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丈夫走上了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回想起丈夫迷途知返走進大法的经历,我都为自己今生得遇大法倍感幸运,是师父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是师父一直在呵护我们走到今天,感谢师父慈悲的安排。

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喜得大法的,今年三十六岁了。我和丈夫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由于他父亲早逝,母亲是家属,没有钱供他上地方大学,他就考了军校,在部队一待就是二十年。当时认识他的时候,他家很穷,我们结婚的时候可以说什么都没有,白手起家,我们的日子过的很艰辛。我在地方工作,我俩远隔千里,两地分居六年。我自己带孩子,一切苦一切难都是我一人承担。

二零零五年有一天,我对丈夫说:我要到外地办一件事需要几天才能回来,你照顾点家。可是我去了一天就因故坐晚车回来了。一進家门,我愣住了:丈夫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我忍不住悲从心来,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我大哭一场,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昏天地暗,孩子看我哭,孩子也哭,哭的差点背过气去。可我看看丈夫他却一滴眼泪没掉,没有丝毫的痛悔,没有一点诚意,至此我的心彻底的凉了,这样铁石心肠的人还有救吗?我的怨恨心起来了,感到心如刀绞,万箭穿心,我被他伤害的遍体鳞伤,心都碎了。痛苦的无法形容,感觉天都要塌了,若不是修大法了,我真能头朝下从楼上跳下去。

从那天以后,我们经常吵架,那真是战火纷飞,一向平静的家再也不安宁了,摇摇欲坠了。我觉的自己太委屈、太窝囊了,怨、恨一齐涌上心头。我的所有人心都起来了,有时表现的还不如一个常人。我想到了离婚:离婚吧,那就把他彻底的推下去了,无拘无束,他会更加堕落,就彻底毁了。那是我不善、不忍、不宽容,是大法的法理所不允许的;不离吧,觉的实在太窝囊,心头之恨难消,所以我左右为难。那时觉的自己就象泡在黄连中一样,每天都要哭一场,一连持续了四十天,修炼前的那种心难受、脚心、手心难受的老毛病又犯了,我知道我的心性一天天的往下掉,身体一天天的消瘦。

有一天夜里,刚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我就看见一个魔的脸,是个女的,脸象树皮一样,丑陋无比,我吓的头皮都要炸了,立刻喊师父救我。我知道魔钻了我放任的空子,若不是修大法,我们这个家真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有时痛苦的不行,我就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帮我。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啊,人的情是靠不住的,多年的夫妻都能如此背叛,现在的人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呢?在这世上谁能真正的珍惜我?没有。只有师父真正的珍惜我们,度我们出苦海,所以我暗下决心,我要放下人心,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我都要跟师父坚修到底。

我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解体这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尽管我在魔难中,但没耽误做证实大法的事。我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真相照发不误,集体近距离发正念也没停下,有时眼泪没干就出去发资料了,若不是师父的呵护,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多危险呢!

我和他摊牌了,要么我们马上离婚,要么他痛改前非。多亏师父的慈悲点化,丈夫竟然跪下来要求我原谅他,给他改过的机会。我说:“行,但你得修炼大法。”丈夫答应了跟我一起修炼大法,并且说:“我要不修炼我也约束不了自己。”我很平静的对他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错误不要紧,关键是知错能改。这就是最可贵的,也就是最了不起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改好。”

听我这样说,丈夫很感动。我苦口婆心的规劝他,鼓励他,劝他好好修大法,从新做人。我们一直谈到天亮。

在修炼的路上,丈夫也不断的修自己,积极主动的修自己的色欲之心,成了我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好帮手。

大法能改变一切。作为常人有些错误是很难改邪归正的,因为没人改变他的人生道路,而人一旦修大法了,师父就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去掉他的一些业力,使他能够修炼。人在修炼中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了因缘关系的存在,善恶有报,就能自觉的约束自己,用大法要求自己做个好人,超越常人的人。

丈夫修炼了,有师父管,就无需我再执著他的过去了,因为我相信大法能改变一切,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我那不平衡的心就渐渐放下了,最后完全放下了,心性得到了升华。

在这魔难中他走入了大法,开始了新的生活。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