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带着我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一九九六年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一年,这一年我家有四人在不同地区都走進大法修炼。但对我来说,这法好象得的太容易了,由于悟性差,又没怎么学法,对法并没什么深的认识。只觉的《转法轮》讲的太好了,教人做好人,很正很正。实际在七二零前的三年中有二年半并没怎么珍惜修炼的机缘,故当迫害从天而降时,顿觉束手无策,不知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在以后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也是磕磕绊绊,一路摔摔打打的走过来的。在艰难中,信师信法的信念没变,虽然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总觉的很平淡,和那些精進同修相差甚远,说修炼体会好象说不上,就是把这些年的历程简短的向师父作一次汇报,并和同修们交流。

做好人没有错 迫害正信不得人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父亲、我和妻子,与本地的同修一起到省政府讲明真相,证实法。赶到省政府时已天黑了,那里已经来了很多同修希望与中共官员对话。可江××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所以省公安出动了大批的警察、警车,手拿警棍将我们这些上访同修团团围住。深夜十二点过后他们开始行动,强行将同修用车拖到不同地方关押着,第二天由各同修地方公安押回当地。我被地方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放回。

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毫无思想准备,真是不知所措。我悟不到深的法理,只知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法轮功能使人心灵美好,身体健康,是好功法,我信师信法的心基本没变。广播,电视、报纸各种媒体成天诽谤污蔑法轮功,挑动世人对法轮功与大法修炼者的仇视。我家三人上访被关押成了当地爆炸新闻,每走到哪都有一些被蒙骗的世人三三俩俩对着我们指手画脚议论,大有天塌之势,呼吸好象都有窒息感,但我只有一个信念:做好人没错,迫害正信是不得人心的,不会长久的。

派出所把我家列为重点户,我是他们列为黑名单中主要人员之一。没迫害法轮功之前派出所的警察我都不认识,迫害开始后他们就成了我家的常“客”。他们为了控制我每天都来,有时一天二次,我都善意的告诉他们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让人思想好道德回升,对社会带来好处,人人都按真、善、忍做,社会治安就好了,你们警察也用不着那么辛苦了。时间一长他们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有一次,我儿子说有一个年轻警察一边学着我们抱轮的动作一边下楼走了。有一次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说镇委书记要找我“谈话”。我和他讲炼法轮功能使身体健康,按真、善、忍做能使道德回升。现在社会上的人道德低下,盗窃成风,今天李家牛被偷,明天张家猪被盗。农民生活苦,公粮、水费高,这些事情不管,却要管做好人的法轮功。他说这都是江老头搞乱的。镇里有一个喜欢打篮球的干事对我说:“江××不让炼你就不炼,炼就是违法。”另一位办事人员对他说:“有一天江××说打篮球违法,你违了法吗?炼功嘛,别人有别人的爱好。”世上还是有不少明白人。

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的经文一篇篇出来,为大法弟子指明方向。自己在法理上也有了一点理悟。大法在蒙难,师父被诬陷。大法弟子不能躲在家里炼功学法,要走出去告诉世人大法是被冤枉,师父是清白的。开始我到复印社一次印四、五十份传单出去发,这家复印社的人怕出事,就再找另一家,我们这个小镇和周边小镇也没几家复印社,迫害步步升级,他们也不敢印了。没有传单我们就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真善忍”等短语刻成模版用自喷漆喷在乡镇公路旁或街边的电线杆上。电线杆裸露在人们的视线中,大红的油漆特别耀眼夺目,路过的人都不自觉的要念上一遍“法轮大法好”或其它真相短语。有些地方保存到现在。“法轮大法好”散发着大法的能量。

法理不清走错路 师父点化猛回头

江××对法轮功迫害不但升级,地方的警察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二零零二年夏天我们夫妇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这已是第五次非法关押了。

在那里不签字、不背监规、不配合恶警的指使,炼功、发正念、背法。但内心还是有较强的怕心,没有从法理上认识这次魔难,而是想用常人的方式过关。这思想都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清清楚楚,它们对我采取了全方位的迫害:刑事犯殴打;邪悟的学员所谓检举揭发,并说和海外法轮功有什么联系;一位在劳教所饱受一年半酷刑折磨都没有被“转化”的同修也曝出与我有关的所谓的口供;同修妻子为了保护其他同修也错误的让我们夫妇包揽一切,等等,使恶警觉得有了迫害我的证据。当这魔难来时自己法理不清,不是利用提高自己,而是默认了邪恶的迫害。同时也传来了家里小孩生病,父亲被恶人入室殴打等等。听到这些消息心里顿时涌现出莫大的委屈与悲伤,眼泪都流出来了,对亲情的执着也变强了,各种人心象野马一样奔出来了,信念也脆弱了。在恶警的逼迫下,痛苦的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悔过书,这真是我修炼中的一大污点。

从看守所回来后邻居的一个婆婆看到我说:“我看见你就想哭。”被关押了那么多天身体确实瘦了很多,可我没想到是师父用她的口在点化我,我的关没过去她才想哭的。虽然托同修在明慧网上发了“严正声明”,但失败的阴影好象就是挥不去,痛悔、失落象掉入万丈深渊,不敢面对师父的法像,心性也在向下滑。晚上睡觉做梦,梦见自己站在高高的楼顶上,房顶的混凝土全没了,只剩下快要锈断的钢筋;有时梦见在粪堆边睡觉,在粪池里挣扎……。我知道这是慈悲的恩师在点化我:再不振作就很危险了,就真在粪池里了。

我想到,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时刻看护着我,在天安门前我被恶警抓住,师父给予我能力让我安全离开;发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拦截,师父给我智慧与之善解,师父太慈悲了,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而我又让师父时时操心。我不能辜负师父的苦度,我要振作起来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我用了一段时间静心学法,调整自己的心态。向内找被迫害的原因,找出有各种不好的利益心、色欲心、妒嫉心等等,对同修对世人缺乏善心。找出后用法抑制它们,从而修去它。在放我回家前,派出所指导员曾向我母亲勒索过一千元钱。

大法弟子的钱是大法的资源,他们拿去是犯大罪。有了这一念师父就加持了我的勇气,我就堂堂正正的找指导员要钱。我对他说法轮功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拿我的钱必须还给我。他总是以各种方式推脱,我就二次、三次、四次……反复找,越是人多时,公安局来人时越是找,以后他见我去时就躲开。我又把所长手机号告诉海外同修,海外同修打来电话和他们讲真相。有一次在办公室堵住了指导员他又要推脱,我说:“你们以绑架手段将我关押以后,向我母亲勒索钱财,钱不给我是不会罢休的。”他又推说:“我做不了主。”当时我就把他拉到所长办公室对他们说:“你们谁做主还给我钱。”由于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的配合。所长的思想有些明白,对我说:“我们现在没钱,这样吧,我先去借五百元给你,还有五百元过两天给你。”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要回了被他们勒索的一千元钱。以后这位所长调到其他地方后,听那儿的同修说在对待同修行为上有了很大收敛,那位指导员继续作恶,因乱搞男女关系被曝光,很不光彩的离开本地。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真相电话,当对方知道我是同修时高兴的说:“加油!加油!”同修的鼓励让我热泪盈眶,就此机会真诚感谢海外同修对我的声援与鼓励,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

讲真相,劝三退 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正法又進人了一个新的阶段,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成为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之一。刚开始劝“三退”不知怎么做,觉得真难,就先从亲戚、熟人讲起。讲中共建政屠杀无辜的八千万中国同胞、三年饥荒是人祸、文革十年毁灭传统文化、六四屠杀学生、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讲贵州平塘县的“亡共石”,说明中共作恶多端,上天不容,退党才能保平安等等真相。有明白真相后答应退的,有讥笑、讽刺、挖苦的,还有威胁要举报的,什么人都能遇到。想到师父讲过副元神修炼的法,我不动心,不灰心,找自己的不足,是否因为自己的慈悲心不够解不开对方的心结。师父教导我们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看明慧网上同修劝“三退”的经验,给民众发《九评》书和光盘及真相传单,贴不干胶,用粉笔、记号笔在电线杆上、广告空白处、村民公务栏等显眼的地方写“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全球公审江泽民”、“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等一些真相短语。同时每天用真相币,同时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对世人了解真相、三退自救的干扰,所有这些都做了,时间一长环境就有了变化,为世人真正得救铺了路,劝“三退”就容易多了。时常听人说:“钱上都印着‘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了,可能是真的吧。”

说铺路,其实都是师父给我们铺好了的,我们只是动了动腿。镇里一个城管主任迫害初期看到《转法轮》中师父的法像时说:“你们师父一表人才,一定是个大福之人。”有一次他来我家,我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出邪党。他马上就答应了,我说:“给你取化名。”他说:“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取什么化名,用真名真姓”。我真为这个生命从深处明白真相为自己选择未来而高兴。一天家里来了一位负责水产与渔业的副镇长,我给他讲中共造假“自焚”案抹黑法轮功,讲“藏字石”,“三退”大潮,他不相信。我就放光碟给他看:贵州藏字石、国外声援中国民众“三退”大潮,陪他看了一个下午,同时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对他的控制,临走时我对他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退了就是为自己买了保险。”他说;“总得给我一个考虑过程。”我又给了他神韵光盘让他带回家着。再碰到他时我对他说:“神韵好看吗?”他说:“好看,给我退了吧,用真名。”还有一位负责农业的副镇长,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他向他的上司表示可以“转化”我。结果他的承诺没有实现,觉得在上司面前没面子,对我们耿耿于怀。后来得了心脏病,治病花了不少钱,虽然是公费,可人受了不少罪。我们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觉的效果不错,他说要炼功,请去了师父的《大圆满法》。可没来得及“三退”他搬家了。我想这个生命可能也有救。劝三退遇到什么人都有,工人、农民、学生、老师、机关干部、大、中、小学生等,我都把他们当作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有的“三退”后说,感觉心上有一块石头掉下来了;有的万分感激连声说:“谢谢!”我说:“不用谢我,要谢我们师父,是师父在救所有众生。”二零零九年冬天,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在我家出现,十八株雪白的小花散发出一缕清香。许多同修和常人都来观赏,圣花出现在我处乃是师父的恩赐。

环境宽松了一点,自己在讲真相救世人方面也懈怠了,是师父将此花开在我家要我精進。我叫来摄像师为圣花拍照,把照片送给许多世人,借此讲真相,劝“三退”。看了婆罗花的人都觉的太神奇,太美了,周围的邻居有的说能看到此花是今生的福份,也容易接受真相了。

一位外乡镇同修提醒我说:“婆罗花开了,小花也要开。”我心想:是呀,这些年总是周边同修提供资料,没有考虑到同修的压力。如果自己能做真相资料也减轻了资料点的压力,师父不是讲过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吗。有了想做的心,师父就安排懂技术的同修帮助我备齐了做资料所需的设备。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相信一个干了大半辈子粗重体力活的人在师父的加持下能很快就学会上网、下载、打印,并做出了资料。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个修炼过程,资料做出来了怕心也出来了。担心恶警来抄家;担心同修不修口把资料点说出去等。怕心一出干扰、麻烦也来了:打印机堵头、不工作,和它们沟通、发正念都不起作用。与同修交流是因为自己怕心重,空间场不纯净招来了邪魔乱鬼的干扰,不要认为因为家里有电脑、打印机就是邪恶迫害的理由。归正自己的观念:电脑、打印机,它们被我选中就是我的法器,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它们也是来帮助我助师正法兑现史前誓约的。当去掉一些怕心后,打印机能正常工作了,而且越用越好用了。

十二年的正法历程师父赋予了我智慧、勇气和力量,呵护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成熟。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还有很多众生等待我们去救度,不管以后的路还有多长,时时心存正念,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还。以上粗浅体悟,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