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事讲真相中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我生活在一个大城市中,有一份较好的工作,和同事们和睦相处,曾经在不同场合对他(她)们讲过真相,其中有接受的,也有不能接受和保留个人观点的。几年前,我由于心性出现问题,被邪恶钻空子迫害而遭到非法判刑,在看守所被非法拘押时,我曾经一次梦到我的一位同事(讲过真相并已经三退)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自己感到由于没修好,可能会给世人明白真相得救带来负面的影响,心中十分不安。

回到家后,我修整了一段时间,又回到正法修炼之中。想起以前的几位同事,打算再和他们联系,让他们明白真相得救。由于过去在工作中的良好关系,很快和他们联系上了。但是,在谈话中却发现在我遭受迫害的这几年,他们不仅没有更明白,反而因为迫害的邪恶而更害怕了。以往,我一向将世人不能接受、害怕归为现在的人太现实,太自私,没有正念。但是,这一次我看了看自己,世人就象是一面镜子,照到了我自己的害怕、现实、自私、冷漠、自负,想要将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

首先是我担心同事给我家中打了电话,邪恶是否会监听同事的手机,甚至跟踪我们。于是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认周围的人都是普通游客才放心。结果,在我讲到大法真相时,同事也有些担心的看看周围,仿佛有可疑之人在监视一样。我一下感到是自己的心不正,造成自身的空间场也不正,同事也就表现出害怕谈到真相,并不敢接受的样子。于是我立即排除这个担心顾虑有人监视的心,继续讲真相,情况稍有好转。

在讲的过程中,同事的观点就是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管无关的事,要保护好自己。我感到同事们可能是生活优越,从而更加冷漠现实,然而事后反观自己,也同样是对现实的名利有执着,贪图安逸的生活,有时在修炼中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人的名、利、情和各种欲望,在做三件事的同时,有比较强烈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其实从这一点上来看,比起常人的现实更糟,因为这是一边不放弃常人的安逸生活,一边又想在修炼中获得好处,没有真正认识大法,用纯净的心去做神圣的事。因此,讲出的话中含有自己的各种执着和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不能打动人,使人得救。

同事还指出了我的一个问题,就是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常常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是的,我在讲真相的时候有时会滔滔不绝,讲出很多自己所知道的文化、历史、科学等各方面知识,不顾他人是否接受。其实,一方面常人也是有信息的来源,有一定思考能力的,尽管他们受邪党文化的影响而不自知;另一方面,我在显示自己掌握的知识,证实自己的能力,而不是慈悲的为他人得救而告诉他们真相。这件事也让我感到,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要首先尊重对方,本着为他人好的善心,哪怕讲出的是简单的淳朴的话,效果也远胜于自我显示的宣讲。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

“我经常讲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的流泪。

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只是常人社会的人往往告诉别人好事的时候也带着自己的观念,甚至于有怕自己受损失,维护自己的那个心理。有许许多多方面的东西掺在里面,所以讲出的话,听起来就不是味了,就不纯了,往往还带有情绪。如果你真的发自善心,没有任何个人的观念掺在里面,你讲出的话真的会感动人。”

我感到我们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其实是一个修心向内找的过程,世人的不接受和不理解并非单纯他(她)们背后有邪恶因素的干扰,更多时候是大法弟子修炼的境界层次不同,同样的一句话背后带有不同的个人的观念,给世人的感受也是不同的。因此,我们只有多看书学法,洗净自己,纯净自己的思想,用纯净的心态救人,才能达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虽然此次讲真相的效果不佳,但我决不会因此放弃,今后,还要采用不同的方式,从慈悲救人的角度,用纯净的心态,让与我有缘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