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我出生于长白山下的一个山沟,家境非常困难,为了能够生存,从小养成了一副好斗的性格,什么都不怕,就怕受人欺负,越怕,越争,越感到不公,一生中就感到委屈的不行。得法后最让我难放的执着也是这个委屈心。

我是一名七十多岁的朝鲜族老年大法弟子,九六年六月五日得法,得法前因为家庭磨难大,身体又不好(腰椎盘突出住院手术治疗五个月,医生说四年后会瘫痪)萌发过上山修炼的想法,幸运的是我和法轮大法有缘,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

得法初期虽然韩文《转法轮》都难以读下来,可是我学法非常认真,很快突破了看韩文《转法轮》的难关,因为感到学法非常好,就和一些朝鲜族同修组成了读韩文的学法小组,我用自己的私房钱买大法书给需要的同修。我们在炼功点炼功,然后有时间的同修在一起学法,当时集体学法、炼功的朝鲜族同修达到四十名,炼功场上还有很多汉族同修。

后来我又悟到应该学汉语《转法轮》,所以我从不识字开始利用一年的时间学习汉语《转法轮》,因为连拼音都不懂,只好把不易学会的汉字用朝文字附上同音字的字条,只要有时间就学,下了很多功夫,终于在师父的帮助下把《转法轮》用汉语流利的读下来了,所有知道我的人都觉得很神奇,也为以后家人支持我学大法奠定了基础。

九九年那场迫害开始后我对修炼从未动摇过,但对这场迫害没有理性认识,很不成熟。当办事处的人问我是否当过组长的时候,我不仅承认了还把同修们的电话也告诉了他们,虽然讲了“即使中央不让炼我也要炼、法轮功好”等正面的话,但现在我知道这是出卖同修的严重犯罪行为,稀里糊涂的破坏了大法,我向师尊认罪。

九九年十月,当我听说中共要为法轮功定×教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就坐飞机去北京证实法,到天安门一看,一米一个军人站岗,我没有怕心就照直進到天安门城楼,当时不知道应该怎么证实法,進去转了一圈后回家。后来听说同修们都上信访办上访,就再一次去北京。这回有明确的目标就直奔信访办。为了达到進信访办的目地(当时的情况是各地来的警察在信访办门口堵截无法進去),我们几个同修前一天夜晚就去信访办附近想办法,我们选择了附近一些长期信访人员临时架起的塑料棚,我们把带去的吃的东西给了一个人,因此得到她的认可,進里面等待信访办开门时冲進去。听那人讲每天六点三十分就务必撤掉塑料棚,可是那天唯独我们住的那个塑料棚到了七点三十分都没有人下令拆掉,那人也一个劲的说真奇怪,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就这样我们在师尊的保护下顺利的冲進信访办。進去后我不会写汉字,正着急的时候一个外地同修夹一个文件包冲進来了,(警察误认为是工作人员)我就为同修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修把上访信顺利的递上去了,之后我自己也用朝文学着同修的样写了后递上去,信访办的人说用朝文写没有用,就把我写的扔了出去,还让我走,我就不走,还在信访办打坐,后来被绑架到延边驻京办迫害五天,最后送本地拘留所的时候连续发高烧三天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冬天,本地办洗脑班迫害很多大法弟子,我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独自去了北京,见证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壮举,有举横幅的,有念《论语》的,我把带去的白色围巾解下来,用口红写上“法轮大法好!”,随后被武警抓進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我和同修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再后来把我们不签名的五名同修送到朝阳派出所。在朝阳派出所我亲眼目睹恶警对法轮功弟子残酷的血腥迫害。不断传出来的惨叫声足以证明被毒打的程度,地上留下来的血迹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我看见一个辽宁来的同修被拖着去厕所的时候告诉我其他同修都完了(我的理解是都被打死了)。在那里我的心态比较稳,它们叫我对着师父像说污蔑师父的话,我就对它们说师父把我的病都治好了,是我自己觉得好才炼的;不让我睡,我就说我没有犯罪为什么不睡?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被打的多重也不感觉疼。后来我被骗说出了家人的电话,当要把我送驻京办的时候我就喊:我要见江××,我要告状,三个人被打死了。

回到本地派出所后老伴来派出所要人,老伴说有什么罪这样抓人?在拘留所我出现严重的病业假相,开始吐血,它们怕我传染给别人就把我放回家,可是刚放回家又要送回拘留所的时候,我就从后门跑出来了,流离失所几年后回家。

我去过上海,把带去的三百张左右的粘贴到电线杆上、栏杆上、停车场上、广场上。在那里又得到一些也贴出去了。

零四年开始在本地找一些没有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并组织了多个学法小组,我本人也加强了学法,一般情况下我每天学法时间比较多,现在平均达到四到六个小时,发正念十多次。出去讲真相时先学法和发正念,从来不敢懈怠,学好法,发好正念才能多救人,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零五年之前主要是派发真相资料。那时主要是往居民楼和街道上派发和粘贴真相为主,面对面给常人的也不少。零六年之后又增加了帮助传递大法资料的事。那个时候经历了无数次的有惊无险,感受到了大法无边的法力。

1、几年前我在居民楼派发真相资料的时候,突然心里着急要快点回家,就从一楼往上贴,贴到四楼时被迫害法轮功的政府工作人员抓住,那人把我的手倒扣在后面,我没有动心,和那人讲:你和我都是群众为什么这样?你看真相了吗?警察抓法轮功遭恶报了,善恶有报啊!在我说的过程中那人给我松绑后上楼,我就马上离开,后来发现那个人让他的妻子出来跟踪我,我就智慧的走脱,没有让那人跟上。

2、有一次在电线杆上贴真相标语时被恶人跟踪,我就進了附近的一个羊肉串点,几个人在外头蹲坑,我没有被吓住,在那么多人的眼皮下坦然的离开羊肉串点,顺着小道走脱。

3、我还把送给多个学法小组的真相资料在我家装订成册。那段时间里家里来的同修比较多,被恶人举报后跟踪,有一次送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有很多便衣和车在家附近蹲坑,我智慧的甩开跟踪的警察,把资料送出去之后,又及时通知按约定要来拿资料的同修不要来,考虑到家里有设备还有安全隐患就决定回家,回家时把跟踪的车甩开,我就趁它们在外头的机会進屋坐在门口发正念,那天约睡了一个小时,就是不断的发正念,正念的威力很大,邪恶没敢靠近我,后来就在我家对门蹲坑,我不为之所动继续发正念,再后来邪恶再也呆不了了,蹲坑的也走了。我在师尊的呵护下靠着强大的正念解体了那次有预谋的迫害事件的发生。

零五年开始我就按照师尊的教诲面对面讲真相。

一开始就在家庭和亲戚朋友中讲,后来越讲越会讲,做的越来越好,现在面对面讲真相已经成了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了,几年下来得救的人很多,我也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成熟起来。

本地几个市场是我讲真相经常光顾的地方,自神韵光盘出来以后,我讲真相时基本上每次都是带着神韵光盘出去。既讲真相,又面对面给神韵光盘,效果很好。有一些人每年都主动和我要神韵光盘。有过这样一件事,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遇到一名中年男子,我问他三退保平安你知道吗?那人说不知道,并详细的问我具体情况,我就详细的告诉他真相,后来那人说他是警察,我就说你也得三退才能保平安,老太太是为救你才这样,我边说边发正念让他快走,那人真的往前走了,我继续发正念叫他快走,他连头都不回一下更大步的往前走了。我见证了正念的威力。

我在讲真相过程中按照师尊的教诲很重视发正念,现在的状态是看见派出所的牌子还有警察,就自然而然的发出“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正法口诀时时为我添正念,令我保持平稳的心态。我在讲真相时虽然遇到过许多紧急情况,例如在车上,在商店里,在路上面对面讲的过程中,多次发生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迫害,但是在师尊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我明白是师尊一次次的在危难中保护了弟子。

讲真相中渗透了心性的考验

去年本地发生了多起绑架同修的事件,为了营救同修,我和一名同修配合白天去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晚上去学法小组学法,当时感到心里有些不平衡,所以心性也守不住,结果骑自行车被一辆中货车撞上,人甩出很远并昏过去了,很多人围上来帮我与家人联系后送去医院,医院说有生命危险,当时一只胳膊骨折,胳膊肘脱臼,还出现脑震荡现象,头和身体各部位疼痛难忍。醒来后我知道我是修炼人,这些都是假相,就决定回家,回家后坚持炼功,第十天就可以抱轮了;到第二十天的时候悟到出事的原因是心性太差,于是决定出去讲真相。第一天带着绷带出去,觉得很丢人,第二天就把绷带扔了,那段时间真相非常好讲,每天出去能退几十人,最顺利的时候退了一百五十人,每次讲完真相后我都告诉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身体完全恢复,让家人信服大法的法力,信基督的儿子终于做了三退。

今年以来我体会最深的是提高心性的重要性,我初步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

我在常人中养成的毛病很多,特别是争强好胜的执着导致话多、话出口尖锐、伤害了很多人。在伤害别人的同时也制造了很多怨恨。这种怨恨是双方的,人家也对我有怨恨,我自己也常常感觉委屈,因此睡不好觉,感到心里很苦,为此流了很多眼泪。今年以来通过大量学师父的海外讲法,我明显感到以前学法没有入心,现在学法后能够领会内涵;以前“忍”做不到所以接受不了别人的意见,别人见我发脾气就感到恐怖,现在我明白别人对我不好时就是以前我欠人家的,我明白了过去因为法没有学好才听不了别人的批评,受不了不公对待,所以我开始从心里真的感谢那些说我不足的人。有一天我买辣椒时看到另一只口袋里有好的我就顺手拿,把我口袋里不好的辣椒替换到另一只口袋里了,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有个人说“你把好的挑过来了,那个口袋里的辣椒怎么卖?”当时我简直震惊不小。是啊,我怎么连个常人都不如?我深深的感到自己做错了,我的心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流泪,现在我常常是因为放不下执着而后悔的流泪。我最近意识到自己几乎天天在撒谎,主要表现在表达时在显示心的驱使下不知不觉的夸张,例如今天我救人多多好啊,学法学的多好啊等等,我想师父教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为救我们遭受多少侮辱和谩骂从来不放在心上,作为师父的弟子,我怎么就差的这么多?我也找到了反映在自己身上的虚荣心、贪心、争斗心、委屈心和显示心,我现在为了放下这些执着心,每天专门为自己发20分钟的正念,有意识的买菜时不挑,虽然还有明知故犯的时候,但明显感觉那些个执着在减弱,在清除中。同时我的“忍”也能做的好些了,表现在救人上也没有什么太有为的想法,学完法到点就自然而然的出去讲真相,没有了那么多的人心。晚上睡觉很香,终于摆脱了睡不着觉的困境。现在讲真相时遇到不理解甚至是谩骂的人,我不再象以前那样有恨的感觉,反而想就是因为真相讲的不好才让人无法了解真相,觉得那人很可怜,以前我遇上无理取闹的人就想“去死吧”,以前不敢看师尊像现在可以笑着看师父,我能感觉的到自己在变好。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