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董学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佳木斯55岁的董学艳,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由于她坚持修炼,这十多年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家人也被株连迫害。下面是她自述经历。

我叫董学艳,今年55岁,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三月三十日修炼大法。以前身体多病:心脏病,肺炎,胆囊炎,再加上在坐月子时做的病,手不能着凉不能用凉水上班一个月得打半个月的针,药不断也不去根,整天无精打采,没有好的时候。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一身轻,总有一种使不完的劲,也知道了人生的价值,也找到了人生的重大转折。

我遭受的迫害

然而,中共江泽民团伙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大法进行疯狂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因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做好人,是有百利无一害的,刚到北京就被北京警察给绑架了,也不让说话,他们说我们是扰乱社会治安,都不容分说送到驻京办事处。驻京办事处房子不到十平方米的地方,关押十多个大法弟子,男女不分,一张单人床,就这样的环境住了一星期,被当地公安局接回来,当时由陈万友、石秀文,还有二名不知姓名的警察,把我给关进看守所,一关三个多月,头发大部份白了,精神上的摧残和侮辱,吃的窝头半生不熟,一人一个还不多给,还逼着写保证不炼不进京,才能放回家,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因为我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又被迫害,佳东分局把我关进看守所里二个多月。我不放弃信仰,他说我表现不好顽固,非法劳教三年,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的途中,戴着脚镣子还骂我,侮辱我的人格。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在劳教所里受尽了魔难,坐小凳,就是圆形的电机厂用的线轴,中间有三个螺丝钉都出头,坐一天屁股都坐破了,二天出血,三天都起不来,这还不算,不让闭眼睛,往前看电视,电视放的都是诬陷诽谤法轮功的内容。两个手在膝盖上,身体保持正直不让动,再加上房子里潮,满身长满疥疮,哪种难以承受的奇痒生不如死。在这期间上大背铐,大背铐是一手在肩上,一个手在底下背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无法形容,大概有三分钟,我就昏过去了,上来五六个狱警和普教就把我抬上床,又继续迫害,一只手打点滴,另一只手铐在床上,狱警张小丹恶狠狠按我的人中,因不放弃信仰狱警李秀錦还打了我耳光,被关一个多月的小号,不让跟别的人接触,那种难耐的寂寞忍受能使人发疯,还不让家人看望。家人送的东西吃的用的,都让劳教所的恶警占用了,他们对待我们修炼人都不如一个犯人,每天让犯人管我,给他们减期,还让我们做苦力,劳动挑小豆,做手机套,不干就体罚打骂,说一些下流的话,给劳教所挣钱他们得利,就连上厕所还得五个人连网,走路排队喊口号,不喊不让吃饭。

我绝食抗议,十九天滴水没进,走路都不能走了,起不来让人搀扶。就这样也不放过,干警刘亚东把我拖到一个房子里,房子里有七、八个男子手里拿着电警棍,电警棍在他们的手里攥的嘎嘎响放着火星,给人感觉非常恐惧,准备架式要对我迫害,还有两个女狱警,一个是刘亚东,张小丹她俩摸着我的脉没了,她摇着头不能动刑。就这样把我送到中心医院,由警医小刘大夫,干警王秀荣陪去的,到医院医生一量血压,零,大夫吓一跳,说这不是拿人家生命开玩笑吗?马上住院。陪我去的警医小刘大夫说没事,大夫不敢写病历,小刘夺过来写正常,他们根本不管我死活,还敲诈勒索我家人五百元钱,说是看病用的。在看病的路上回来,路过光明屯狗肉馆,他们拿我家给我看病的钱吃饭,小刘大夫说不花白不花。

在那遭受迫害的过程中,有一天六一零派来两个警察,要将我非法判刑送哈尔滨监狱,我当时说:你们没有任何手续,你们这么干良心何在!我们修炼大法都是好人,为什么非得把我们整到政府对立面上去,谁家没有姐和妹,非得把人往死里整。这一次他们没敢动我。

因为被非法关押十八个月,我被开除厂籍,当时工厂破产,每个职工按工龄分钱,我大约能得接近二万元的破产钱,当时有煤钱二千四百元钱,每月给职工下岗费一百二十元钱给两年的,我没得到,经济损失接近三万元钱,按规定我应四十五岁退休,从四十五岁到五十岁,这五年期间的退休费大约有五万四千元,累计损失将近八万多元钱。在非法关押期间,没工作,经济损失一万多元钱,这次被迫害,共计大约十万元钱,回家后,家人给交的劳动保险一万八千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八日,我去贴法轮功真相资料,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又被糖厂警察当场抓回,问我为什么贴标语,我说;劫难来了能保命。他们要抄我家,我说你们去吧,我家就剩下一点白面了。他们没有去。我说你不怕遭报啊,尽抓好人,就这样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天。

在二零零五年郊区分局警察开七八辆警车,在我家住处围困,闯进房子里连转一圈,这是骚扰。二零零八年一天,佳纺片警和社区二名协警闯进我家,要看一看我,没说什么走了。这也是迫害。

家人遭受的株连迫害

由于这十几年的迫害,郊区分局,永红分局,派出所,社区到我家骚扰,我的丈夫每天提心吊胆,工作也没有,情绪与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不理解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么贤惠的妻子怎么会遭到这么样的迫害?

儿子那年十六岁。一天,被带进郊区分局,连踢带打,又打耳光子,坐了一宿铁椅子手铐着,就让我儿子说都谁去你家,用他们的话说,点几个。儿子说不知道,第二天早晨放回家中,他们让我的儿子每天汇报,就这样我儿子只得离开了家。老师说,这孩子学习太优秀太可惜了,上大学没有问题。小小年纪就离家走了,你们听一听共产邪党多么残暴,和法西斯有什么两样!邪党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

我的婆婆家,我的二小叔家,三小叔家全都被骚扰,给他们造成心理恐惧。我的母亲年龄很大,身体不好不能自理,拄着拐棍心脏病非常严重,他们去我家敲门,连砸带踢,就好象电影里的鬼子进村了一样的残酷,扫荡,每去一次,我母亲一病就一两个月,到现在不敢听敲门声,一听就犯心脏病,哭得没有眼泪,耳鸣。

我的妹妹因我被非法关押,每个月都去看望我。有时恶人不让见,送的东西还让恶警侵占。我妹夫单位只要一开会,他们就先提你大姨姐是炼法轮功的,搞得我妹夫抬不起头。

我的小弟弟,还背着家人给劳教所送去五千元钱,怕姐姐受苦。

我以前是个不服管比较强势的女人,由于修炼法轮功,使我的性格、身心有了很大的改观,亲属朋友都说我炼法轮功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脱胎换骨,我由做好人做起,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这么好的大法,我不能只自己受益,所以,我要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也让更多的人们了解法轮功。同时奉劝被邪党利用的那些警察、社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任何人,你们别再执迷不悟了,清醒清醒吧,善恶有报的天理是公平的,不要等到恶报才后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