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多年却刚刚学会“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最近的一段经历才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向内找”、什么是“修”,体会到“溶入大法整体”的力量。

我长期在外地打工与本地同修接触很少,与当地同修也没有联系,基本处于“独修”状态,也没遇到什么矛盾,自以为状态不错了。忽然有想回到家乡加入整体的念头,师尊安排,几个月后果然有机缘让我回到家乡工作而且收入成倍增加,当时我很高兴,当事情顺理成章一步步发展的时候,我的一个合作者A忽然找来其他参与者来对这件事起阻碍作用,眼看着对个人、对大法都有好处的事要被破坏,我非常焦急又无计可施,心中对A充满怨恨,认为他见利忘义、恩将仇报,当时没能从法理上认识清,个人状态也不好,虽然也发正念铲除A背后的邪恶因素,但是因没有达到慈悲心态,实际上仅仅有发正念的想法却根本没有“正念”发出来,当然没有效果,无奈之际甚至与另一常人合作者想到采用暴力方法解决。

当时能真切感受到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激烈和对常人事态发展的影响,正当我苦闷的与家人喋喋不休数落A的不是时,有口无心的冒出一句:“哎,他也不容易呀!”顷刻间眼泪涌出,对A的怨恨削减了许多,我认识到是师父点化我从对方角度看问题,要“善待众生”(《洪吟二》〈正神〉),接下来脑海中又现出“万恶除尽万众生”(《洪吟二》〈留意〉),我明白了这魔难的罪魁祸首是背后操纵的邪恶,A也是受害者,我应该正念除恶救世人,我及时与认识的同修沟通交流,请大家发正念加持除恶。

没有了怨恨的心轻松了许多,一天下午,我发正念时眼前浮现出许多“小人”,密密麻麻排着队急急从右向左跑,左右都笼罩在雾里不知是什么,仔细看那些“小人”都是A的形象,意识中知道那是他的众生在我正念中得救了,同时有了踏实的感觉,好象已经知道事情的结果,我从一种祥和的状态中回来,对“慈悲”的力量有了一定的理解。

不出所料,A的态度明显转变,他找的合作者也退走了,事情按当初预想的样子实现了。从这件事情上我体会到看似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能当人事去办,要用正法理去衡量认识,用正念去处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

矛盾远未如我想象的已经平息,恰恰刚刚开始!新公司的同事大多是随我而来的,有原公司同事,也有在以前公司的同事,其中L还是我同学,我想:这下好了,都是熟悉的人,工作起来会顺利。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个理应最支持我的人在互相攀比,打小报告,在工作中拆台,最后矛盾集中到我这里,L怨我把他骗来,还怨我对他没有对别人好……。本来L失业在家,我介绍他来挣高薪,他本应感谢我才是啊!我感到很伤心,当时只认识到有“情”,没有再从法理上深入认识还有什么,再后来,另一位同事W成了我的领导(原来我领导他,安排他工作都不愿完成),对我极尽排挤,有责任也推到我身上,有成绩说成自己的,我同学L经常到W面前打各种小报告,包括关于我的,周围的局外人也议论纷纷,有的说我太窝囊,有的说我引狼入室。一时间纷乱如麻,好象很浓重的抑郁压抑着我和同事们,如果哪一天W没来上班我们就会暂时轻松一天,每天上班前我一想到要面对W心里就堵的厉害,好象形成了心理障碍,平时想到他头也痛。

我知道除了表面现象外肯定另有原因,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是找不到具体是什么东西,“否定”起来好象没有目标,没有着力点,当然看不到效果,我一直没悟明白这究竟为什么而来的呢?是我做错了什么被钻空子?扪心自问真的想不出来,即使做错了也不允许这样对我啊!我一方面在工作中承受着各种压力,另一方面苦苦搜寻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捣鬼,一段时间里大脑嗡嗡转,胀的难受,发正念根本静不下来。正当我在苦闷中难以自拔时,脑海中浮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一下轻松了很多,师尊看我悟性差,点化鼓励我:这一切都会过去,要我用正念认识身边矛盾,要在矛盾中修自己呀。

我想起同修交流过的“向内找”的个人体会,也照样用一用,我理解“相由心生”是说外部环境反映自身空间场的状态,从外部环境各人的表现对照就能找到自己空间场有什么不纯净的因素,找出来用大法衡量,该同化的同化,该清理的清理,有些不知如何处理的也不用细想,总之按大法标准不会弄错的。有了“向内找”的愿望,大法就给我展现事情的实质,学法时一下翻到《精進要旨》〈境界〉,“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当看到“妒嫉”一词,心里一动:不就是它吗?表面上同事间因为计较工作任务分配不公平、认为工资待遇不公平等等,这种攀比乱象的根源不就是“妒嫉”的不同形式表现吗?“妒嫉”背后再深究就是“私”。

和同修交流后也一致认为是“妒嫉”,也许别人看来很容易认清的事情我费了好大周折才找到,我们在交流中认清它不是我们空间场应该存在的东西,我们绝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它来扰乱正法,应该立刻清除掉。认清这一切时,原本堵堵的感觉没有了,对周围人的愤懑怨恨也顿时消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他们被操控的人这一面的无限怜悯,同时我也明白了只有放下人的观念,才能纯净自己,神的一面才会有展现。

在重温师父关于生命群体转生的法时,我想到我和同事们,禁不住泪如泉涌,心里明白他们都是为了法随我同来(因为以前也读过这段法却没什么感触),无论他们“人这面”对我怎么样,我都要珍惜他们,因为那不是他们真实的自己,他们受操控,我不该不清醒啊!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变化不大,但我内心已经轻松了许多,我知道我修的不主动,师父才利用旧势力安排的生活魔难来让我清醒,推着我往前走。通过周围人演的“戏”,叫我看到自己空间还太多需要纯净,比如:“怨”、“争宠”、“挑拨离间”、“爱面子”、“瞧不起人”,还有邪灵的“斗”和“控”等等必须清除的因素。这一切都是在人中形成的观念或者后天沾染的因素,它们以我肉身为载体,反映到表面象是我,却都不是真的我。

事情到此原本好象可以结束了,但是后来的事情更让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一思一念都不能打折扣。有个“偶然”机会叫我看到全体员工的工资(其实不是确切数字,当时以为是真的),我心又是一动:老板把我薪水降了却把别人的升上去,还把我蒙在鼓里,太不公平了!这个念头一冒,搅的我百爪挠心痒的厉害,我马上意识到:“妒嫉”又来了,原来一切表象的根源都是它!我原以为已经没有“妒嫉”了,没想到内心深处还隐藏着,一遇到“强刺激”就暴露了,“妒嫉”真是无处不在啊,怪不得师尊在讲法中单独讲到它。我表面上好象做到“仁至义尽”,实际上没做到别人好了能替他“由衷”的高兴,我警醒了:自以为不错的我离真正的纯净差的太远了,必须抓住一思一念,不断找到我空间中不符合法的生命,收救清理他们,纯净真我。

静静的夜里,我看着同修的交流文章,联想到近期的亲身经历,心中升起强烈愿望:去掉各种隐藏的执着,归正自己,找到真我。当想到人中“伤害我最深”的几个人时,忽然又一次落泪,心中已经没有一点怨恨和不平衡,而是一种感激和从未有的亲切,我又一次体会到慈悲的力量,认识到:慈悲是神状态的自然流露,而不是人那样的有意表现,以前苦恼于想搞清具体事情怎样“做”才慈悲,现在知道只有达到那个境界自然知道怎样去做,根本不用人为的去“思考、判断”,没达到慈悲境界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能算是人的“善”甚至“伪善”,因为心性没提高,表面行为一定是人心所为,一定是杂念丛生、顾虑重重的“强为”,我明白了:“修”根本不必纠缠于表面行为,明晰法理、提高了才是真修了。我知道借着他们的表现,我在大法修炼中得到升华,真心感谢他们的承受,更感谢师父为使我提高,煞费苦心的把他们安排到我身边(他们都是外地人)。这种状态虽然持续很短暂,但我知道师父已经为我清理掉很多不好的东西,我身心都轻松很多。

近一年来的经历让我感慨:“修”了这么多年,其实一直不得要领,在同修不辞辛劳帮助下才刚刚学会如何“向内找”,懊悔之余更多庆幸,毕竟我已经尝到“向内找”的甜头了,想想是不是还有许多同修还象我以前一样陷在你是我非的具体矛盾中、纠缠于“做”与“不做”的困境里,没有真正学会“向内找”、没有学会用“神念”去处理具体事情和控制事态发展?希望通过我粗浅的体会和认识让同修得到借鉴,放下繁杂的人念,从包容表面人中的“敌人”开始,善待世人,在世俗生活矛盾中升华,找到真我,收救有缘众生。

时间紧迫,路却还很长,我深知还有很多东西要去除,还有无量众生等待救度。由衷感谢不惧流言一次次同我交流、让我明晰法理的同修们,同时真心希望所有同修放下观念包容他人,真正用善意理解同修,不要人为的把自己与整体间隔开,不要再失机缘。

我内心中谨把这有限的心得当做新年礼物敬献给师尊,也以此回报所有关心我却不常见面的同修亲人们,谢谢大家的挂念和帮助,无论时空如何相隔,我们永远是最亲最近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