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正法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三日】

师尊好!
同修好!

修炼法轮大法已经有十四年了,现把这十四年来修炼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有幸得法

那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七日,我一生难忘的日子。那天上午,抱着治病的目地,我和女儿去一位同修家请回了一本《转法轮》。我二十多岁就有头痛、脚关节痛等多种病,治了二十多年了都未治好,曾经练过多种气功也未治好,就抱着一试的心理把《转法轮》请回了家。

看完第一讲后感觉很舒服,折磨了我多年的肩周炎竟然一下子不翼而飞了,再加上看到书中讲的法理,我感到终于找到了希望!好象失散多年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因为在我思想中曾经有一种渴望:要是能在这乱世中找到一块净土的话,那该多好啊!看到社会的腐败,人心的自私与肮脏,一切都是为了钱,人心无一点善念,加上自己家庭的不幸(父母早逝,夫妻离异,孩子又小,自己一身病),在这种完全没有出路,没有希望的情况下,能找到这么好的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当时饭都顾不上吃,一口气把书看完了。不长时间所有的病全好了,身体一身轻,就这样这本书成了我生命的全部,再也放不下了。每天早上参加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沐浴在师尊的洪恩中我感到真的好幸福啊!

在学法点听师父讲法录音时,我就睡着了,但是一个字未落,都听進去了,而且好象有一种回音,听得很清楚,讲完了就醒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我就是那种听觉部份没有问题的人,二十多年的头痛病,从此完全好了,再没有痛过了,那段时间觉得过得多么有意义,多么充实,感到自己多么的幸运。

坚定的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我照常去广场炼功,走到半路遇到一个同修往回走,她说不要去了,不让炼了,要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当时听到这种话,心里感觉不是滋味:为什么要与它保持一致呀,它是什么东西!我知道共产党的残暴、邪恶,我们是做好人,共产党是不让人做好人的。就想,不让炼不可能,不能集体炼就在家里炼。看到电视上宣传的全是造谣,都是假的,心里下定决心,不管怎么镇压,我一定要坚持修炼到底。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讲到:“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我就坚信师父讲的这段法,我就用大法来作为我的行为准则。所以在那种邪党的疯狂打压的环境中,我没有感觉到那种恐怖的压力。单位领导还打电话来安慰我叫我不要有什么想法,他们不会另眼相看的。这就是法的威力呀。是我坚信大法的威力!

在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下,为了维护大法的清白,一开始我和女儿(同修)想到的是用手写真相资料到复印店复印,到街上去发,逐步我们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上网下载,做资料,供给同修或自己用,这个资料点一直操持到现在。

我从一个没有文化,对电脑一窍不通的老年人到现在可以自己独立上网下载做各种资料和大法书籍,帮同修装电脑系统,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当然我知道是因为我有这颗心,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是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的结果。

在正法修炼路程中也经常遇到一些干扰,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解了。有一次我和女儿去街上面对面发资料,女儿在前面发,我在后面发正念,她发到了一个人手上,那人一看,就一边叫喊:“你发的是什么呀!”一边要去抓女儿,我立刻上前去从他手里把资料拿了过来,对他说:“这么好的东西你不要就算了,给我吧。”他说,你也是法轮功吧?我没有理他,他也没再说什么,自己转身走了。当时我心里根本没有怕。

我的家乡没有资料点,我就主动承担起这个任务,由我来给他们送去。当地“六一零”知道了一些情况就把我当作重点,到处找我。有一次家乡一个同修找到我说,她被“六一零”找去了,要她说出我来。她很着急,提醒我要怎么向他们“交待”,要和她说的一样才能过关,说了几句就走了。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没有说什么就回家了。到家后觉得不对劲,这不是配合邪恶了吗?晚上睡觉感觉全身不舒服,早上起来炼功手都抬不起来了。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一定要找到同修归正过来。但怎么找呢,电话不能打,她已被公安控制起来了,也走不出来,再说路程太远,看来是不可能找到她的。正在着急,却接到她的电话,说她来了要找我一下,当时我心里好高兴,真是师父帮我们呀。我们在一起切磋了一下,决心一定要找自己的漏,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不能配合邪恶。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

分手时我们互相鼓励,她回去后邪恶也没再来找她了,我也照常做我该做的事,身体也舒服了。真是一念之差呀。“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有一次老家的“六一零”和当地邪警正在到处找我,妄图抓到我,而我背着:“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洪吟二》〈征〉);“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依然把资料送到家乡。当时感到自己高大无比,有师在,有法在,邪恶哪能动了大法弟子。到老家在街上我居然碰到了正在想抓捕我的邪警的头子,我与他面对面走过,他看到我,我以为他会找我说什么,结果他把头低下了,一句话都未说。当时我心中没有想到害怕,没想到他会迫害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的把资料送给了同修。过后想到自己当时怎么没有给他讲真相呢,还是有怕心啊。这是我应该修去的心啊。还是私心啊。

有惊无险的事非常多,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自己的考验,有执着,有漏,那邪恶就有空可钻,有正念师父就保护,不仅化解魔难,还能心想事成。例如,有时到小区发资料,铁门关着,想有人来开门,马上就有人来开门,有时去送资料,不想通过安检,不让守门的看见,走到安检处,三个保安同时低下头,过去之后才抬起头来;有时想找同修,走到不认识的路口,师父就巧妙的安排同修出现在面前;在连续四十多度高温的情况下,想去帮同修,结果那天天气出奇的凉爽,还下起了雨,做完正事需要坐车时,车又神奇的就停在面前……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看弟子这颗心,弟子做正了师父就会帮。

在邪党疯狂的铺天盖地的镇压环境中能够平稳的走到今天,首先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一路呵护。同时也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和我帮助过的同修,因为从他们的正行中增强了我的正念。

我家五口都是大法弟子,两个女儿也很坚定。我们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是平凡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什么“敏感日”对我们不起作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就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两个大法小弟子也配合我们讲真相。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

我的差距

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时期,师父讲了救人是第一位的,自己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要达到师父的要求、只有学好法,实修自己,转变人的观念才能救更多的人。长期以来,以为至少每天保证学一讲法就够了,象完成任务似的,学法也没有入心,所以讲真相的效果不好,有多少次遇到问路的人,想讲真相,又被不好的观念阻挡,比如,怕他不相信,怕自己讲不好,怕被举报等各种人心阻挡,错过了机会,过后很后悔,心里还想只要有缘,他们会遇到其他同修给他讲真相的,还自己安慰自己。

师父讲到:“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看到这里我哭了,众生都是为法来的,千万年的等待,就因为我们的人心,私心造成他们没能得救,他们对应的庞大天体有多少众生被淘汰了,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真是很后悔,现在正法还未结束,还有机会,只有精進实修,放下一切人心,才能多救人,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完成好自己的神圣使命,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