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资兴市2011年12人遭绑架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在湖南郴州资兴市鲤鱼江镇发生一件恶性绑架案。遭绑架的人数多达十二名,他(她)们都是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原因是在一起集体读书、交流。受害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身心迫害和财物损失。迄今为止,六十多岁的刘解生还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遭受更严酷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常常集体学习李洪志先生的著作,如《转法轮》等书籍,这些书都是指导人修炼,教人如何修心向善的。通过读这些书,法轮功学员成为比以前更好的人。可是他们却被中共警察绑架,可见中共容不得好人。

集体读书时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钟左右,湖南郴州资兴市的法轮功学员正准备集体读书、谈心得体会,地点在资兴市鲤鱼江镇邓仁信、骆福莲夫妇儿子的家中,罗心球、刘解生、张忠、黎建平、邓厥伟、文玲(女)、杨芳(女)、李秀梅(女)、文礼云(女)、罗欣明(女)十名学员三三两两来到。

不知是被跟踪了,还是不明真相者诬告的,下午三点钟左右,郴州资兴市“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骆从良伙同李金鹏、雷云辉、毛建峰等人开了数辆黑色小车,闯入邓仁信儿子家中,以雷云辉为首的不法人员将这十二名大法学员逐个进行非法搜身及抄家,抢劫所有在场人身上及主人家中的钱物(现金、存折数万元,新光盘一箱、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然后,将他们以“非法聚会”莫须有的罪名,一个个强行推上车,押到资兴市公安局二刑警队审讯室,强迫他们坐在冰冷的铁椅上,进行非法逼供、录口供、录指纹、照像、验血型、签字,数小时不让上厕所等,整整折腾了一个通宵。

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一伙恶警心虚,怕被人听到,急忙关上门,加紧给学员上脚铐迫害。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不停的向他们讲真相、劝善,他们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对待与恐吓。第二天,除了邓仁信(70多岁)、骆福兰(因早年工伤,一腿高位截肢残废)夫妇被放回,其余十名学员被强行劫持到资兴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拘留所里前后窗户无玻璃,四面严寒的风吹进来;二床被子小、单薄且潮湿;四、五个人挤在一米宽、四五米长的又是厕所又是水池的过道上活动。每日规定的早晚室外活动被剥夺;其中文玲、杨芳、李秀梅三人绝食反迫害八天。第八天,五位女学员相继回家,后来其他三位也回来了,而刘解生、张忠被非法劳教,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劳教一年,张忠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家。

杨芳一直遭监控、骚扰

三月二十九日零点,杨芳回家踏进自己家门,看到家里一片狼藉,有关大法的东西全部洗劫一空,连床上被子都动过,霎那间整个心都伤透了。“六一零”们指使资兴市鲤鱼江派出所周伟、谢灵勇和伍红勇等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地强卸门锁,还口口声声的嚷着“怎么不见存折?一旁人回答“她有钱”,马上问:“在哪?”旁人回答说:“给她儿子买房都用了。”他们才摆手,扬长而去。

杨芳决定走法律程序,维护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她上街复印了有关法律条文,先经社区,再找公安、“六一零”,层层控告他们执法违法、侵犯人权、欺压百姓,要求还给师父法像,大法书及所有抢去的财物。

三十日,杨芳本约好公安局局长喻敏次日早上八点见面,却被毛建峰、雷云辉拦截,把喻敏即刻转入别的房间,不与杨面谈。随即劫持杨从三楼下到一楼传达室。毛建峰边走边威胁杨芳:“你进得来,可不一定出得去。”杨说:“人民的公安局为什么人民不能来?我学法轮功又没犯法,国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学炼法轮功,香港、澳门不都可学、可炼?”毛建峰说:“那是在香港,在外国,这是中国,在中国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说了算,叫你炼就炼,不叫你炼你就别炼,共产党是专制国家。”杨芳说:“共产党不讲法律,出尔反尔。”毛建峰很快用手机叫来了鲤鱼江派出所警察。从警车下来两个面似打手、双直眼、满脸横肉的人,不说话,左右劫持杨芳上车,并压住杨的头将其推倒在警车上。杨芳大喊“法轮大法好!”“公安打人!”杨芳再次被非法拘留。

连续的被迫害,杨芳不得不再次绝食反迫害,四天后她被放回家。恶人怕曝光,不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资兴市永丰路派出所及社区每天二十四小时,每班四、五个人配有摩托工具监视她。上街买菜、逛超市、上银行、到邮局都有人跟,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犹如她的贴身保镖。永丰路社区书记刘芳勇得意的说:“杨芳,你走到哪,我们都知道,不用出门。”

邓厥伟遭迫害情况

邓厥伟是三月三十日下午放回家的。当时,资兴市政法委副书记李金鹏、张姓(“六一零”副主任、女、30岁左右)逼迫他写了“保证书”。四月十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六一零头目雷云辉伙同另一个男性(高个、长脸、40多岁,可能是毛建锋)在鲤鱼江砖厂留守处人员的陪同下,非法私闯民宅,闯入邓的家中,撕毁前后门上的大法真相对联,撕抢大法师父法像、大法福字、大法年历。邓向他们讲真相,不准撕。雷蛮不讲理、凶狠狠地说:“只要是法轮功的东西,就要撕毁抢走。”还说:“以后办个搜查证,到你家来好好搜一下。”当时,邓刚刚洗完衣服,说要到医院去看望患肝癌晚期已病危的继崽(过继的儿子)王志,都遭到他们的阻拦。

七月十八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雷云辉带着李金鹏,黎某某(男、30岁左右)和鲤鱼江镇一个约五十岁左右的男性及西路社区一个姓张的副主任(约40多岁近视、高个)共五人,找到厂留守处人员陪同,叫开邓的家门,再一次非法私闯民宅,假惺惺地对邓说,是来找他谈话的。坐下后,李金鹏声称:“我们此次共组织了15人,有湖南郴州市委、省里的领导,分组走访你们炼法轮功的家中,找你们谈谈话、了解情况、做一些工作” 。他们讲了一些恐吓的话,也讲了一些诱骗的话,软硬兼施地强迫要邓写保证书。邓说:“不会写,不写。”他们说:“我们告诉你写。”他们把早已准备好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和决裂书)”一句一句地读给他,要他听写。据了解,他们是用同样的手段强制骗取了骆福兰、文礼云等人的所谓“三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