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学法实修 从新正念十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学员,跟随师父风风雨雨一路走到今天,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洪大和师尊的慈悲苦度。每位同修的修炼经历都能写成一本书,我就把自己“摔倒了”的教训,和在师尊慈悲呵护下,从新“爬起来”、正念十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的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分享、共勉。

运用法律方式证实法,平稳的走过了十年的艰难历程

我从二零零零年找律师营救丈夫(同修),开始了运用法律方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过程。以自己家遭受的迫害为例,从身边做起,小区居民、单位领导、同事、居委会、办事处、派出所、公安分局,区610等等,都多次当面讲过真相,还去当地省、市公检法司部门递送或邮寄情况反映、投诉、控告等真相信。因为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每个月的探视日,也去劳教所揭露邪恶、讲真相的日子。用警察的话说,我在当地是“挂号”的,一有动作就得判十年刑。我牢记师尊讲的邪恶就怕曝光,不断的主动运用法律方式,堂堂正正的揭露邪恶、向各界讲清真相,不但邪党人员不骚扰我,使得我所在的片区都很少发生迫害。在当时的严酷环境中,顶着压力,撑起了一片蓝天。

用法律形式证实法介入的比较早,多次协调营救被绑架的同修,表面上也很有效果。协调的营救项目越来越多,还有外地的,直到二零零九年一直走的很平稳。

在环境特别严酷的零八年邪党奥运期间,邪恶一周内在当地抓了七十多位同修,而且,扬言在奥运前还有几轮大抓捕。我们几位同修交流,正法進程走到今天了,迫害必须停止,毒害众生、阻挡他们得救的恶行必须停止。我选了比较典型的一个迫害案例,对一对“挂号”的同修夫妇展开营救。协调当地整体配合,以此为契机、以点带面制止迫害,向当地公检法司人员和普通民众大面积讲清真相,促三退。

先给双方的父母、兄弟讲清真相,让他们参与反迫害,签署聘请律师的委托协议;然后鼓励律师到检察院控告中共政府办事处人员非法拘禁公民的罪行,要求立案调查;协调同修们陪同家属每天都去办事处要人,去看守所会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沟通情况,互相鼓励,及时曝光里面的邪恶。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状态特别好,一直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在看守所里讲清真相,有时还能打出电话来,里外配合。我同时联络周围的同修发真相信、打真相电话,高密度发正念,也有近距离发正念的,及时公布参与迫害者的信息和营救進展情况。整体揭露邪党利用奥运迫害民众,善劝当地公检法司部门人员抵制邪党的利诱,保持自己的清白,拒绝参与当帮凶等等。这对同修夫妇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送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三天,然后无条件释放。这一系列的举动震慑了当地邪恶,大面积的讲清真相,清除了邪恶因素,不但再没有所谓的“统一大抓捕”,反而带动更多的同修参加营救,被抓的同修大部份都陆续闯出来了。一位原来比较消极无奈的律师很有感触的说,每次营救要都能够协调的这么好,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就都能被营救出来,还建议我们给上访的访民介绍反迫害经验。

自我膨胀被邪恶钻空子

在环境恶劣的时候,认识到学好法是做好证实法项目的基础和保证,不敢懈怠,恐怕给大法带来损失,所以对学法、修炼非常重视。由于近十年的时间,走得很平稳,在工作、家庭、社会中得到民众的认同,偶尔遭遇到几次“麻烦”也都有惊无险,很快“摆平”,同修非常信任,自己也觉得正念强,执著自我的心在不知不觉中膨胀,嘴上说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但心底里还是觉得自己能力强,一出面参与就有明显效果。

尤其邪党奥运后,觉得邪恶邪不起来了,越来越放松学法炼功,唯一发正念还是很认真的坚持。对于同修的劝告听不到心里,有同修给我写过长长的信,自己对信的内容甚至没有印象,学法不入心,也没有大块时间静心学法,自我放松,认为自己个人修炼基础好、正念强,忙过这段时间再好好学法、调整状态。旧势力就借机钻空子,不但让我忙,而且让我万事顺利,想停下来都没有机会。经常有同修和家属找我协调营救、找我交流、找我帮忙,工作上也比较忙。自己知道需要调整状态,就是停不下来。在一次出长差比较累、学法少、发正念少、状态最不好的时候,被市里和工作单位所在地的警察从公司带走。当地片区的讲真相次数多了,他们都不参与迫害,如果“上面”有动向他们会事先给我送信。这里暴露出我暗藏着保全自己的一颗私心,给片区的警察和工作人员讲真相的基点是错的,是为了保证自己安全,而不是完全为了别人好,完全为了救度世人。

在警察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我抢时间打了两个电话,通知家里和单位领导。查抄办公室时,我的正念只定在决不能牵连其他同修和其他常人,从而造成更大损失,而我自己的被迫害发不出全盘否定的正念了,相当于认可了。查抄果然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证据”,连明面放在抽屉里的移动硬盘、优盘和上网卡都没有拿走,只带走了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因打电话通知了家人,去抄家时家人拒绝开门,我也讲真相抵制,有知情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对峙了半个多小时,在警车上控制我的警察头目和“上面”汇报后,三辆警车都开走了。

我坚持给那些能接触到的警察从法律角度讲真相,警察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互相推诿,哪个警局都不愿意管我这个案子,辗转将我关在公安分局滞留室、拘留所、洗脑班。由于自己心态不好,光想闯出去,不能从根本上向内找归正自己,二十天后被送劳教所。

忽视实修,在高压下妥协走弯路

一到劳教所,省“610”就派“专员”指挥,网罗十几个邪悟人员和警察车轮战,对我隔离关小号,强制洗脑、暴力“转化”。在四十多天的高压恐怖生活中,经历辱骂、长时间昼夜罚站、不让去厕所、长时间强制双盘腿等等折磨,自己发不出强大的正念,制止不了邪恶,越来越灰心。

半年多时间没有静心学法了,心里不稳,人的想法乱翻,觉得自己就是师尊说的那种“一只脚踏空了”,旧势力不会轻易放过的,这一关难过了。对明慧网上反迫害的交流文章几乎没有看过,《明慧周刊》也好久没看过了,师尊在法中讲的法理都懂,就是发不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长期强调正念,也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不行还有师父呢,邪恶是不配考验大法弟子的,可明白的只是表面道理,不能发自内心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威力,正念发飘,没有了长期坚实的修炼做基础,是在自己实在没有办法时,才想起信师信法,很无奈的“还是信师信法”吧,等于把师父和大法摆到第二位。尽管自己以前过了很多关,正念很强,可是平时太强调自己了,到了自己状态不好、正念不强的关键时刻,就很难过关了。想起一些老年同修经常说“邪恶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信师信法的心多纯正、多可贵呀,可当时自己听了还觉得有点神叨叨的,我当时真的不能从心底里发出“我师父说了算”的正念。

当时正念怎么也强不起来,怕自己真的糊涂邪悟了,再把抵制走的那个邪恶总编找来,被逼上电视,给大法造成更大损失,只好违心的、极其痛苦的妥协,写了所谓的“四书”,用人的表面方式“以守为攻”,把省“610”的专员赶走,暂时缓解一下危机的境遇。按照自己发的愿,调整一个月后,先后两次写严正声明,再次被关小号,前后总共一百天才过关。这是自己学法跟不上、修炼跟不上所致,教训惨痛。

坚信大法,走过黑暗

在邪恶的黑窝里,从“关小号”中出来后,开始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反迫害,维护打电话、会见家人的权利,和外面的同修配合,就不让会见律师事宜给检察院写信,投诉劳教所领导和相关警察剥夺我会见律师的权利。虽然一直被单独隔离关在“小班”, 警察怕被投诉,不太管我,环境较宽松,“包夹”也明白一些真相,帮助同修传递消息。

期间比较艰难的是,身体出现病业反应,严重时有两次几乎只存一息,“包夹”和值班的犯人都吓哭了,警察也赶紧叫来值班的医生。我守住了一念,法那么大,不管我修的多差,走了多严重的弯路,只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点点总能走回来,我一定跟随师父走到底,堂堂正正回家,继续和同修一起兑现历史使命,投入到证实法中。

我努力使自己清醒,只要有意识就抓紧时间背法、清理自己、发正念。经过一整夜的时间,身体恢复过来了,后来又发生几次,都比较顺利的过来了。我借身体病业反应的机会抵制做奴工、抵制看邪党电视、抵制唱邪党歌曲。几乎每个月写一封投诉信,向接触到的警察从法律的角度讲清真相。后来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

从头做起,学法修心,弥补损失

回家后,自己面对很多问题,同修的不理解和冷淡,家人的担忧,身体虚弱,没有工作,生活困难,等等。我告诉自己,一定抓紧时间学法调整,同修营救我费了那么多苦心,不能再牵扯同修的精力了。不管同修对我什么样的态度,都是为我担忧、为我好,我心里难受也要坚持向内找,坚持去自己那求名的心。有的同修不让我参与任何项目,让我在家学法;有的同修让我赶紧出国,保证安全;有的同修帮助我向内找,尽快提高;有的同修说只要我牵头的事,他都不配合,“逼”着我学法实修。

我下决心,就当从头修了,把师尊的所有讲法找出来,每天上午和晚上学法;下午回忆着写一些迫害消息,想起一句写一句,揭露劳教所里的邪恶,整理在劳教所里的被迫害经历,写真相信等;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每次我都坚持发一小时;同时坚持参加全国统一时间炼功。

我写给各级政府部门的情况反映信,有同修“指挥”我修改了十几遍,过程中我有时不耐烦,但马上向内找,转变心态,修去不让人说的心,逐步跟上正法進程。最后完全是为了告诉世人大法真相,我没有了怨恨,没有了不公,只有一种纯善的心态、救人的心态。大约在回家两个多月时,开始邮寄以我自己名义写的情况反映信,我搜集了四百个相关部门人员的寄信地址,同修看了真相信都说好,主动帮着邮寄,有的同修还到政府部门去发放,然后做成当地真相传单由明慧网发表。

同时我也给相关部门打电话举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并先后五次去检察院、司法厅、劳教局、省政法委等地方递交举报信,要求立案调查被虐待的事实。在做的过程中,身体恢复的很快,心越来越稳、正念越来越强,没有遇到任何骚扰。陆续有同修找我参与一些法律方面的项目,都为我高兴,说我状态调整的快。常人朋友积极促成我去一个外企做副总,有了稳定收入,我把同修帮助我家的钱陆续的退还了,生活问题也解决了,自己的各方面基本上恢复到了被迫害以前的状态。

在同修帮助下参与跨地区协调,正念十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师尊看到了我坚定修炼的心,不计过往之过,帮助我提高。很偶然的就安排我参与到外地的营救同修项目中了,而且这个项目还涉及到三个地区的整体配合。因为同修的信任,我承担起一部份协调工作,参与的同修都很高兴,带动了当地的整体状态,运用各种方式、从各个角度,在当地各个部门大面积的铺了两遍真相资料,还向律师界等特定的民众群体讲了真相,使项目做的更大,救人更多。

在个人修炼方面也有所得,随着正念的加强,觉得自己“有能力”的心又往起浮,听不得不同意见,不让说,遇到不同意见心里不舒服,维护自己,争斗心、好强心、好胜心都显露出来了。我保证学好法,抓住这些心修去它们,纯纯净净的、正念十足的去证实法。

这段的教训,使我又一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不能忙于做事而忽视个人修炼,无论何时都要保证静心学法、重视发正念,以一个大法修炼者的特有心态,学好法、修好自己,仔细体察自己的一思一念,认真归正,把自己摆在同修中共同精進,把自己摆在大法中熔炼,跟随师尊,走正最后的路,做好证实法的事情,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