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顽疾消失 讲真相恩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多种疾病缠身,到处求医(包括一些有所谓特异功能的气功师),药罐子伴我大半生也没好病。年轻时神经衰弱,偏头痛,睡不着觉,记忆力极差,总觉的脑浆在头里乱晃;心跳过速,心急发慌,不敢张嘴,总觉得心要从嘴里跳出来;中年又得了乙肝、胆结石、子宫肌瘤,又有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胳膊抬不起来,不能梳头,双手麻痛,不能碰冷水,更不能提东西;膝盖生骨刺,走几步就摔跟头;到了老年又添脑血栓,半个身子不能动,一只眼睛几乎失明。大半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九九年四月我喜得法轮大法,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我孙子学校的老师是一位大法弟子,她向我介绍法轮大法,并帮助我请了宝书《转法轮》、讲法、炼功录音磁带和师父法像。开始学法,到炼功点炼功。让我十分惊喜的是,在我学法炼功一开始,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早年肩周炎,胳膊抬不起来,在第一次炼功抱轮时,胳膊竟能抬起来了,象有两根棍子支起了胳膊,半小时的第二套功法都做下来了;第二天膝盖象火烤一样发热,从此膝盖骨刺不见了,走路再也不摔跟头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个月之后,我半身不遂的病不见了,眼睛视力也恢复了正常,所有的顽疾都奇迹般的不翼而飞。从此我的身体无比轻松,心情无比畅快,使我走向了新生。我衷心感谢师父把我从生不如死的绝望挣扎中拯救出来,我无比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再造之恩。从此我坚定的跟着师父走在修炼的路上。七二零之后,我又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在助师正法中,我三次遭遇恶警绑架,又三次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魔窟,回到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来。下面,我就把这些奇遇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第一件奇事发生在二零零二年。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所有媒体,尽其所有邪恶本能造谣、污蔑、攻击大法。我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助师正法。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发资料。经常带上上百份资料,从半夜发到快天亮才回家。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和同修几人每人带一百多份资料到城里公园发资料,有两名同修被警察绑架,他们被迫说出我的名字,随后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几个恶警轮番威逼我交代资料从哪里整来的,是谁给的。我心中有师父有大法,我没有怕,更不能配合这些邪恶。不管恶警怎样威逼,我总是笑呵呵的半闭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 这时警察都害怕了,一个个都不敢看我。他们开始转向其他同修继续追问资料来源。这时,我停止默念《威德》,拍桌大喊:“我们是叫大家知道真相,哪里错了!你们又搞文化大革命这一套啦,非要逼出人命来不行啊!”我睁眼一看,几个警察都吓走了,逼问三个多小时毫无结果,最后我安全回家了。

这件奇事使我认识到,只要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你,师父在大法中开示:“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第二件奇事发生在二零零四年。我让儿子开着一个面包车,载着八位同修,带上八个大编织袋的真相材料,到省城周边的山区农村讲真相,送资料。当我们发完了两个村子,开车向第三个村子,准备把剩下的一半资料发出去时,几辆警车一齐向我们追来。我们知道,这是被村里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儿子加快开车速度,摆脱后面的警车,但恶警早有准备,前面的路已被调出来的压道机车堵住了。我们都被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四个警察,使尽各种威逼利诱手段,轮番追问资料来源。对此,我一是不怕;二是不配合,一直发正念清除邪恶。我十分清醒,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救人,还要协调一些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事情;我同农村的大法弟子的单线联系也不能中断,《明慧周刊》、真相光盘、《九评》等资料要及时送出,讲真相、劝“三退”等救人的事不能有任何耽误。从进派出所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发正念,一个晚上没睡,同另一个同修一齐发正念,直到第二天上午一直没停。恶警已无计可施,企图把我们转移到其它地方关押。第二天下午带我们到县公安局医院检查身体。此时奇迹又出现了,我被检查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另一位与我一同发正念的同修查出患有心脏病。其实我们什么异常感觉都没有。虽然近两天一直没睡觉,但仍精力充沛,没有任何高血压、心脏病的感觉。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演化的,是师父在时刻呵护着我们。我们俩当时就放回家了。又投入到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洪流中。

其他几位同修当时没有放出来,被送到劳教所。大家经过几次反复,最终闯出魔窟,溶入到正法洪流中来。

我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一直坚定的支持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多次开车送我们到边远山区农村劝“三退”、送资料。这次被绑架关押了一个多月,历经拳击脚踢、冷水浇身、昼夜干活等残酷折磨,恶警逼他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威胁不交代就判刑。儿子的身心遭受很大的伤害。中共邪党不仅害怕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就连支持、同情大法弟子的人也不放过。其虚弱的本性已暴露无遗。

第三件奇事发生在二零零八年。这一年的奥运前夕,中共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和我联系的一位同修已被跟踪很长时间,我家已暴露。在五月末的一天下午,我老伴(同修)带一万元钱准备送给同修买光盘,并取《明慧周刊》等资料。刚出小区门,就被在那里蹲坑的恶警强制绑架到派出所。抢走大法资金和我家钥匙后,几名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我当时正在家中),他们如同土匪进村,鬼子扫荡一样,开始非法抄家,把所有房间都翻个底朝上,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又把车库中的两箱《九评》、几十箱复印纸和许多大法资料抢走。恶警企图绑架我,因为我和两位同修约好当天下午在家见面,怕他们来后遭遇迫害,我跟警察出了家门。但我决不上警车,(我出家门不是配合恶警绑架的),在院里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警示要来的同修注意自己的安全。我拒不上车,四个穷凶极恶的警察强行把我抬起来,扔到面包车里。我当时已经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到了派出所,被单独关押在一楼的一个房间里。当时我只做两件事,一是发正念、二是给警察讲真相、劝“三退”(当天晚上退了两个),对他们任何所谓“审讯”都不配合,一问三不知。我正念正行,心中只有师父、大法。我在心里对师父说,邪恶不让我修炼大法不可能,决心跟着师父一修到底;邪恶要我供出与我联系的同修,决不可能,一定要保护同修;邪恶以劳教、判刑相威胁,企图对我长时间迫害也绝不可能得逞。我决不呆在这里,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出去继续讲真相、救度世人。我求师父加持,让我顺利闯出魔窟。在这正念下,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我一天不吃、不喝,还满有精神。

当天六个警察看我一个人,晚上天凉,一个被我“三退”了的警察,还拿一件衣服给我披上。到当天下半夜凌晨两点,我提出要上厕所。两个女警察陪我去(四个警察仍在屋里),但她们去给我倒水喝。从厕所出来后我开始寻找机会。这时我发现厕所隔壁有一间空房,趁警察不在,我迅速进屋把门关上,屋里有一个窗户,我搬个凳子顺利爬上窗台,打开窗户,因为外面很黑,也没看窗下有什么东西就跳了下去。我觉得我是双脚轻轻的落到了一个自行车把手上。我不但没有倒,居然双脚稳稳的站在车把上,就弯下腰,双手扶把,向上拉动车把手,是自己和自行车同时离地,又轻轻放下,我安全下到地面。这一切都是神奇的轻飘飘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旁边有许多自行车,如果碰到一辆会倒一片,会有很大的声响)

下到地面后,我又发现有一扇上了三个大铁锁的大门。我上前划拉了几下,三把大锁全开了,大门开了,我出来了。出来后,我眼前出现一条金光大道,全是金星,两边是绿树,透明锃亮,一片光明。我没有怕,没有跑,没有任何干扰,一边观赏这些神奇的景象,一边往前走。恰在此时,来了一辆出租车,一招手,我上了车,此时是凌晨二点半左右。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我成功的闯出了魔窟。

后来我到这个派出所周围观察,发现这个派出所除了一个正门外,周围全是高墙,没有第二个门,也没有那条金光大道。那个派出所的警察告诉别人说:哪里是快七十岁的老太太,我们七、八个小伙子都追不上她。可是当时我没有感到有人追我。那么高的墙我怎么出去的我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呵护正念正行大法弟子而演化出来的神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我真的体验到了,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