

渐渐,冶炼厂宿舍里有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如小册子、光碟、不干胶等,洗脑班院墙上也有了真相标语,世人看了真相资料,明白了中共又在搞骗术。

逼写保证 + 剥夺工作 + 绑架

法轮功真相的传播和对洗脑班的揭露,使以李英杰为首的江岸区“610”极度惊慌,疯狂反扑。

一天,吴红斌走过洗脑班大门时,被里面走出的一个女人喊住了,回头一看,是过去冶炼厂职工的家属李红艳。李红艳也曾炼过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还几次进京上访,后被江岸区“610”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李红艳经不住折磨,出劳教所后又被江岸区“610”利益诱惑,来到洗脑班充当犹大。一阵寒暄后,单纯的吴红斌被李红艳套出还在炼法轮功。

“610”的李英杰立即给冶炼厂社区居委会施加压力。居委会人员三番五次上门要吴红斌放弃修炼,写保证书,都被吴红斌断然拒绝。

恼羞成怒的李英杰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李英杰直接向吴红斌临时单位江岸区城管局,环卫局打电话,以开除工作相威胁,企图迫使吴红斌就范。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李英杰只能得到吴红斌坚定回答的一个 “炼” 字。随后,吴红斌将自己如何走入修炼之门、职业病痊愈、道德升华以及洗脑班残酷迫害的真相资料修炼者的事实写成了书面材料交给了单位。江岸区城管局,环卫局领导迫于压力,十二月二号上午九时派人收走了吴红斌的工作制服。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半夜,正是江城寒冬腊月之际,北风呼啸,冰天雪地,人们都在睡梦中。这时,几个黑影却鬼祟祟地爬上了吴红斌家,社区保安带着江岸区“610”的邪恶之徒,熟练地撬开了吴红斌家的木门和简易防盗门,秘密绑架了身穿单衣的吴红斌。三日凌晨三时,吴红斌的丈夫发现吴红斌不见了。

之后,六年过去了。吴红斌失踪至今。

吴红斌,你在哪里?

这些年里,善良的人们一直在问为什么吴红斌遭此厄运。有人是这样说吴红斌的:

“李英杰这伙人为什么害怕你呢?是因为他们做贼心虚,欺世盗名,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李英杰这伙人为什么迫害你呢?是因为你日夜在家中注视着楼下发生的罪恶,一一记录在案;李英杰这伙人为什么绑架你呢?是因为你要捣毁黑窝,解体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三月,海外传来惊人消息,沈阳苏家屯的中共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将许多秘密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然后将学员的尸体就地焚烧灭迹。这是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远超当年纳粹在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犯下的罪恶。

听到这个消息,一直关心吴红斌的善良民众,内心伤痛,无法想象你那高贵的灵魂是否在风中!

吴红斌,你在哪里?六年多来,人们没有忘记你!

二零一二年的新年钟声越来越近了,你的冤情大白于天下的日子也会象这新年钟声越来越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