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退休干部含冤去世 中共造谣 阻人吊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岚因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在中共江氏集团的打压迫害下,于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在家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王岚被迫害致死 中共造谣诬陷法轮功

王岚去世后,中共人员不顾事实,欺骗不明真相的警察和民众说:王岚是因为生病,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死的,把王岚的离世企图嫁祸于法轮功,其目的就是为这场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脱罪责,继续维持这场邪恶的迫害。

王岚是被迫害致死的。从迫害法轮功一开始,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五点,在全国各地对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辅导员的大抓捕中,王岚也于当日凌晨五点被绑架、抄家、关押;之后在十二年的迫害中王岚多次被非法绑架、强行洗脑,关押和判刑四年。王岚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期间,三次被关禁闭室,长期(每天十六小时)坐在小凳子上不得活动,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还指使牢头等人员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出现记忆减退,精神恍惚等精神障碍,致体质衰弱,过早衰老,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王岚出狱后又被单位扣发了退休金,使其无生活来源,加之六一零、公安国保警察还经常去骚扰……。生活上和精神上造成的压力,致使王岚患了癌症。开始六一零、国保人员和单位要王岚住院,但又不给王岚解决医保、退休金等问题;后来单位答应安排王岚到云南省白鱼口工人疗养院康复科疗养,但事后又反悔说解决不了费用问题,反过来还责怪王岚不配合,并制造谎言说王岚生了病,是法轮功不让吃药而死,邪党把坏事都做绝了,最后还倒打一耙,其流氓本性暴露无遗。

中共阻截王岚生前友人参加葬礼

按照人之常情,亲朋好友参加离世者的葬礼,这是天经地义的,再正常不过了。可就因为王岚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是原来的昆明市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站长,中共禁止她友人参加葬礼。法轮功没有官当,站长又不是什么官职,没有工资,也没有办公室,其就是义务的为修炼者做一些协调工作:比如帮助购买大法经书,定期组织交流会,进行修炼心得交流之类的事情。辅导站站长也同样是个修炼的人,也是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提高自己的心性,不实修也白搭。但王岚的离世却惊动了邪党云南省六一零各级组织和有关方面,如临大敌一般,从上到下发通知,层层布置造谣说:“法轮功有大行动”,以蒙骗各级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胁迫、监控。

王岚去世的当天,公安国保警察就到王岚家里进行看守,对来家里进行遗体告别的人员进行盘查,包括王岚亲人进出都被盘问。随后国保警察将王岚的遗体拉到距昆明市几十公里的安宁市殡仪馆停放“守护”。

云南大学的一位何姓外语教师是王岚二十多年的好朋友。公安用非法手段监听了何老师给朋友们打电话告知王岚去世,相约去参加葬礼的通话。随即,云南大学公安处就闯进何老师家中进行恐吓,威胁其不准去参加王岚的葬礼。之后,公安国保对接听过何老师电话的人员一个个上门骚扰、恐吓,威胁不准去参加王岚的葬礼。

昆明市六一零,公安局以及昆明市各区,安宁市公安国保警察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不法人员,无视宪法和法律,肆意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对参加王岚葬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拦。当局的这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违法行为,使那些基层警察、单位领导也无奈的抱怨说:真是大惊小怪,劳民伤财,共产党真是要完了。

一月四日葬礼的这天一大早,昆明市各区、安宁市公安国保便衣警察、连同交警在各个通往安宁市殡仪馆的路口设卡盘查,殡仪馆内更是里里外外布满了警察(便衣),还有武装警察,各种“维稳”人员比参加葬礼的人还多,其中还有人对到殡仪馆的人员进行秘密录像。

各辖区派出所警察、各单位领导在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门口或者单位大门口把守着,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对准备参加王岚葬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阻截。盘龙区、官渡区国保不法警察同时把要去参加王岚葬礼的赵永梅、田云波、左立新等法轮功学员分别非法劫持到玉溪市澄江县抚仙湖,昆明市野鸭湖等地“喝茶”、“就餐”,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放回家。

在此,我们善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有关人员,通过这件事你们应该从谎言中清醒了,这些年来凡遇到邪党开会等敏感日,上边都造谣说法轮功要“闹事”,让你们尽干一些侵犯法轮功学员合法权利的违法的事情,你们都说是上边叫干的。你们可要明白,在法律的有关条款中,指使者和执行者犯罪是要同样承担法律责任的。现在那些恶首都纷纷在找退路,你们怎么还要为江氏集团卖命呢?!你们真该想想自己的未来命运了。想想自己的妻儿老小,不要一条路走到黑,做中共邪党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