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师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如:胆囊炎、美尼尔氏综合症、声带息肉,后来又得了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视网膜脱落的成度大概是时钟表上四到八点的刻度。也就是说占整个眼圈得五分之二左右。眼底出血这种病也不好医治,医生说如果眼睛再一次复发,就没法治了,要我尽量多休息,尽量不做重体力活。我想这不就成了废人了吗?

结果我的眼病还是第三次复发了。我走了很多医院,却不见好转,我心灰意冷的回到了家。一天,我的邻居告诉我,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受无神论的影响,听后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是,她的热情和耐心深深的打动了我,先是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后又经常到我家来看我,我每次见到她都不好意思,因为她每次来我家时我都没有看书(我家院坝来了一个算命先生,我每次下午都去看热闹),从这以后,我下决心一定不辜负邻居的心意,坚持天天看书。出于意料,我的视力渐渐恢复了,感冒症状也不翼而飞,所有病痛渐渐离我而去,我从内心深处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太神了!从此,我成了一名法轮功学员。

不配合洗脑班的安排,正念脱虎口

我记不清具体哪一年了,我在车间上班,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当时错误的认为被关押的弟子能圆满,所以就半推半就的随邪恶去了)。到洗脑班后,他们不准我们大法弟子交流,这里每个大法弟子都被指派一个包夹(包夹都是从乡镇抽出来的邪党官员,能说会道的),时刻不离身,哪怕是上厕所也要跟着。每天,由洗脑班招来的邪教人员和“610”头目组织什么上课、看录像。上完课后,就叫学员发言、写认识、体会。当时,在洗脑班里,我算是比较年轻的,所以“610”头目大多数时候都叫我发言。我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能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故每次发言我都说:大医院都治不好我的病,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却神奇般的好了。“610”头目说:你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些,能换点别的吗?我说:任何事情都有起因、经过、结果,我的起因就是这样的,怎么能改变呢?

有一次,“610”头目叫我到办公室读书,帮教念一句,我也读一句。意在录像上电视。当时我第一反应是:“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有按师父的要求,真正把自己当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正念正行,就一定能解体邪恶的迫害。我对“610”头目斩钉截铁的说:“我不去,我也不能去”。他也没说什么,就不了了之。正如一位同修所说,要什么和不要什么,由自己说了算。

还有一次,邪党人员逼我们看污蔑大法、诽谤大法的书,看后写认识、体会。我翻开书,看到此书中带引号的句子是师父的原话,我就专挑带引号的句子看,写认识和体会我就写师父的原话,把他们气得没办法。平时若没事,我就躺在床上发正念(当时由于有怕心,不敢盘腿立掌)。他们还以为我瞌睡多,在睡觉呢。由于我平时注重发正念,不仅清理自身空间场,而且清理了洗脑班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我被关押二十天左右就正念闯出魔窟。这让我体会到了: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在日常生活中救度世人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学法、发正念我能跟上,但讲真相救度众生我迟迟迈不开步。但师父说过,只做其中一件或两件事都不能算作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却不能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没过多久,同修就拿给我几张真相资料,我想真相资料放在家里不安全,但又不好意思退回去。晚上,我就和女儿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当我把第一张真相资料挂在门把上时,我的心怦怦的跳个不停,心情紧张,满脸都是汗水,手脚发软,发抖。回家很久了,心脏还在怦怦跳动。

那时我是蹬人力三轮为生的,所以散发真相资料方便。哪些地方没有去过,我就停下三轮车,带着一二份真相资料去救度那里的人。有一次,我在居民楼散发资料,刚刚放好,正准备起身往下走,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我的面前,当时我愣了一下,有点怕,但一瞬间我就镇定下来了,朝他微笑了一下,若无其事的走了。走出十几步,我才想起求师父帮助弟子化险为夷。

后来我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对我救人更方便了。因为再远的地方我都可以去了,不局限在大街上了。有一天上午九点多钟,我骑上三轮车,到郊外粘贴真相不干胶,当身上还剩几份不干胶时我想换地方贴,车刚开到正公路,就看见有几个交警在检查车。我下车往回倒了十几步,我想,一方面我要接送幼儿园的女儿,还要煮饭,在这里呆着也不是办法。另外,三轮车工具箱里还有不干胶,我不能被动的等着他们来检查。突然,我想起同修很多正念正行、显神威的事。于是我放平心态,面带微笑,不快不慢的从他们身边开过去了。我在心里说:“师父啊!师父,感谢您无时无刻的保护弟子。”

经过多次出去散发真相资料,正念越来越强,怕心越来越少,到后来就没有怕心了。发资料越来越顺,发的很轻松。我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计算自己发多少多少份。当我发觉自己的这些不好的心时,赶快用大法来归正自己。师父讲:“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

还有一次,在离家一百多米的地方,看到有几张污蔑大法的宣传画。我想,不行啊,邪恶宣传画被我看到了不是偶然的啊,当大法蒙难之时,我能躲起来任由邪恶毒害世人吗?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撕下来。白天来来往往的人多,我就选在一个晚上,天黑不久,我在家发了一会正念,并请师尊帮助我,让行人暂时不要从那里经过。我走到宣传画旁边,见一辆大货车停在宣传画的正前方,正好把画挡住。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过往行人根本就无法看见我。我走过去,唰唰唰几下就撕下来了。回家后把它烧成了灰。其实,正如师父说的:“其实师父要怎么做,决不是那么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许许多多的铺垫,你们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认真学法,解体困魔与安逸心

如今大家都很忙,我们大法弟子更忙。忙着讲真相、救人。而我呢?也知道时间的紧迫,但就是行动上迟缓。我也知道这状态不对劲,可拖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改过来。我在一家私企上班,每天上班时间大概是八到十一个小时。下班后还要做很多事,所以就有些疲倦。一疲倦我回家就躺在床上。我也知道要约束自己,心里想我只睡五分钟或十分钟吧,但每次都是一觉醒来两个小时过去了。心里也挺懊丧的,暗暗下决心,明天不这样了,可是到了明天,下班后还是往床上一躺,又睡过去了。醒来后又后悔的不得了。就这样被困魔与安逸心折磨了两年。

因为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我的眼睛有一只凸出来了,就象常人说的“甲亢”等症状,人也瘦了,后来人完全脱相了。很久没有与我见面的人,都认不出我来了。每次那些和我打招呼的人都说:你咋变成这样了,你生病了吗?很严重的病吗?你看,把你折磨得不象人样了。这些话给了我当头一棒,敲醒我。我也知道不对劲,努力调整心态,可是只好几天,过几天又不行了。

我茫然了。我究竟怎么了?以前精進的那个我哪去了?以前正念十足的我哪去了?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总是精進不起来呢?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有位同修写的文章说瞌睡也是一种魔,是三界之内的一个神掌管着。我想,既然瞌睡是一种魔,我一定要加强学法,多发正念,什么“甲亢”不“甲亢”的,这完全是旧势力的干扰,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师父是不会让真修弟子有危险的,我一定要归正自己,信师信法,彻底战胜病魔。

由于正法進程的推進,表面环境越来越宽松,随之就想缓解一下内心的压力。这一不正确的思想没有及时在法中归正,使得安逸心越来越膨胀。

有一件事,说起来很羞愧。整点发正念和炼第五套功法时都要求双盘。我早期炼功的时候,由单盘变为双盘,而现在越来越不精進,由双盘改为单盘了。原因是我一双盘不到二十分钟就又疼又麻,而且两腿还出汗。如果我在地上盘,盘完后地砖上都是汗水。虽然我也明白修炼要吃苦消业,一直没有突破。总觉得自己精神状态很好,不会睡过去,结果睡着了都不知道。以前夜里十二点的发正念很少漏掉,可现在将近大半年了,没发几次。我十几年没看电视了。可就在今年,丈夫一会跟我说:快来看,快来看,精彩极了。经不住丈夫的再三诱惑。心想:最多看几分钟的时间。哪知道一看至少半个小时以上。这种状态持续很久。弄得最近学法静不了心,发正念思想不集中。后来,我身体出现不良状态,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师父多次在讲法中讲了学法的重要性。那是做好一切的保证。“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显然,如果在学法的环节上出现问题,那邪恶就得逞了。我反复的警告自己:如果在学法的环节上出现问题,那邪恶就得逞了。显然,我是在学法的环节上出了问题,邪恶才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当我看清自己不精進状态后,我发出:我不要安逸心,我不要怕吃苦的心,它们不是真正的我。它们是毁掉我意志的魔。这一念一发出,我瞬间恢复了正念,身体感觉有很大的变化。不良状态也渐渐消失。

希望也在被求安逸心干扰却步不前的同修,认清安逸心的危害,解体安逸心。

我就捡了做的好的一面说了。其实我还有许多不好的心没有去掉。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走到今天,按修炼人的标准,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我会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修好自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谢师尊给予弟子交流的机会。再次叩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