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许浩洁一家人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许浩洁一家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获益匪浅,一家人原本生活的和和美美,幸福健康。但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迫害,使他们夫妻俩常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家里的农田荒芜,大棚白白扔掉,儿子毕业学校不给毕业证;许浩洁还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殴打致神志不清。

以下是许浩洁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许浩洁,今年五十五岁。一九九六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得到了这部大法。至今我已经修炼十五年了。得法前看过其它气功书和太极等一些佛教的书。看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以后,我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佛法,什么是宇宙真理。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从看完《转法轮》那一刻起,大法在我的心中就深深的扎下了根。我找到了我生命的根本归宿。从此以后我时刻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同年秋天,我的家人都陆续走入大法修炼中。全家人在大法修炼中,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中深深受益。妻子和母亲多年解不开的疙瘩都解开了,家庭从此和睦了。我们无限感激大法师父的浩荡佛恩。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恶党铺天盖地的污蔑打压迫害法轮功。亿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被置于苦难之中。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至今已经十二年了。在这十二年中,每个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都能写一本书。我们全家人遭受的迫害就是亿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缩影。

邪党恶人着了魔似的迫害修炼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当时正在吉林省吉安市发电场打工,干建筑活儿。那天我和当地同修一起在户外炼功,我亲眼目睹了吉安市“六一零”和公安局调动了大批的警察、警车,将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包围,气氛非常的恐怖,老百姓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当地法轮功学员几乎人人都被抄家,被逼着表态放弃修炼。很多人被拘留、罚款,劳教、判刑,整个社会都处在恐怖之中。当时在我的家乡东港市小甸子镇也不例外。

我家所在地小甸子镇三道林子村妇女主任李玉美多次到我家来逼着我家人交出大法书籍、资料,村支部书记沈家英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并唆使我大哥许浩富到我家来逼交大法书。他们轮班不断的骚扰。妻子无法在家呆下去了,只好到吉林和我一起打工。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和妻子回家过年。回来后,村邪党支书沈家英多次到我家来骚扰,强迫我们交出大法书籍。一次在路上碰到我,马上就逼我交大法书和大法资料,象着了魔一样。

二零零二年五月,小甸子镇派出所片警王延军拿着一张炼法轮功学员名单表,逼我在上面签字。我们家所有炼功人都被逼着签字。我妻子不认字,被他欺骗签了字。

接着,村长沈洪章又把我逼到村里,强迫我在他们制造的一张表上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不签,他就把我告到小甸子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

恶警将我家包围的水泄不通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晚,原小甸子派出所所长张贵琦(现任东港市北井子公安所所长)、恶警王延军、王兴江、范同良和司机王全超等人,开着警车闯到我家来绑架我。他们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所有真相资料。还有单放机、录音机等。

本村的同修陈喜平、高庆飞已经被绑架。我想只好离家出走了。但当时恶警与警车堵住了各个道口,将我家包围的水泄不通,无法走脱。我心想:我是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做好人堂堂正正,没有错,更没犯法,他们没有理由抓我。我就这样想着,忽见黑暗中在我眼前出现一个亮光,我知道师父在帮我,亮光引领着我在恶警的封锁包围中走了出来。

当天夜里十二点到两点间,派出所恶警疯狂的搜山。凌晨两点以后,恶警放鞭炮为信号,警车开动撤走了。留下几个恶警继续监视、抓捕我。离开家乡后,我被迫流离失所,过着十分艰难的生活。

妻子袁秀杰被绑架当人质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早晨四点三十分,小甸子派出所所长张贵琦、王兴江、王延军、司机王全超再次开着警车闯到我家,来追问我的下落。妻子袁秀杰告诉他们我走了。张贵琦听说我走了,立即将我妻子绑架。袁秀杰被恶警押到小甸子派出所。所长张贵琦向袁秀杰逼供,逼着她讲出我的下落(妻子也不知道我在哪儿)。张贵琦问袁秀杰我家的资料和大法师父的法像都是哪来的?威胁袁秀杰说:“许浩洁是头儿,你得赶快把他找回来,跑了罪就大了。”哄骗袁秀杰说:“你叫许浩洁回来,把事情说一说就完事了。我这儿有两个人,看看许浩洁认不认识他们。”袁秀杰始终不配合他们。当时天下着倾盆大雨,恶警顶着大雨将同修陈喜平、高庆飞押到东港,关进东港拘留所。袁秀杰下午被放回家。

袁秀杰被放回家后,小甸子派出所恶警张贵琦指使敬老院的会计来勾引我妻子、侮辱我妻子。小甸子敬老院离我家很近,农村打电话不太方便,有时亲戚找我们,就把电话打到敬老院。有一天,王会义打发敬老院的一老人来找我,家人以为又是家亲戚打电话来了,妻子就跟他去了。一进门袁秀杰就问:“是俺爹打来的电话吗?”王会义很流气地说“你别急。”说着就摆出要强奸我妻子的架势。袁秀杰智慧摆脱了他,并正告流氓恶人王会义:“你利用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之机,干这种下流无耻的缺德事,真没有人性,你真不配做人!”自此以后,他们对我家人一直骚扰不断。

小甸子镇政府武装部长曹兆权、小甸子镇副镇长方淑英(女)直接参与迫害我。东港市公安局与小甸子派出所到处非法通缉我。

恶警张贵琦与山西大学合谋迫害我儿子

我儿子于二零零二年考入山西大学。二零零四年在我遭受迫害期间,儿子正是大学三年级,再有一年就该毕业了。小甸子派出所所长张贵琦一伙与山西大学不法人员勾结,将我儿子非法延期学业一年,儿子被迫在山西大学读了五年。可是五年后,山西大学仍不给我儿子毕业证。儿子没有办法,只好再找一家学校又念了一年,就这样被迫延期学业两年。

同时山西大学与小甸子派出所合谋,经常打电话骚扰我儿子,不断的刁难他,逼他给家里打电话要学费。我漂泊在外,没钱给儿子交学费,只得四处借钱。为了供孩子念书,妻子只好抛下家,和我一起到外地打工挣钱。

八旬岳父遭非法传讯 被迫步行五十里

在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的直接操控下,张贵琦、王兴江、王延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四处抓我。抓不到我,就迫害我的家人、夫妻双方的亲属和与我们认识接触过的同修,对他们进行多次非法提审、骚扰。

有一次,恶警张贵琦将我老父亲、老岳父非法传讯到派出所。想通过老人的嘴得到我们的信息,结果什么也没得到。我老岳父八十岁,老人没钱,只能步行到派出所。派出所离岳父家二十多里的路,老人一天往返近五十里的路。这些恶党训练出来的流氓痞子连人性都没有。

我被长安派出所与小甸子派出所恶警合谋绑架迫害。

二零零六年春,我在东港长安金矿找了一个不要身份证的工作,在那里拉车。在那里,我给矿工们讲真相,有的人跟着我炼功。因人告密,同年六月十二日晚上八点钟,我和妻子被两名恶警和一名司机绑架到长安派出所。长安派出所打电话给小甸子派出所,恶警张贵琦、王欣江、王延军、王保令、司机王权超开警车赶到长安派出所,见到我们立即就给我们戴上手铐。我和妻子被非法关进东港看守所。当晚后半夜,张贵琦非法审讯我,王延军做笔录。张贵琦问:“你出没出去发传单?都和谁接触?传单哪来的?”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给我捏造罪名,说我“煽动闹事”。

在看守所,恶警逼我背监规,我不配合,恶警就指使流氓犯人扇我耳光子,罚我擦地板。我在东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九天,被非法罚款一千三百元。然后将我劫持到丹东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

在丹东教养院被殴打致头部受伤

开始我被先关在教养院内的看守所里(就这样叫的,没名字)迫害,四、五天后把我转到八大队,每天被逼做奴工产品,加班加点做编织袋。我身体虚弱,完不成恶警规定的超负荷的定额,恶警就罚我三百元;一次又指使领班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恶人专门针对着我头部伤口部位打,我被打得昏倒在厕所里,导致我头脑神志不清。第二天,狱警张某带我到丹东振八区医院(与教养院挂钩医院)做脑外科检查, CT检查结果没告诉我,丹东教养院主管迫害的科长张元苏,打电话给我妹妹,告诉我的病情。又隔几天,教养院的卫生所给我验血、拿药,花多少钱我记不清了,费用都叫我自己来付。

张元苏在我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精神恍惚的情况下,强迫我在他们捏造的“三书”上签名,让我抄污蔑大法的文章。我照他们说的做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被他们非法关押五个月放我回家。

在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五个月期间,我妹妹和妻子每次来看我,每个月给我生活费是一百五十元,妹妹来看我四次,每次花掉五百元送礼(狱警亲自要的)。我父亲从我被抓、被关押开始,多次到乡派出所、东港看守所、丹东教养院要人,给管教买东西花的钱是五百元。张元苏自称能办事,要我妻子给他现金二千元,大米一百斤。妹妹花了二百多元从丹东教养院搭车把我送到小甸子派出所,又把大米送到张元苏家。派出所的警察褚发权反复给我非法拍照,同时又把张元苏伪造的“三书”拍照,企图作为继续迫害我的伪证。

邪党恶人持续骚扰,老岳父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村邪党支书王国庆指使任洪志多次到我家骚扰,逼我签字放弃修炼大法,我坚决不签。二零一一年,王国庆亲自出马,逼我到村支部去签字。我正告他:“我修大法做好人没犯法,我不去。”最后他们走了。

我老岳父袁合兆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有时也跟我们一起炼功、学法,身体受益。因为这些恶人多次到我家骚扰,老人受惊吓,心里老是恐惧,压力大,精神出现恍惚,两腿不能走路,耳朵也聋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老人含冤离世了。

二零一一年七月份,王国庆又指使我叔辈哥许浩富、许浩然来骚扰我,继续逼我签字放弃修炼,我坚决不签。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王国庆在第八村民组小卖店门口碰到我,仍逼我签字。我告诉他:这个字我不能签,我要签了,对他不好。他没说什么就走了。我不是诅咒他,我是告诉他一句千真万确的话!

迫害给我们造成严重经济损失

由于多年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在外,家里的农田不能种,大棚白白扔掉没人种。孩子多读两年书,学校不给毕业证找不到工作。我和妻子在流离失所期间,被混进来一起打工的恶人谋害,袭击致残,人不能干活儿,被送进医院抢救治疗还花掉了一大笔钱。这些年迫害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二十七万元左右。

结束语

今天我把我们一家人遭受的迫害揭露出来,就是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大法正在救人的真相,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不再受邪党的欺世谎言欺骗;赶快脱离邪党,退出它的一切组织,平安地度过这场大劫。也希望能够唤回那些迫害者的良知,不要再被邪党利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毁了你自己,还祸害了家人。为了那点儿蝇头小利去给邪党当陪葬品是不值得的。希望这些人赶快醒悟,停止迫害,弃恶从善,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