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制止恶人行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师尊说:“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制止行恶》)

下面是我的一段经历。

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晚上,我与同修到市区驻军几个单位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传单,从城东到城西,眼看快发完了,这时被一名军官发现,我们冲出营门,同修走脱,我被他们劫至门卫值班室。

他们问我走脱的同修是谁,我不配合,零口供。他们气急败坏,来了很多人,手里拿着电棍、胶棒,怒目相向。当时我内心平静,直接面对,正视他们,心里默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他们解掉我的腰带,脱掉我的鞋子,让我坐在地上,又打电话叫“110”警察。这时,一名年轻的士兵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我的腰上,我一点痛感也没有,可那名士兵却跌坐在地上,手抱着自己的脚,疼得“哎吆哎吆”的直叫。我慈悲的看了他一眼,很可怜他。另一个人对我骂,随之抬脚欲踩踏我的脚趾。我心里想“李洪志是我唯一的师父,造就了宇宙中的一切,慈悲伟大!”但见他的脚慢慢收了回去。这一切,在场的人都看在眼里。那些手持电棍、胶棒的人也缓和了许多,谁也不敢动了。

过了一些时候,“110”警察、警车来了,他们开始伪善的引诱我,只要说出走脱的同修是谁,就放我。我一言不发,零口供,不配合。他们就威胁我:把你弄到派出所、刑警队,那里是渣滓洞、白公馆。我不动心。他们把我的双手反背到身后铐上,要送到辖区派出所。我抬头挺胸,头也不回,平缓的走向警车。只听身后有人说:啧啧,法轮功,好样的!

到了派出所,我正直的站在办公室里,双目微闭,默默的念动师尊的正法口诀。只听派出所的人问随车同去的一个人说:是你抓到的?那人说:是我。他们就互相商讨给那人多少赏钱的事。我当时真为这个被邪党谎言欺骗、助纣为虐、为几个小钱沾沾自喜的生命悲哀,心想有多少这样的世人在等待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啊!之后,派出所的其中一人笑着对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呢?说着就把手铐打开了。他们猜想我是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就连续不停的追问是哪儿的人,走脱的同修是谁,只要说出来就放人。这样一直持续到下半夜,我说,别问了,我一人承当,你们睡吧。

他们把我放到派出所的滞留室,此室中间用铁栅栏隔开,靠走廊一头是几名警察睡觉值班,靠窗户一头是滞留室,窗户用铁棍焊成铁护栏,那里已有几名被羁押的人员。到此,我一眼就看到窗户的铁护栏,遂心生一念:就从这铁护栏出去!

天放亮的时辰,我试图穿越,一动身,室内的一人问:干什么呀?我说:睡你的觉吧。那人就睡了。第一次没成功,铁护栏挡住了我。我犹豫了,但转念一想:这不是个好地方,我一定要出去。想罢,攀上窗台,腿一伸,身体一缩,穿越铁护栏,轻轻落地,出了魔窟。

此时,正是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之时。我知道是师尊在加持呵护弟子,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整体的威力。在那一瞬间,我用心对师尊说:“谢谢师尊!谢谢同修!”两年多后,师尊的《师徒恩》、《正念制止行恶》发表,我恍然大悟,我当年那种只能意会不能言表的感受和体会,我能在一夜之间轻松走出魔难的原因,尽在师尊的法中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