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浅谈古时的大学之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二零一一年一位大学教授在达沃斯论坛发言中谈到,中国大陆过去几十年的教育是失败的,失败在于没有重视培养自主有创造性的人和有道德的人。他甚至说,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取消了,中国人的知识水平会大大降低,但中国人的道德水准会大大提升。“因为我们从小学开始,每一步走过来,都培养大家在说假话。”

上面所言切中国弊,很有道理。且看今日,国内高校林立,学子众多,却没有培养出一位大师。相反,学术造假成风,师德沦丧,学生高分数低素质,原因在哪里?我们来对比一下古今教育的差别就可以窥其端倪。

“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在传统理念中,德乃立身立国之本,所以从天子一直到庶民百姓把修身看作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教学即育人,最重要的是培养高尚的道德。《论语》中讲,“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习文化知识不是教学的根本,首先要培养人的德行:孝悌、仁爱、恭谨与诚信,如果还有余力,就可以进一步去学习文化知识。

《大学》也阐述了古人的为学之道。《大学》原是《礼记》中的一篇,相传为孔子的门生曾参所作。《礼记》中的《大学》、《中庸》,与《论语》、《孟子》,后世学者合称“四书” 。

古时小孩到了八岁,都要进到学校里上小学,学习的内容是洒扫、应对、进退这些日常生活内容和基本礼节。此外,还要学习礼仪音乐、射箭御车、文字术数等等。到了十五岁,学习成绩好的,就要进到大学中学习正心、修己、齐家、治平之道,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着深厚道德涵养的人,然后应用修身的道理来处理人与人、国与国的关系,治理国家、天下。

《大学》第一句话就道出了学习的目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统称为“三纲”。

所谓“明明德”,就是发扬光大人所固有的天赋的光明道德,达到至善的境界。所谓“在亲民”,是指发扬了善性之后,即从事治民。治民要亲爱人民。所谓“止于至善”,就是国君要仁,大臣要敬,儿子要孝,父亲要慈,朋友交往要诚信,要达到至善的道德境界。

《大学》中说:要明明德,就要先治国。要治国,就要先治家;要治家,就要先修身。加上“格物、致知、诚意、正心”,这就是后世所称的“八目”。

那么,如何修身呢?《大学》里提出了“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修身”是核心,修身重点是道德、伦理的修养。格物致知是为了求道,即推究事物的原理,直至领悟事物发展的终极规律,用探究到的大道指导自己的行为。诚意正心则是不自欺欺人,纯正心态,诚心践行修身。一个人身正德高且有一定学识,自然就可以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么一部重要的儒家经典,字数不足二千,却道出了教育的根本。教学的目的就是使一个蒙童通过修身成长为人格高大独立的“大人”,“大”与“小”不在于年龄、知识、体力,贫富和贵贱,而在于品格的高下。可见大学之大,正在于“明明德”,让人不断的去除心灵上的污垢,使自己的道德不断提升,象天一样不厌其高,象地一样不厌其厚,堂堂乎立身于天地间,仁、智、勇三德兼备,有多么广大的胸怀、品德和才干才可能成就、担当多么大的事业和责任。

家、国之于天下,虽小大有别,然而与治身的法则却无异,因为家、国、天下的兴亡、治乱都系于人。治身方法推而广之就可齐家、治国、平天下。比如修身以孝,以“孝”侍奉君主就是“忠”,同理,以“悌”侍奉长上就是“敬”,以“慈”管理民众就是“仁”。所以善修身者能齐其家,齐其家则必能成教于国,举贤能来治理国家就可平天下。人唯有自修方可提高,如果人人都重德修身,各尽其责,各守本分,则天下太平。虽然不能人人为尧舜,但是大人君子的品德就象风,小人的品德就象草,风行草偃,上行下效,“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呢?

相反,如果人人都不自修,只想去治别人,则人人都没有改变、提高,居上位者无德无能,“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只知用严刑酷法镇压,居下位者不堪其扰,难守本分,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矛盾激化,最终必大乱不治,这是本末倒置的结果啊。所以说,治国、齐家、平天下的根本还在修身。

范仲淹是北宋时的名臣,他在《岳阳楼记》中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并终生践行,他一生出将入相,在朝廷,敢于犯颜直谏;在地方,兴修水利,培养人才,保土安民,功绩千古传颂。

范仲淹年轻时就注重修身,因家境清贫,读书时每天晚上用米煮一盆稀粥,第二天凝固成块,然后用刀子划为四部份,早晚各取两块做主食。有个南京留守的儿子,看到范仲淹每天吃两次稀粥充饥,很受感动,这位留守就让儿子送些饭菜给范仲淹。范仲淹诚恳地答谢:“我并非不感激令尊的厚意,只因我平时吃稀饭已成习惯,并不觉得苦。现在如果贪图这些佳肴,将来怎么能再吃苦呢?”范仲淹在艰苦中仍好学不倦,以清贫和俭素励志修身,学问过人,终成一代名臣。

他治家甚严,教导子女做人要正心修身,积德行善。一次,范仲淹让次子范纯仁到苏州去往四川运麦子。范纯仁回来时碰见了熟人石曼卿,得知他因逢亲之丧,无钱运柩返乡,便将一船的麦子全部送给了石曼卿,范仲淹听说后,对儿子的做法非常高兴,并夸奖他做的对。

在范仲淹的言传身教下,他的子女个个成器,家风世代相传。长子范纯佑十六岁随父防御西夏,屡立战功;次子范纯仁,后任宰相,在五十年的为官生涯中,恪尽职守;三子范纯礼官至尚书右丞;四子范纯粹官至户部侍郎,他们都正义敢言,关爱百姓,以清正廉洁著称,做官得来的俸禄,大多用在了范仲淹创建的扶危济困的义庄上。

在古代还有许多象范仲淹这样的人,无论贫富穷通,始终把目标定在修身立德之上,心怀天下,忧国忧民,对真理大道上下求索。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自己的责任与使命,不畏权贵,为民请命,中华文化中都有他们的浓墨重彩。

纵观当今中国教育之现状,中共自窃政以来,随意歪曲阉割历史,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传统文化被称之为“封建糟粕”,本应传道授业的学校曾一度沦为造反至上、斗争为纲的战场。因为历史就是一面照妖镜,中共最害怕的就是人能够独立思考,用这面镜子照出他们的道德沦丧、邪恶残暴。所以才大肆破坏传统,六十年如一日对学子、国人全面洗脑,传统文化中重德修心的精髓已荡然无存。

现在的学生所学是假历史和党文化,所闻所见是中共的谎言宣传和粉饰太平。从小学到大学,谁不按照党给出的标准答案答题就得不到高分,谁敢说真话就迫害打击谁,遍地是假相又怎能获得真知灼见,没有独立思想哪来创新成果。再加上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桎梏,处处禁忌,能够耐得寂寞,甘受清贫格物致知、研究学问的师生几乎不复存在。

至于说培养独立人格和高尚品德更是天方夜谭。学校和学生都一味追求分数,学习的目标是出人头地,其心本身就不正,又怎能“明明德”,更遑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且中共教育功利化、浮躁和官僚作风非常严重,百年大计的教育被产业化,学生变成商品,不学无术的政客们兴风作浪,把学校变成了灌输邪说、敛财的名利场。当政者没有君德,为师者丧失师德,社会不讲公德,一切向钱看,怎能期望把学生培养成具有高尚情操的大人君子。

所以,中共治下,非但出不了大师,反而造就了很多思维扭曲的人,收买了不少敢于信口雌黄的御用专家,替邪党打压好人,知识分子的脊梁被压弯,正义的呼吁被消声,致使社会的道德沦丧殆尽。

幸运的是,在这道德极端败坏的关头,法轮大法来到了我们中间。短短十余年已经让上亿人修心向善,更多的人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开始重新审视失落已久的传统文化,向正统的道德观念回归。

纯善纯美的神韵艺术表演复兴了被中共毁坏的中华文化的精髓,他们在西方主流社会的成功演出在世界上掀起了中华传统文化热,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了解了真相、唾弃恶党邪说的人们,会再次拾起先贤们留给我们的宝贵的文化遗产,进而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修心向善。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曾经被马列子孙们毁坏过,但她也一定会在觉醒的华夏儿女手中浴火重生,在不久的将来也必将重新焕发璀璨夺目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