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走回大法的经历呼唤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悉尼法会讲法》)我是属于中士闻道的人。记得刚开始学法轮功的时候,是一九九七年,这是大法洪传最兴盛的时期,村里炼的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一个。当时的决心特别的坚定,师父所讲的很多修炼中的状态我都能感受的到。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实行打压以后,我也和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学员一样,掉了下来,说句心里话,邪党的打压是一方面,主要的还是自己没有好好的珍惜大法,辜负了师父的苦心,说出来太惭愧。在这期间,因为我修炼前曾经患过的气管炎的病又复发了,吃了不少药也不好,就又炼功,病炼好了,又不炼了。

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后悔,怎么能把这么严肃的修炼当作儿戏,想炼就炼,不想炼就不炼呢。其实就是放不下自己好烟、好酒、好赌钱和世间各种执着心,致使自己白白的浪费了十几年的光阴。更后悔的是,一不炼功了,业力返回来,是很危险的。我身边的人,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遇到了很危险的事,我骑摩托车,就出了车祸,挨顿摔,前额头上缝了十多针,呆了一年多,什么也没干,那时的心情真的好难受,这是一次最深刻的教训。

我的父母都是修炼人,我虽然不炼功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大法,还是觉得大法好,一有时间,我就去我父母家看书,看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心中始终有以后岁数大了再炼的想法,我知道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正法的洪势怎么能等呢。

二零一零年农历十一月份,我头上挨摔时的“毛病”又反复了,太阳穴紧绷绷的,脑子里好象堵住了一样,走路都得轻点走,怕震,我很苦恼,因为我家里负担太重,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儿女,都在上学,身体要是不行了,怎么生活呀。我又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我想从新修炼,却顾虑重重,人们常说,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的,象我这样反反复复,师父还能要我这样的弟子吗?

就这样,犹犹豫豫的到了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日,我终于下了最大的决心,不管师父还认不认我这样的弟子,我都按着大法去修炼,当时我就炼了五套功法。师父的慈悲是伟大的,这一刻,我才深深的体悟到这句话的深刻涵义,当我炼完功,我脑子里的各种病症都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清凉透彻的感觉,好象是空的,头上还有东西在动,这样舒服的状态是从来没有过的。我的感激之心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师父得用多么大的慈悲包容我这样的弟子啊。

我修炼一周时,一位老年同修叫我去另一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去那晚看的是第三讲,我聚精会神的听师父讲的每一句法,生怕漏掉每一个字,我看到了一半的时候就开始恶心,想要吐,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也许是我听法的心态,师父才让我有这样明显的感觉。我觉得如果我们看书、听法、炼功都用一样纯净的心、虔诚的心,可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师父说,“因为修炼我们法轮大法修的比较快,层次突破也是比较快的。”(《转法轮》)我有深深的体会,我炼功还没到一个月,我身体,手心总是有一种炽热的感觉。特别是发正念时,这种感觉更明显,由手心到小腹,然后上升到头部遍及全身,整个身体都被这种能量包围着。我的左脚大脚趾盖是漆黑的,有半公分厚,跟肉根本就不连着,好几十年了都这样的,有人说是灰指甲,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炼功不长时间,就脱掉了,从新长出了新的,而且还跟肉长在一起,再也不是黑的脚趾盖了,大法正了这不正的状态。修炼大法前,每到冬天,我的颈椎病、肩周炎、腰痛都会犯的,今年冬天却无影无踪了,只有大法才有这样神奇的效果。

有一天晚上,我们集体学法,有一同修提到了我们当地一名同修被拘留所迫害致死的事,我的怕心出来了,次日中午,我问一位老同修,怎样才能把怕心修去,同修什么也没说。午后,我干完活计回来,无意中从橱柜里拿出一本书,是师父写的《精進要旨》,就在拿出的同时,我的手指就伸到了书里,打开一看是〈大曝光〉下面那一页,“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这一行字映到我的眼前,其实有师在,有法在,你怕的是什么?

我从新修炼快到一年了,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总是在间隔很短的时间里,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是身体上的难,有的是心性上的关,我知道是师父的苦心救度,让我加紧还债,我觉得时间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太紧迫了。我修炼的路是平平淡淡的,与别的同修比起来,我修得太差劲了,离法的要求差的更远,更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可能还停留在感性上认识大法,洪法和救度世人做的很少,基本上就没做,有时碰上常人诬蔑大法,虽然心里很气愤,却不知怎样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真是有愧于师尊。

以上所写,我只是想说一句话,象我这样修炼了又放弃、放弃了又修炼的不合格的弟子修的还很差劲,师父还不忍扔下我,还让我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还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佛恩浩荡,我真心的希望跟我一样离开大法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从新回到修炼的行列,伟大的师尊,不会嫌弃我们的,师父珍惜我们,真的比我们自己更珍惜自己。

也许你现在四、五十岁,也许七、八十岁,当你回首时,以前的一切好象就在昨天,二零一一年又过去了,这一年就象一瞬间,人生何其短暂,有多少同修坚定的走了过来,我们却掉了下去。如果哪一天正法洪势来到,最最后悔的就是我们,我们得到了大法,却因为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业力掩埋掉了先天的本性,动摇了刚开始学法时的信心,没有好好珍惜。辜负了师父为我们清理身体承受业力,苦心安排修炼的路,这是我们最大的痛悔。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修炼十多年,又不炼了的学员,我深深的为她惋惜,为什么不珍惜这千载万载都难遇的宇宙大法呢?如果后一秒钟就是正法结束的时刻,而你在前一秒钟放弃了,那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我知道,我不配这样说,但是我是真心的呼唤:回来吧,昔日的同修,回到修炼的行列,回到大法中来,回到师父的身边,登上师父的法船。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