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2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 湖北省麻城市中驿镇部份法轮功学员曾遭受的迫害

  • 公安迫害七旬老人 令全家人惶恐不安

  • 辽宁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遭受的迫害

  • 辽宁新宾县刘立杰零八年遭受的迫害

  • 湖北省麻城市中驿镇部份法轮功学员曾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麻城市,是大别山深处的山区贫困县市,一 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麻城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在邪党党委指挥操控下与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对麻城地区法轮功学员血腥迫害,绑架、关押、勒索、酷刑、劳教、判刑。据不完全统计,麻城市共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五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判刑,三十四人被劫持在省、地所谓的 “法制教育中心”强迫洗脑。被非法关押的人数众多,被抢掠、勒索的财物无数,还有待于进一步核实。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曾遭受迫害的事实。

    1. 法轮功学员吴仙桃遭受酷刑

    二零零一年正月,麻城市中驿镇法轮功学员吴仙桃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受尽电击、拷打、剥夺睡眠等酷刑折磨后,被押回麻城市中驿派出所非法关押。

    在中驿派出所,吴仙桃受尽各种各样的酷刑。如:被反铐在窗台下不让睡觉,被恶警用开水烫,被用棍子抽打。恶警还侮辱女法轮功学员,耍流氓,逼迫法轮功学员踩李洪志师父的法像。最后吴仙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 法轮功学员江正香家受尽非人折磨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一,麻城市中驿派出所一伙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江正香家,抢走《转法轮》和其他大法宝书,并把江正香绑架到中驿派出所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四十二天,后又将江正香非法关押在麻城市看守所(一所)迫害三个多月。

    没有任何手续,江正香前后被非法关押五个月,被勒索现金三千五百元,受尽种种非人折磨。如:头发被揪掉一大半,大冷天用盆装冷水从她的衣领灌进去浇透全身,把换下的脏卫生巾塞到她嘴里,用开水烫头,用打火机烧脚底,用板椅打她的腰直到把板椅打断,她被打的遍体鳞伤,被脱光鞋袜,用木条抽打赤脚,打断几根条子,脚上的鲜血牵成了丝……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二零零七年,恶警恶人十几多个又一次闯进她家里,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并强行绑架了江正香的丈夫,把他非法关押在麻城市拘留所(二所)十五天,勒索三百元人民币。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七年,江正香家被恶警抢劫了多少次已记不清了,至少有六次吧。

    3. 勒索众多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驿镇各村村干部上门抢走大法书籍、音像制品等,抢走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和户口簿,指使当地流氓监控法轮功学员,不准他们学法炼功串门,限制人身自由,还勒索钱财。法轮功学员李开梅被勒索五百元,方应登被勒索五百元,余加莲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一年正月,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中驿派出所绑架到中驿镇原财政所院内非法关押五十天左右,受尽各种非法迫害,被敲诈人民币三千多元。回家后,中驿镇政府和中驿派出所分赃不匀,发生矛盾,中驿派出所的恶警又开车到他家,用欺骗的手段将他骗到车上,拉到麻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几天,被看守所勒索三百元,中驿派出所又勒索了一千元。

    4. 法轮功学员罗昌勤承受被开水烫头等酷刑

    法轮功学员罗昌勤,二零零零年二月份被中驿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吊着打,遭受非人虐待:冬天往身上泼冷水,开水烫头等酷刑。二零零三年九月下旬的一个夜晚,罗昌勤被宋埠联防队恶人绑架到麻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家中大法书籍资料被恶人抢走。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6. 法轮功学员刘锋多次被劫持

    法轮功学员刘锋,二零零零年二月,被中驿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非法关押洗脑,遭受各种体罚、打骂、污辱。被恶警用烟头烫手、烫头、烫脸,用茶缸砸头部,整天被锁在屋里等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刘锋为法轮功鸣冤进京上访,被押回麻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转至武昌狮子山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多次被吸毒犯人打骂、长时间罚站、长时间罚蹲、超期劳动等。

    二零零六年六月,刘锋被中驿派出所绑架到麻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月初又被劫持到黄冈法制学习班(即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家中被恶警洗劫。

    7. 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拷打、勒索

    二零零零年二月,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中驿派出所强行绑架非法拘留,并用各种酷刑拷打。后来, 他又被非法关押在麻城市拘留所。他的姐姐到看守所探望他,被勒索了一百元现金才让见面。二个月后,恶警又将他转回到中驿镇政府和派出所办的洗脑班迫害,被勒索一千元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一年,中驿派出所恶警再次闯入他家,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殴打辱骂,不让上厕所,酷刑逼供他和另几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中驿派出所恶警再次非法闯入他家迫害骚扰,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资料。


    公安迫害七旬老人 令全家人惶恐不安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彦勤,今年七十三岁。修炼大法后,老人身体健康,生活充实,家庭和睦。老人为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好的真相,在一次外地串门的路上,随身将真相资料带在身上,却遭铁路公安处恶警绑架、非法抄家、蹲坑监视,令未修炼的家人惶恐不安,家人被恶警欺骗勒索九千元钱后,刘彦勤得以回到家中。

    一九九七年四月五日,刘彦勤开始修炼法轮功,没学法前,刘彦勤老人身体有多种病,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肾炎、鼻窦炎等多种病,学法后,都好了。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刘彦勤去亲属家串门,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好处和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实,她随身带着真相小册子、《九评共产党》及真相光盘。结果,被车站检票口查到,刘彦勤被带到铁路公安处,恶警非法审问她:你串门为什么带这些东西?刘彦勤说:以前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带的真相让亲人受益,你别反对法轮大法,要明白真相。

    当时,去车站送刘彦勤的有她的小女儿及她丈夫,她的女儿当时被恶警吓得大哭,这些恶警态度很不好,把刘彦勤送到铁路看守所。紧接着,铁路公安处的警车带一帮人来刘彦勤家非法翻东西,翻走一些大法的书及资料。当时刘彦勤大女儿的六岁的孩子在家,孩子被吓的哇哇的哭,晩上睡觉毛愣,大哭大闹,孩子被吓病了。刘彦勤大女儿天天流着泪领孩子东奔西走,为孩子看病。刘彦勤的二女儿也天天流泪营救妈妈。当时被抓期间,刘彦勤的老伴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也受到惊吓,身体日渐消瘦。

    晩上,铁路公安处的车在刘彦勤家斜对角的地方每天蹲坑,蹲了一个星期,看有没有别的法轮功学员上刘彦勤家来。

    有一次,铁路看守所把刘彦勤的丈夫、女儿都叫到铁路看守所去了,让他们说刘彦勤的这些东西是谁给的,家人都说不知道谁给她的。在铁路看守所,刘彦勤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天。

    一天中午,两个警察让刘彦勤签字,刘彦勤没看上面写的啥,就签字了。回家后,刘彦勤的家人说是“保外就医”,是家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警察欺骗,以交“伙食费”等勒索了九千元钱。


    辽宁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女,三十岁那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为人处世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正当她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无理智的镇压铺天盖地而来。尚莉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维护公民信仰自由,依照国家法律,进京和平上访。

    一、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的最后一天下午两点来钟,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向人群发真相资料传单。被多名警察和便衣一把摁住,她连声高呼:“法轮大法好!”紧接着被警察们连扯带拽的推进面包车。面包车两侧窗户及车后窗都用暗色厚布挡着,车里的警察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连踢带踹、大打出手,就连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有一位老太太被警察几拳打得鼻口流血,还有一位老太太被警察打倒在地,邪警用警靴踹她的头。这帮警察对待手无寸铁、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象恶狼一样凶残。不一会儿,装满法轮功学员的面包车被开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后来,尚莉萍所坐的面包车及其它三辆装满法轮功学员的面包车一起都被分流到北京海淀看守所迫害。

    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里,法轮功学员遭到野蛮的裸身检查,身上带的钱都被搜刮一空。抚顺市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刚进号里,就被普犯逼迫光脚站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罚站。

    第二天检查身体时,尚莉萍被检查出“心律过速”,狱医阴阳怪气地说:“没事,她是吓的,炼法轮功没有病。”一名大连女法轮功学员向狱医讲大法真相时,被一男一女年轻管教殴打。大连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管教连拖带扯的弄走了。十几分钟后,大连学员回来了,脸被打的变了形,据大连学员说:“恶警把我拽到一个小黑屋里打,还用扫帚头往我嘴里捅,一边捅一边叫嚣:‘叫你喊,你在喊个试试?’我没怕,一个劲的喊‘法轮大法好!’我的嘴被捅烂了。”面对凶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们不报地址、姓名、绝食反迫害。她们天天都被非法提审、逼供,不配合就遭严刑毒打、电刑、罚蹲、罚跪、野蛮灌食、寒冬数九天,棉衣被扒掉,在雪地里冷冻等等迫害,恶警们还往食物里加迷糊药、大量盐。法轮功学员每次被提审后,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每次被灌完食后,都会感到脑袋迷糊,昏昏沉沉的,口渴的厉害,嘴唇干裂。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尚莉萍绝食反迫害第九天时,被海淀看守所管教传去,自称是所长的叫另一名管教冲一杯奶粉,然后亲自端到学员尚莉萍面前,伪善地说:“你还是自己喝吧,灌食多遭罪呀。报上名字,一个月后就放你。”尚莉萍祥和地说:“我们和平上访符合国家法律,你们非法拘留我们一个月才不符合国家法律,我自己不想吃饭,是你们非要给我灌食。”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傍晚,尚莉萍被非法提审。提审员洛乐又叫来三个帮凶,四个恶警喝得醉醺醺的,逼问她是哪的人?她拒绝回答。恶警们凶神恶煞般地扑向尚莉萍,其中一恶警从她身后猛踢一脚,正踢到她的腿肚子,一下把她踢跪在地;洛乐对着尚莉萍的下巴狠狠地踢了一脚,把她踢倒在地,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她刚要爬起来,紧接着又被洛乐狠狠地踹一脚,正踹到她的胸口,就听“砰”的一声,她从地中间,一下被踹到墙角,之后又被他们拽到地中间摁跪在地,身后俩恶警各自用脚踩在她的左右腿肚子上,抓住她的双臂反背在身后,又一恶警从后面向下拽着她的长发,使她的脸不得不向上仰,恶警洛乐手里拿着一只黑布板鞋,在她面前晃动着,看她丝毫不怕。恶警气急败坏用力抽打她的左脸、左耳。不知打了几十下,就听见恶警说:“这边脸肿了,打那边。”之后,恶警又使劲抽打她的右脸、右耳。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恶警打得精疲力尽看她没有反应,就嚷嚷找木板准备打她的手心和脚心,她无动于衷,恶警们翻腾老半天也没找到。后来,恶警们又嚷嚷找电棍要电她。恶警们费力找到一只电棍,可又没电,也就消气了。

    “你起来吧,坐在墙边的凳子上吧。”尚莉萍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屋里只剩她和恶警洛乐,其他恶警不知什么时候走的。尚莉萍慢慢的起身,坐在凳子上,心态很祥和地看着暴打自己几个小时的恶警,一点怨恨也没有。当她与恶警目光相对时,恶警赶紧低下头,不敢看她,只是拿把椅子,坐在她的对面,一边用手挠头,一边低头说:“你也别恨我,我也是被逼出来的。你们一批批进来的学员陆续让本地警察领走了,或直接在北京被劳教、判刑了,我所管辖内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只剩你一个人了,领导给我施加压力,同事们都笑话我没本事问出地址,我也为难,看你年龄也不大,家中孩子一定很想你的,你就报出地址回家得了。”恶警看硬的不行来软的。借此机会,尚莉萍平静而祥和地跟他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为什么要来北京证实法,他低头不语。这时,恶警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说:“我妻子来电话,说我儿子刚才突然手腕疼,他妈正带他上医院去看病呢。”此时此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已经现世现报,他的恶行已殃及到其儿子身上。

    后来尚莉萍回到号里,犯人都在睡觉。次日清晨,犯人们醒来后,看到她都目瞪口呆,简直认不出来了。据犯人描述:她的脖子肿的跟脸一般粗,不能左右转动;脸肿的铮亮,脸皮就象要撑开似的;眼睛肿的只有一条缝;下巴被踢坏了;嘴里全烂了。

    邪恶看硬的不行,就使用伪善伎俩。提审员先跟、尚莉萍唠家常,套近乎:“你年纪轻轻的在这里呆着,家里的亲人一定很着急,孩子一定很想你,你就报地址赶紧回去多好,跟这帮犯人在一起多可惜,你又没犯什么罪。这里也没剩几个了,你还在这耗着干啥?”尚莉萍说:“只要监狱里还关着一个大法弟子,就证明法轮功在大陆没有被打倒,这样全世界的人们都会知道的。另外,我临来北京时,就知道我们当地公安部门有新规定:凡是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回来全都劳教,而且单位领导及当地派出所领导都要受牵连。我不能连累他们。”恶警洛乐假惺惺地表现出很同情的样子,然后伪善地说:“我有一个办法能让你很快回家,又不被当地知道。比如你家是内蒙古的,我就给黑龙江打电话把你接走,半路上,你就把真实地址告诉他们,再求他们放了你。我呢事先也帮你说说情,这样你即能回家,我也好向上级交差。”尚莉萍怀疑地问:“别的地区大老远的来一趟,又不是他们的人,他们能轻易放人吗?怎么回去交差?”洛乐说:“中央对各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恼火,下令不管哪个地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越多,哪个地区领导就要受处分。你想啊,谁敢多报名啊。你可知道,地方政法委及派出所上北京来领本地法轮功学员都得进贡。例如:送本地特产及大米等。”见尚莉萍犹豫了,他又伪善地说:“放心吧,你走那天,我亲自送你出去,我会跟他们交代明白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尚莉萍信以为真,把自己住址告诉对方。五天后,尚莉萍被管教传出去,当她一眼看到本单位“粮油供应公司李经理”时,方知上当了。尚莉萍质问曾提审过自己的女提审员:“提审员洛乐怎么不敢来了呢?靠欺骗问出地址算什么本事?”女提审员支吾着:“他出门了。”

    法轮功学员尚莉萍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六天。于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由新宾镇派出所一名警察和新宾县粮油供应公司李经理将学员尚莉萍带出北京海淀看守所。他们打了一辆北京出租车,在车上,尚莉萍向他们讲述自己在海淀看守所受迫害经过。北京出租车司机气愤地说:“别看北京的警察白天如何嚣张,到了晚间,警察走在马路上不敢穿警服。因为他们已激起民恨了,仇家太多了。”新宾的警察说:“五天前我俩就来了,他们说管事的出门了,原来他们是怕我们看见你刚被打过的惨状啊。”

    二、在新宾县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回到新宾县,尚莉萍被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继续受迫害。新宾看守所警卫室的黑板上醒目的写着:“家属接见法轮功学员尚莉萍,需要交三千元。”尚莉萍在看守所里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窝窝头,里面夹着沙子,只能趁热吃,凉了就硬梆梆象块石头咬不动。萝卜菜汤上一层白色牛油,没法喝。这样的伙食,看守所还要伙食费每天十元。

    一天晚上大约七、八点钟,值夜班的耿姓管教(男,现已退休)和另一名男管教(现已退休),把尚莉萍等一起被关押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叫到警卫室,强迫看央视造假新闻《“天安门自焚”伪案》。法轮功学员们告诉不明真相的管教:“所谓自焚者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我们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绝不会自焚。我们去北京和平上访,只想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耿姓管教说:“你们上北京喊法轮大法好,不就挨抓吗,你们上山顶上没人的地方喊,没人抓你们。”法轮功学员说:“那我们喊给谁听啊。”

    有一天,管教让女法轮功学员上院子里给他们洗床单、被罩。这样,学员们可以在看守所院子里自由走动。她们看见地窖里还有很多没有水分的蔫萝卜,还有烂萝卜,装有玉米面的屋子里散发着霉味,玉米面只磨一遍,特别粗糙,还带有沙粒,有的已经发粘了,撒在地上晾晒。学员们问做窝窝头的犯人:“这玉米面都变质了,怎么吃呀?”老犯说:“就这玩意,不想吃就自己掏钱请管教上外面买吃的,不过管教买的东西可老贵了。管教不会白给你跑腿的。”怪不得管教怎那么热心地给老犯买东西呢,原来有赚头啊。

    有一天晚上大概五、六点钟,新宾县南杂木镇派出所抓来一名女的,五十来岁,和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经了解:她家是清原县的,精神不好,一犯病时就离家出走。当她走到新宾县南杂木火车站附近时,捡到一张法轮功真相不干胶,她就往路边的电线杆上贴,让南杂木镇派出所警察看见了,误认为是法轮功学员,不容分说把她抓住,送进新宾县看守所。可见邪恶疯狂至极!

    三、在抚顺吴家堡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尚莉萍在新宾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七天,之后新宾县政法委宋俊林等人来到看守所,要把学员尚莉萍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同时,还要把一起被关押的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劳教所“洗脑”。

    到了抚顺营盘一带,学员们要求上厕所,面包警车就停在路边,路两边是山,学员们下车,走向路南,正好两山之间有一条小路通向山后,学员们拐过去。尚莉萍撒腿就跑,由于被非法关押了八十三天,身体虚弱,跑不动,再加上三月末的东北,山上的雪已经融化了,山路泥泞。尚莉萍深一脚浅一脚地爬了一座山又一座山,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家住南杂木的法轮功学员跟在其后,于是,她俩结伴而行。没有目标,只管顺道往前走。不知走了多远,身后传来:“别跑了,快回来吧。”耿姓管教追上来了,把南杂木学员抓住,尚莉萍只管往前跑,跑到山边无路了,山下是营盘水库。她回过头来对后面的耿姓管教说:“耿叔,求你放过我们吧,不要把我们送到吴家堡劳教所,那太邪恶了,他们往死里打学员。”耿姓管教追上来,拽住尚莉萍的胳膊,哄骗着:“没你想的严重,没事。”另一名管教也追上来,赶紧给新宾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打手机。尚莉萍说:“宋俊林这个大魔头,不干好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正说着,宋俊林气呼呼地一瘸一拐过来了,对学员骂骂咧咧的,原来他已经现世现报了,在追赶学员过程中,脚脖子崴了。

    不法之徒将两名学员劫回押送他们的面包车,尚莉萍看到路边有十来个官员焦急地等候,还有一辆微型面包车,车门开着,里面坐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尚莉萍自言自语地说:“绑架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就听不法之徒说:“跑了一个,再等等。”尚莉萍坐在面包车里,这时过来一个又瘦又矮的男子,接近五十岁吧,据说是新宾县司法局局长,气呼呼地拿根带叉的棍子,凶狠地问:“刚才是谁跑了?”尚莉萍平静地回答:“我”。只见他用棍子捅向尚莉萍,尚莉萍一把拽住棍子,目视着他,男子知趣地把棍子抽回来,骂骂咧咧地走了。听说,上夹河镇法轮功学员王玉贤走脱。事后,邪恶仍不肯放弃对学员王玉贤的迫害,对她家人的电话非法监听、监控。几年后,王玉贤给家人打电话,被定位,邪恶在大连将王玉贤绑架迫害。

    到了抚顺市吴家堡劳教所,宋俊林跟大队长吴伟、女队队长陈凌华说:“尚莉萍一定要多关押一段时间,为了抓她们,我脚脖子都崴了……”当天傍晚,尚莉萍看见一群邪悟者将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祁彩梅打倒在地,在她身上又是掐,又是拍的,很邪乎。

    第二天,管教指使一群邪悟者轮番给尚莉萍讲歪理邪说,尚莉萍拒听,他们就逼迫她面壁蹲着。学员祁彩梅暗示她要反迫害,又遭到毒打。

    吴家堡劳教所如同人间地狱,到处充满阴森恐怖,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成了家常便饭。例如:有一名抚顺学员叫史金玲,因不放弃信仰,被打得遍体鳞伤,关在男普犯楼里,逼迫她听诽谤大法的录音,稍有不从,就遭到男犯的辱骂。有一次,管教把史金玲关在女二队会议室,手铐在暖气管上,她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老高,不细看都认不出来了。一整天也不让她上厕所,半夜,史金玲强烈要求上厕所,值班的管教孙凤娇看学员们都睡了,才勉强同意,并一再叮嘱她不准惊动别人(指不放弃信仰的学员),怕她们联合起来反迫害。史金玲趁其不备,迅速地进了班里,要拿卫生纸。被孙凤娇管教拽出来,喊来值夜班学员把她推到厕所里,管教急忙打电话喊来几位男管教把史金玲拖回会议室,黄炜院长也来到会议室,后面跟了一位男管教,手里拎着一台录音机。不一会儿,会议室里传来了高音量的乐曲,把熟睡的学员们都振醒了。深更半夜地放什么音乐呢?值班学员很纳闷,悄悄地来到走廊的铁门旁细听,从会议室里隐隐地传来学员史金玲被打的惨叫声。原来狠毒的恶警放大录音机声是遮掩他们的罪恶行为。值班学员后悔不已,悔自己不该稀里糊涂地帮邪恶的忙。

    吴家堡劳教所,不仅在肉体上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还在精神上摧残。天天逼迫学员们读邪党的书,看诽谤大法师父的录像光盘,唱歌功颂党的歌曲,听邪党爪牙的歪理邪说,然后写思想认识。邪恶以此来洞察每个学员的思想动态,拖垮学员的意志力,想要达到所谓的“转化”。中共的邪恶是集古今中外大全的,手法比当年的纳粹更隐蔽、手腕更阴险,手段更残忍。

    四、经济上的迫害

    新宾县政法委向法轮功学员尚莉萍勒索两千元,名头是“遣返费”,这无理的要求,尚莉萍没有配合,拒绝缴纳。政法委向尚莉萍所在单位施压,新宾县粮食局交两千元给政法委。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新宾县粮油供应公司“买断”,经理罗发、会计徐玉梅从职工尚莉萍“买断”的钱里扣除两千元,开张收据,名头是“还款”,收款单位是新宾县粮食局。


    辽宁新宾县刘立杰零八年遭受的迫害

    辽宁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刘立杰,曾在零八年挂真相条幅,被当地不法警察绑架,在新宾县看守所关押了四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刘立杰开车到旺清门挂真相条幅,被旺清门派出所所长朱明志等人绑架,车被扣留。晚上凌晨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

    第二天,国保大队队长赵连科带领一些警察,拿着录像机对刘立杰家进行非法搜查。在看守所期间警察对刘立杰进行了多次非法提审,刘立杰拒绝配合。他们想构陷刘立杰有罪,最后缺少证据,关押了四十五天,他们又把刘立杰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在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里,表面看似生活环境很好,实质是邪恶的黑窝,他们用伪善来欺骗法轮功学员。校长找刘立杰谈话给他施加压力,两个犹大每天喋喋不休的灌输邪悟的理论,一开始刘立杰抵制她们的言论,后来她们变幻招数,刘立杰被他们欺骗了。再加上亲朋好友的规劝,在压力面前配合了邪恶,写了“三书”(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做了一个修炼人最可耻、最痛心的事。这也是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一种残酷的精神迫害。在洗脑班关押了二十八天,释放回家。

    回家后,邪恶仍然不死心,还要继续迫害。国保大队队长赵连科放出话来,要劳教,家人怕刘立杰再次遭绑架,违心的给赵连科送去五千元钱。

    又过了不长时间腊月二十五,旺清门派出所警察赵伟到刘立杰家,将刘立杰骗到公安局,赵伟与公安局法制科张立军合谋欲将刘立杰送马三家子劳教一年。后来在家人的强烈谴责下,被公安局法制科勒索保证金一万元(后来返回四千元)。刘立杰才免于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21日发表)-251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