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楼工作中修心、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我走入大法修炼虽经历了一些波折,但能在正法时期得法也深感幸运。由于得法比较晚,大法弟子遭迫害最严重的那段日子,我没有一点身在其中的感受,只是后来听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说过,听后很是震撼,深知修炼的艰辛和共产邪党迫害正信的邪恶程度。即使得法晚,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的责任,这就意味着我要做的更好,才能在修炼路上跟上正法進程,兑现史前誓约。

一、工作之中去人心

我是一家影楼的化妆师,每天除了负责化妆外,还管理影楼的卫生和其它一些小的事务。就说卫生吧,每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其他人来了后就坐那儿闲聊,我看着就来气;有时我要擦擦玻璃,他们不但不帮忙,还说我闲的没事干,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当有客人拍照时,也是我一个人跑上跑下,心里总觉得不平衡,工资不比别人高多少,可我干的活最多,真的是剜心透骨的那么一种滋味。实在过不去时,就背《洪吟》,可心还是往上翻,后来干脆就不想了,就当这里只我一个人,就这样习惯性的淡化了。可这颗不平衡的心、怕自己吃亏的心还没有从根儿上把它挖掉。

我记的以前在酒店工作时,干多少都没有怨言,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现在想想是因那时这颗心隐藏的太深,直到现在才暴露出来。看来要真修不是那么简单,哪颗心不去掉都不行。师父会利用各种环境来去我们的人心。有一天学法时,一段法映入我的脑中:“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这段法经常学,但从没有体会象这次这么深,大法弟子是要成就大果位的,怎么能存有这么不好的人心呢,从那以后,再遇到事情我就用师父的法对照,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不再计较个人得失了。

二、工作之便抓紧讲真相

在影楼里经常接触陌生人,这给我讲真相救人提供了便利条件。我知道正法進程不断推進,讲真相丝毫不能懈怠,凡是能够接触到的有缘人,我都要找机会把他救了。

有一天,店门口坐着俩位老人,象是在等人,于是我就出去了,聊上几句就给他们讲真相,两位老人都戴过红领巾,几句话就三退了。我答应回店里给他们拿大法护身符,可刚到屋里,又有点别的事,就把护身符的事给忘了,过了一会儿,那位老人進来跟我要护身符,我才想起来,赶紧给俩位老人道歉,并送上护身符。他们拿着护身符高高兴兴的走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突然一亮:原来这二老不是在等别人,而是在等我救他们哪,想到这儿,心里一阵感动,为师父慈悲众生所感动,师父把有缘人都领到我跟前来了,我怎么能错过呢?有的是在店门口等车,我刚讲完真相,车就来了;有的是在门口等人,也是刚好讲完,就被人叫走了,就象导演提前安排好的一样。

有一次去宾馆给一位新娘化妆。这位新娘是东北人,陪她来的有她的父母、表弟和两位同事,我当时想,这么多人怎么讲啊,只把新娘救下算了,可又一想,到这来的都是有缘人,不能落下他们,我给新娘讲完真相后,就利用给她大法护身符的机会,也给她母亲和她的同事讲了真相,新娘的母亲说,再给我一个护身符吧,我要给我的家人(指新娘的父亲)。我随新娘的母亲来到另一房间。我進来就直接给他讲真相,新娘的父亲比较老实厚道,几句话就退出了团组织,这时新娘的表弟也在旁边,我给他讲的时候,新娘的母亲也在一旁帮腔儿,很快也都了三退,就这样六个人都很高兴的得救了。如果当时的我不用正念,也许这些生命就失去了得救的机会。

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能象常人干工作一样,干出点成绩就满足了,这会产生懈怠心理,给讲真相造成障碍,我差点儿因此犯了大错。

一次去一新娘家里给新娘化妆。现场有好多人,我一边化妆一边想着怎么和这些人讲真相。这时就有人让我给她修眉毛,我想机会来了。于是我就利用修眉的工夫给她们讲真相,这样退了四个人,后来我又利用洗手的机会,把新娘的母亲劝退了。我回来时,送我的是新娘家的亲戚,在路上我有一种满足感,认为今天已经救了几个了,产生了不想讲的念头,但转念又一想:这不是人心在障碍我救人吗,想到这就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两个人很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真是一念之差啊!当时如果不排除人心,会给我留下多大的遗憾啊!

三、身处异地 不忘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了河北省学习新娘化妆,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人生地不熟,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心里不踏实,连做梦都在炼功。我很迷茫。正在这时有同修来看我,给我介绍给当地的一位同修,就这样我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

由于有地区的观念,讲真相有怕心,不敢开口。有一天我等公交车,试着和一个小女孩搭话,给她讲真相,小女孩高兴的做了三退,走的时候还和我说:“姐姐再见!”我这才意识到哪里的众生都要明真相的,这使我转变了观念,凡是遇到的人我都要找机会劝退。

后来我就试着和同学讲,因为我有救人的心在,师父就给我巧妙安排,每天都有同学单独在宿舍里,于是我就一个一个的把他们都救下了。后来到我毕业那天,我发给同学每人一份神韵光盘和一个护身符,她们高兴的都抢着要。就剩下老师了,于是我便求师父加持。师父把老师叫到办公室,让我和老师讲了大法真相。哪知老师很高兴的接受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我心里也很高兴,觉得自己不虚此行,没有留下遗憾。

在回来的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是两位女士,我想跟他们讲真相,可列车员来回走动,有顾虑,不敢讲。但我知道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于是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开始和她们聊天,从现在的社会聊起,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共产邪党的历史,正在讲着,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女士突然插话说:“你们在说法轮功?”这时坐我对面的一位女士说:“你小点声。”这时我说:“你想听吗?想听就过来吧。”说完,她也坐我对面来了。于是我就和他们三位讲起来了,当时什么心都没有,只想把真相告诉她们。我的智慧源源不断,对方的问题还没说完,我就知道怎么去解答了。在解答的过程中,她们还一个劲儿的点头表示认同,最终他们三个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众生得救了,我感到心里特别的敞亮。现在想想其实讲真相并不难,就是我们自己的观念在障碍着使我们迈不开步。要突破这些就只有多学法。我体会到:当自己法没学好,讲真相时常人没有一点反映,根本就不听你的。只有多学法,并真正的学到法,才能修去人心,才能修出慈悲心来,心系众生,才能更好的救度有缘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