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博士论文受阻之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约在一个月前发生在我和孩子身上的一件事,现在把它写出来,以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度的浩荡佛恩,并与同修分享正法修炼路上实修的严肃性。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周五)近午时,我在家里打印刚写完的博士论文的几个章节。因跟导师讲好了,周末前必须把打印稿交给他,而那天下午单位里有事也必须得赶去。

我用的是家里新购置的一台激光打印机,其打印效率之高,令我一直对它心存欢喜。打印的章节共涉及一百多页,所以母亲(同修)催我应早做准备,而我却一意孤行,执意要到那天过了十一点再着手开始打印。当母亲关心的询问大概要多长时间能完成,我满怀信心的说道:“估计二十分钟就全能搞定了吧!”此时,心里还在为自己能抓紧时间,尽量利用上午时间多学法而少花时间在常人事务上,且在打印后还能准时参加十二点整点发正念,我还在为所有这些合理的安排和貌似精進的心在自我满足、沾沾自喜。丈夫(常人)之前提醒过我最好一章章打印,免得出错,而我却执著欢喜于打印机的高效率,也全然不顾他的好心提醒,所以还是想一气呵成,心里对丈夫那种过于认真怕出错、信心不够的表现,竟有些鄙夷不屑。

结果打完了正面,反面没打几页就卡纸了。于是想凭借以往解决喷墨打印机卡纸的经验把纸拽出来,结果稍一拽,那张纸就碎了,还有一半多被卡在机器里。这下可着急了,怎么办?母亲建议我打个电话问一下丈夫,因为家里这台打印机和他办公室的是一个型号的,所以他对这些问题的处理肯定是熟悉的。当时我一个劲的着急,这一耽搁,十二点发正念的时间也快到了。我回答母亲:“算了吧!这么小的事还打电话去麻烦他,再说这段时间他单位里又忙。”表面上好象是为丈夫考虑,但深挖当时这颗心,有隐藏很深的在丈夫面前证实自我的心,既不想让他知道这点小事自己都解决不了,更不想让他知道是我没采纳他的建议而导致了现在出现的问题。细想下来,是怕被丈夫说,怕在丈夫面前失面子,执著于名的这颗心在作怪。

写这篇文章的初稿是分两次完成的,写这段卡纸的事是在某周六的下午,丈夫和孩子(两岁多)正在隔壁屋睡午觉。就在我刚记下“面子”和“名”这两个字眼的那一刻,正在熟睡中的孩子突然哭喊了几声,可能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在干扰孩子。此时此刻,我真切体会到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因为在另外的空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的法理。因为当我点到它们时,它们在灭亡之前还想挣扎一下。当然师尊也讲过:“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继续往下写,这次是要从根子上解体它们了,因为它们本身不是我。

那天发好十二点的正念,我再来拽纸。结果看到电脑上提醒要拿下硒鼓后再解决卡纸问题。当时又有些欢喜,还觉的不用问丈夫,电脑都自动提醒我了呢,自以为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了。但在我取下硒鼓,用镊子把碎纸一点点拽出,再把硒鼓装回原处,机器怎么摆弄也不动了。如果是打印真相资料我肯定会及时向内找,但当时错误的认为打印常人的东西好象纯粹就是技术问题了,加上当时很是着急,根本就谈不上放下心来静心向内找了。

虽然母亲当时劝我别急,说真的打印不出来,等丈夫回来修好机器后再打,让我跟导师说明原因推迟几天再交,但我就是执著于靠自己不靠丈夫,也执著于跟导师说好不想再推迟,其实这些反映出来的都是执著于名、执著于证实自我的心。于是我继续摆弄着机器,这时电脑提醒是硒鼓的问题,我还以为是硒鼓的碳粉用完了,就拆开了新硒鼓的包装。这个新硒鼓是丈夫从他单位拿家用的,因为当时买这台打印机时,丈夫是特意买了个与单位的同型号的,就是为了打这个小算盘。对于这些我也是默认的,有时甚至还觉的挺好,这其中有一颗很肮脏的利益心。这和师尊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些修了大法后把以前拿家的毛巾头从新拿回厂的同修的心性相差有多远哪?当然自己也知道这种做法不对,但还在为自己这颗肮脏的利益私心找借口,觉的反正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常人丈夫出的点子。

以前我也没装过硒鼓,当看到包装上有一根封条一样的东西,我快速的把它撕下,母亲看到此景便问:“你怎么知道要撕下?”我还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有能耐,说:“这一看就知道了啊!”然后我把新硒鼓放回机器还是不动,我猛然意识到这封条撕错了。(其实没撕错,但当时真认为是错了。)母亲在一旁说我太草率、太着急了,而此时此刻的我已内心翻动:“这咋办?这下肯定会被丈夫知道了!不是没碳粉,无需拆新的,而新的又被我弄坏了,怎么连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太无能了!这封条还能装回去吗?”甚至脑子里还冒出“要不去买一个新的硒鼓替换这个被撕坏的。”所有这些怪异的思想念头追根究底是怕在丈夫面前失去面子、失去名这颗可怕的人心在作祟。

这时一直在我身边的孩子趴在地上要我抱,我实在来不及了,就稍微抱了她一下便放下了,她稍有些哭闹。当母亲抱起她时,她突然间整个人笔挺挺伸直变的很硬,双手紧握拳头,嘴巴紧闭,牙齿咬紧,眼睛也翻白眼。这时我傻眼了,马上抱着她,她的眼睛还是不睁开,我和母亲捧着大法书在师尊的法像前跪下,向师尊求救,心里明确哪怕有再大的漏也绝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孩子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母亲喊着孩子快看看师尊,喊了好几声,她这才稍稍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师尊的法像。过会儿又闭上了眼,我们又继续喊,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请师尊救命,慢慢的孩子一口大气喘了过来,这才慢慢睁开了眼。是师尊把我儿从旧势力手中夺了过来!在另外空间肯定是惊心动魄的正邪之战!是师尊救了我儿!一语难尽师尊的救命之恩,要不是师尊时刻保护,后果真是……我深切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和师尊讲的:“我们的路很窄,走偏一点就会出现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的法理。是人心执著长期不放被旧势力钻了漏洞,因人心引来的迫害真是令人痛心呀,这回又让师尊操尽了心,弟子实在是对不起苦心度我们的慈悲师尊啊!

回想自己三十多年来的人生路,从小到大一直以来学习优秀,入了大学后不仅学习名列前茅,而且以后的人生路更加的顺,其实这些都是因为得了大法而得到的福份(我是入大学第二年幸得大法的)。大学毕业后以本科四年总成绩第一直升到全国有名的一所高校读研究生,后又顺利找到了一份令周围人羡慕的工作,现又在攻读博士学位,所以一路走来基本都是掌声和夸耀,执著于求名,对自己小有所成沾沾自喜,很是看重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成家后在丈夫面前也总是很看重自己的名,要逞能、证实自我、不让人说、要听好话、维护自己的面子的私心很重。以前也都知道自己这方面的人心是该修去的,但碰到事情还是守不住。这次我横下一条心,把这些肮脏的人心一颗一颗深挖出来,彻底解体它们。

师尊在《转法轮》中专门讲过:“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但我连这修炼初期就应做到的到现在还没做好。孩子平时哭闹干扰到我学法、发正念了,往往我就来气,于是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也是导致它们这次想置孩子于死地的原因。所以平时动的思想、念头真得引起我们重视,不是溜过就算了,真得要用正念去掂量掂量,如不正的话要立即抓住解体掉它,因为它们本身就不是自己的念头,是被旧势力强加進来的。当然从根本上说,应实修自己这颗心,及时在大法中归正自己,修的无漏才不会被它们干扰。

时隔一两天,母亲就提醒我应尽早把这事记下来发给明慧,而我却懒于动笔,以调整自己的状态为由想过一段时间再写。而近两天发现先前对孩子的那种嫌她烦的心又在抬头了,发正念、炼功都受影响了。今晨与母亲切磋,她又跟我提起了写文章的事,于是我下决心立即把这段经历写下来。平时早晨孩子一起来肯定是喊我,我母亲去给她穿衣,她都喊着“要妈妈,不要外婆”。而今早我决定要写此文,坐在那里静静的写,孩子也如往常时间醒了,我母亲过去,她不哭不喊,却出乎意料的说出了一句她还没学会的话:“妈妈忙。”当时我泪水盈眶,是恩师在鼓励我,真的是体会到了只要自己做的正,一切是师尊为我们做主。当我写好初稿正好快傍晚六点发正念的时候了,而这次发正念时所感受到的纯净平和与能量包容是我修炼十多年来都未曾感受到过的。这明显是慈悲的师尊在加持和鼓励弟子!谢谢师尊!师尊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弟子,我自己常常体会到在修炼路上只要有一点精進的表现,师尊总是不失时机的利用各种方式鼓励我。写到此,我深有感触,我想到了师尊为我们弟子的修炼,为我们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为了众生能得救,为了整个大穹,真的是耗尽了一切。

其实有关执著于名利气的这些私心,师尊的法理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而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真是对不起师尊啊!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弟子还有这些可怕的人心,修炼的路走到现在到底实修了多少,真得好好反省了!师尊啊,虽然弟子与您的要求还相差太远太远,但我现在从内心深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一定要勇猛精進,追上正法進程,时时事事实修心性,不是心里知道嘴上说说而已,在修心上真的是差半点都不行啊!感谢师尊传大法救度我们,弟子一定要珍惜这份浩荡的佛恩,敬师敬法,做好做好啊!

文中不足之处,望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