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摄像头”与“围攻中南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近日,北京一位遭到中共当局诸多限制的艺术界人士被警察传唤,传唤的理由竟然是涉嫌“围攻摄像头”。

该艺术界人士1月15号在推特发文说:“昨晚被朝阳区南皋派出所传唤,传唤理由是涉嫌围攻摄像头。”推文一出,网友笑倒一片,在推特上对官方传唤的理由不断嘲笑。律师们也指出,当局安装摄像头监控公民,本身就不合法。

中共的理由很是荒唐,但是内中包含的威胁却不言而喻:小心点,别乱说乱动,你的一切活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可以对你随时采取行动。

当然,“围攻摄像头”这样的罪名让人莫名其妙。摄像头那么小的一个物件,值得人去“围攻”吗?“围攻”一词严重失当。然而这可不是中共当局的无意失误,中间包含的味道在滑稽之外还有着相当浓厚的政治信息——凡是被中共扣上“围攻”一词的,那就意味着对被监视对象的严密监控,以至随意的对被监视对象进行打击。

我们看一看中共当年为迫害法轮功而制造的“围攻中南海”的谎言,就更容易理解。

1999年4月11日,没有学术建树、靠投机政治当上所谓“院士”的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再次引述1998年在北京电视台用过的已被证明为不实的例子诽谤法轮功,以图进一步制造事端。该文章在天津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4月18日至24日,部分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在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非常平静、祥和,向杂志编辑和秘书讲述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

然而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45人被抓捕。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天津市政府的反常态度和警察的毫无顾忌,使人们明显感到一股来自中共高层的压力。但是,法轮功学员们坚信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他们的亲身经历证明了法轮功是好的。从4月24日晚开始,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自发地想通过上访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中午时分,当时的总理亲自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申诉了三点要求:(1)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当时的总理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当晚10点,学员们静静离去。整个上访过程秩序井然,离开后地上无一片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上访学员清扫干净,以至有在场警察感慨的说:“看,这就是德!”

法轮功学员4.25上访和平理性,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是面对强权暴政坚持信仰、坚持对良心负责、坚持对社会负责。这本来是一群善良民众和平理性的依法上访,却被中共江泽民一伙妒嫉成性、权欲熏心的当权小人以“围攻中南海”的大帽子栽赃陷害。

今天,人们在回顾这一栽赃时,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其中的种种破绽:说是围攻,他们手中拿的是什么武器?有人受伤吗?中南海的围墙可否被攻掉一块砖头?中南海里边有没有民众投掷的物件?中南海这个庞然大物和人民群众有多远的距离?它接触过老百姓吗?老百姓有了冤屈按照宪法规定去上访有错吗?怎么回过头来却把和平理性的依法上访说成了围攻?

“围攻中南海”的大帽子有多严重?相当多的人都明白:这个大帽子一旦被按上,那就意味着中共要对你进行肆意的打击。后来的事实也向世人证实了这一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其历史上最为邪恶的,“围攻中南海”的恶意栽赃成为中共江泽民一伙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借口之一。

从“围攻中南海”到“围攻摄像头”,中国人在哑然失笑的同时会感到几许的悲哀: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政党?怎么什么谣言都能造得出来?在这样的政党统治之下,中国人的生存状况何其艰难!与民为敌是这个政党的本性,和这个邪党决裂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做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