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七旬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一日】按:佳木斯年龄已七旬的法轮功学员许明德和妻子梁春梅,曾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来,他们因为坚定信仰,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多次遭到当局的绑架,妻子梁春梅在多次遭迫害后,身心饱受摧残,含冤离世。

以下是许明德自述夫妻二人受迫害经历。

我叫许明德,男,今年七十二岁,我修炼法轮功前,身体多病,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神经官能症、慢性肝炎、肝血管瘤、“文化大革命”时腰被打坏了,形成二、三腰椎骨结核等疾病。烟酒瘾很重。

一九九四年法轮功创始人在哈尔滨办法轮功学习班,有一朋友参加学习班后,带回来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当时正练别的功法。我看完《法轮功(修订本)》后,觉得特别好,身体觉得非常舒服,我决定不再练其它功了,只炼法轮功。我觉得这才是真正功法,我就照书上炼功图学炼。几个月后烟酒瘾全都戒掉了,身体疾病不翼而飞了。

一、为说句公道话,遭绑架,勒索钱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决定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师父是清白的。我和两个法轮功学员(一个姓张,一个姓任)坐火车去北京,天安门戒备森严,武警一会一趟,还有不少便衣。我们进天安门广场,同行姓张的法轮功学员在一边单独走,警察把她抓上车。我和姓任的法轮功学员说:她被抓了,咱俩快拉开横幅。我们俩各自拉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即,上来四五个便衣把我们绑架到车上,劫持到前门派出所。

下午四点多,来了两辆大客把我们七八十个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大兴看守所,我自己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房间,三个警察轮番审问,叫什么名,什么地方人,我就是不配合,一个象领导模样的人说:老爷子,你已经到北京了,“法轮大法好”你也喊了,横幅也拉了,你想说什么,我可以给你向上反映。我说:我有病才修炼法轮大法,身体都好了,我得过腰椎结核和肝炎,通过炼法轮功,病都好了。电视和广播说的都是假话。我来北京就是为了证实法轮功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好,我们都是做比好人还好的人。

他们准备把我收监,检查身体时,我血压太高,体检不合格,后来换两个新血压计检查,也是血压高,一共检查了四次身体,都是血压高。快凌晨三点了,在我手提兜里翻出了一个佳木斯邮局京都塑料袋。然后他们把我劫持到佳木斯公安驻京办事处。

在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后,我所在单位佳木斯木材加工厂,党委派厂长宋日高的儿子到北京来,他把我劫持到了开往佳木斯的火车上,下车时,永红公安分局的石大队长和指导员郭老三(绰号)把我绑架到永红公安分局,郭老三和石大队长想要勒索钱财,在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了两三个小时后,我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是苞米面的窝头,一点没有油的白菜汤。每天早八点至十一点码坐。下午一点至四点码坐。非法关押我十多天后,一天晚上快半夜十二点了,郭老三,石队长把我送回木材加工厂,厂长刘利和接待我,给我女儿和姑爷挂电话把我接回家,郭老三说,你老伴早进看守所了。

二、被强迫参加洗脑班

我从看守所回来,总厂党委派机修分厂四车间一个女书记,到家来强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找几个法轮功学员办所谓的“学习班”(洗脑班),每天去厂保卫科报到。我和法轮功学员崔海霞、仲英等对保卫科科长仲照义说法轮功是好功法,教人向善,不做坏事,我身体都没病了,法轮功师父教我们要做比好人还好的人。去了几天学习班,我们就都不去了。

为了躲避邪恶的骚扰,我和老伴去了勃利县,我儿子在那开的家具店,厂子的人找我儿子要见我,一开始我儿子不说,就要抓我儿子。我儿子一看说你见人可以,要出其它事我可跟你没完,厂子领导同意后,就派王书记来见我,没说啥就回去了。

二零零一年七八月份一天,厂党委组织共八九个人坐车来我儿子的家具店,厂子组织部的人强迫我签字。我当时脑子空了,就糊涂了,强迫我写思想认识,强迫我在他们写的纸上签字。我稀里糊涂的就签了字,过后明白过来后,觉得不应该签字,去找他们时,他们已经走了。

三、妻子梁春梅遭绑架,被勒索钱财

我妻子叫梁春梅,七十岁,曾患有一、二腰椎骨结核、神经衰弱等疾病,她脾气暴躁、还骂人。每年佳木斯时值封江开江时,必须吃药,说感冒就感冒,离不开药。一九九五年初,她真正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从打炼功后一片药也没吃过,过去离不开药的病也没犯过。一天比一天好。

二零零零年春天,哈尔滨博物馆展览诽谤法轮功师父的内容,她和法轮功学员去哈尔滨去澄清事实,说明展览的内容是假的,讲述自己在法轮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体会,郭老三和石秀文将她们劫持回佳木斯永红公安分局,之后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七天。郭老三找我儿子勒索五百元钱,才把她放回来。梁春梅在看守所里吃的是窝头,白菜汤。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老伴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坐火车进京为法轮功申冤,在火车上被绑架,他们被劫持到长春站的一间房子里,法轮功学员拿的横幅挂满了屋子,她们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的石大队长把她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佳木斯公安局的不法人员勒索梁春梅所在单位提花色织厂七百元钱,提花色织厂效益不好,开不出工资,我给厂子拿来七百元钱,提花色织厂领导对法轮功不了解,我就对领导讲述了法轮功真相: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中央电视台讲的都是撒谎,没一件是真事。象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王进东身上着火了,为什么头发和两腿间的汽油瓶没有着。天安门广场老大的都是空地,准备消防器材干什么等。

老伴梁春梅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五、六天时,永红公安分局石秀文给我打电话说,交一千元钱才能放人,我说没有钱,他说我们这有规定必须拿钱,你这个情况我已向上级反映了,最少拿八百元,我说八百元我也拿不出来。最后,我拿了五百元钱给石秀文,看守所勒索了二百元伙食费,加之我给梁春梅单位拿的七百元钱,共被勒索一千四百元钱,才把我老伴接回来。

四、恶警入室抢劫、偷钱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有一天下午五点多钟,老伴在哈维斯超市外,往自行车筐里放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一个恶人看见了,此恶人诬陷老伴偷了他的钱,将老伴梁春梅往三轮车上拽,当时围观了不少人,这时向阳派出所李姓警察来了,因为我和老伴在一起,所以他把我和她一起被绑架到向阳派出所,李姓警察唆使一女人把她钥匙抢去了。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夜后,早上恶警非法抄家,他们抢走了法轮功师父的法像、《明慧周刊》约二百多本,还有现金一千一百元,被他们偷走。下午三点多钟,恶警打电话叫我姐夫去接我回家。

下午五点左右,老伴在佳木斯收容所来电话,叫我送牙具、毛巾等,在电话里我说咱家的一千一百元哪去了,她说我没看见,一个当官的人进屋就奔床上抢法轮功书了,一定是他拿的。第二天早上我到向阳派出所找姓卢的警察要钱去,他们说我没有看见,他们把在我家抢走的书拿来放在地上,让我找找有没有钱,我没找到钱。他们说,刑警大队指导员上床里去拿的书,你去问他吧?我找刑警大队指导员,他不在,我在刑警大队喊,抓人偷钱干什么?我再次去找他,他说没拿钱。我说我老伴看到你拿了。

五、老伴梁春梅含冤离世

老伴梁春梅被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天后,劫持到看守所,因为她血压高到二百八十毫米汞柱,看守所的医生给她点滴抢救,非法关押三天后,姓卢的警察开车到家找我,去接梁春梅,他们不相信血压那么高,开车到佳木斯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开了诊断后,将梁春梅放回家。刚刚过完中国传统新年正月十五后,一天,姓卢的警察开车来说,公安局叫梁春梅去佳木斯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身体,我陪着一起去的,给梁春梅检查身体完后,直接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陈万友把梁春梅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所医生检查血压高,医生摇摇头,陈万友和警察走了。医生看没人,给我写了两个字退回。陈万友让姓卢的警察将劳教票子给我,我一看非法劳教梁春梅三年。回家后,梁春梅的身体一天比一天不好,走路都得扶着手走。

二零零八年后,早上不能起来炼功了,站不住,睡醒觉自己上厕所摔倒了,起不来了,左侧腿和胳膊都软了,小便失禁,我把她扶到床上,睡一觉下地后,她又摔在地上,过一段时间,眼睛渐渐看不见了。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