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引航我归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十三年来的正法修炼路,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真是尝尽酸甜苦辣,回味无穷。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每当我遇到危难时,总能得到师父的点悟,给我化解危难,所以我几次都能从魔窟中闯出来,又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得法护法

我是一名教育界的工作者。争争斗斗几十年,搞的身体不佳,胃溃疡病经常犯,严重时喝口水都要吐。一九九九年春,由朋友介绍学炼了法轮功。当天没吃药胃也不疼。两天、三天、一个月也没疼,再也没吃药,胃溃疡就这样奇迹般的好了,同时身体其它一些小病也不翼而飞,这使我深信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从此再也没有放下。

修炼四个月后,就遭到江魔头的邪恶迫害。那时学校只是在会上点名,警告不要炼,没什么特殊的限制。所以我们校内的几个学员还经常在一起切磋、炼功。身心不断得到净化、提高。我的整个人生观念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真是变了一个人:处处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多次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

江泽民膨胀的妒忌心使他失去理智,竟不惜一切代价,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国家舆论和专政机器,全天候的造假、构陷法轮功,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進而对他们非法劳教、判刑,同时煽动全国人民仇恨法轮功,挑动群众斗群众。在这种情况下,每位大法学员的心情都很沉重。当时我心里很不解,很不服,法轮功对社会对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怎么能不让炼呢?中共当权者是怎么了?带着种种疑虑,二零零零年底与一同修踏上了進京列车。后来被查出,非法拘留十五天。由此激怒了校长,大发雷霆,派四人昼夜包夹,不准我出入校门,并停发了我的全额工资。在没有生活保障的情况下,我离开了学校,回家打工谋生。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省劳教所洗脑迫害三个月。由于坚持修炼,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从此也被非法开除工作。

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师尊多次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实践证明,只有学好法,一切都在其中,发正念时威力强大无比,讲真相时,师尊会通过各种方式点悟你。记的在被非法劳教前一个月的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在干枯的河床中,碗口大的光滑石头一大片,一块挨着一块,再看时都变成了一张张人脸,都是秃头。有的哭、有的发出呼救声。醒来不得其解。被非法劳教时,一進严管队的大教室,一百多个秃头刑事犯同时抬起头来看我,景象与梦中一样,我瞬间明白了:这里有我要救的人。

每天有四个包夹,形影不离。我开始对他们讲真相,教他们要从善,告诉他们生老病死的因缘关系,人生的目地及江泽民造假陷害等等。他们都很爱听,很认同。因为我的修炼人的言谈举止,使他们心服口服。在严管队四个月中,轮换包夹八次,他们中大多数明白了真相,并表示出去要做一个好人。严管队长明白真相后,把每顿剩余的馒头,告诉班长分给我们吃。对我们几个同修都很照顾。

后来我们被关押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那时师尊的《洪吟二》已传進去。我们都背下来了。其中《快讲》和《震慑》开启我抓紧时间救人。

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对象。因此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对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江泽民的邪恶迫害,以及善恶有报的天理等等。他们不找我,我还主动找他们讲,轮换着讲。晚间休息时,我就借着走廊灯光写真相,揭露共产党的整人本性,历次运动的因果,揭露江泽民为何迫害法轮功,“自焚”是彻头彻尾的造假骗局等等。共写了三大本。后来所长查床铺时查出没收了。所长看后,找我谈话,我就对所长讲真相。他静静的听着,最后我说:“迫害法轮功是大错特错,早晚会正过来的!“文革”的例子你也知道,谁做谁受,你明白了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条后路才是明智的选择。”后来他们确实明白了一些真相,对法轮功学员改变了看法,并能友好相处。

被非法劳教回来,听说教委开除了我的工作,我悟到应该去市教委讲真相。借要工资、恢复工作为由,去教委各个科室讲真相,发《九评》。局长了解了真相,补发给我两年的工资,答应给我办理“内退”。这几年中换了三任局长,我也讲了三次真相。他们都知道信仰自由,开除工作是错的,但就是不敢恢复我的职务,推说上边不让办。但我一直在讲真相,有几个科室主任、科员明白真相后办了“三退”。

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从法中悟到个人圆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是重大的使命,大法弟子必须要做好。我工作了三十年,调离三个学校,因此,我就找原来的同事,亲手递给他们真相资料与《九评》。几天时间,五十本《九评》就送到有缘人手中。他们很少见到真相,因为重点高中是全封闭的,不准外人進入的。时间长了我与门卫搞熟了,他们也都接受了真相。

几年来我一直面对面讲真相,送资料。很多同事还夸我心态很好,还和以前那样豁达开朗,没有被开除工作所压倒。是啊,作为常人是接受不了的:每月三千元工资一下子没了,这怎么过?农民还有几亩几分地种粮吃饭,我这可好,什么都没有。妻子常说我是个“三无”人员:无工作、无劳保、无土地,一无所有!当然,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我只有一念:师尊与大法是正的,“真、善、忍”是宇宙最高法理,一切反对宇宙法理的都是邪的,最终是要被淘汰的。

这些年,由于听我面对面讲真相办了“三退”的不知有多少人,我没做记录。只要遇到的人我就讲,几乎没有怕的感觉。我对市政法委书记、市“六一零”主任讲,并送有关善恶有报的真相资料和《九评》给他们看,他问哪来的,答:从门缝收到的,我看了挺好的,就送给你看看,你如果不愿看的话,我就送给别人看,我是对你好才会给你的。后来他说:“共产党完了,叫你们法轮功搞垮了。”我说:“不是我们搞垮它,是它自己搞垮了自己。它把这么多修‘真善忍’的好人往死里整、并推到对立面,人们能拥护它吗?历次运动害死八千多万人,老天能饶它吗?它的气数早尽了。再说,它不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产物,它是西来幽灵。我们要做中华儿女,怎能做马列子孙呢?怎么能背叛祖国呢?”“六一零”主任点头认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越说越有劲,滔滔不绝,其实是师父在启发和给予我智慧而已。

师尊要求我们学好法、发好正念、讲好真相,做好“三件事”。修炼自在其中。学不好法,就没有智慧讲好真相,这是相辅相成的。师尊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作为你们来讲,证实法与救人的同时又是个修炼的人,修炼的人有人心在,否则的话就是一个神,神怎么修炼?神修炼不了,只有带有人身才能修炼,那才叫修炼。”

尽管“三件事”我不断的做,但比起精進的同修,还差很远,还没有达到师尊的要求。我还要努力做好,不留下遗憾。救下一切可救的人。

感恩

我有幸得法,是千万年的等待,是伟大的师尊的慈悲苦度,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洗净。千言万语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意。大法的法理开启了我的心灵,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使我走上了归真之路。为此弟子含泪叩谢伟大的师尊,如果没有您的救度,我会永远浑浑噩噩地在六道轮回中煎熬。弟子想念您啊,盼望您早日回大陆与大陆弟子相聚。

感谢伟大的师尊的救度之恩!
感谢所有协调同修的无私帮忙。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