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以救度众生为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三日】前段时间突然受到妒嫉心干扰。在单位里,同事和领导都认为我有能力,可看似该我担任的职务偏偏让给别人了。这还不算,她还有很多工作不会做,什么事情都要来问我。开始我还觉的心放的挺好。我知道她是和我有缘,也是来听真相的,我要善待她。炼功人嘛,对谁都得好。我也这样做了,我能感到大家对我的佩服。但久而久之,看她业务那么不精,总问我,简直就是我在做,告诉她学习的方法也不学。逐渐的我的妒嫉心、显示心起来了。虽然别人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我心里开始觉的不公平了,有时心里会不耐烦,有时还有意想让同事看到她总问我,想显示自己。

这些心一起来,我警觉了。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是师父在《转法轮》中专门讲到的执著心,所以我一直很重视去除这些执著心。

去妒嫉心

我就明明白白的看着自己的执著心,想着我不要它。但也不是说不要就能不要的,它还在那儿,怎么去掉呢?而且这段时间学法受到很大干扰(这也是根本原因),明明在看书,却一个字都不往脑子里進。我心里非常着急,因为从得法那天起,我就知道学法是第一重要的,是一切的根本。我就加强静心学法,慢慢的看,努力让自己把每个字看進去。一天,学习《转法轮》时,有一句话突然点醒了我,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我在自己所在层次理解到了什么是正念,就是自己能控制自己,用自己的真念主宰自己,而不是被后天观念、情绪、思想业或外来生命控制。自己越来越能控制住自己时,金刚不动,正念的力量才会越来越大。我不能被执著心控制和干扰,真正的我应该是无私的,是慈悲众生的,而不会去想个人的荣辱得失。

这时“正好”赶上要做一项证实法工作,我放下心来全身心溶入進去,精力高度集中,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因为着急,就得熬夜赶制。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又接着忙起来,匆匆做完早饭就急着上班了,忙得几天吃不上早饭甚至中饭。但不觉的饿,而且感觉精力充沛,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加持。以前我若一顿饭不吃或吃少了就会饿的很难受。

一次忙到凌晨四点多赶制的工作取消了,我心里却很轻松。因为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要真正的负起责任来,怎么对证实法救人有利就该怎么做,而自己的付出是次要的。白天在继续完善时,和丈夫同修有一点矛盾,我马上向内找,找到自己这几天做事中生出了欢喜心、干事心、求被别人肯定的心,还有坚持自己的认识。我也体会到很多矛盾都是因为坚持自己。其实自己的想法再好,认识再高都会受层次限制,都不是尽善尽美的,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好才会具足法的力量,使项目发挥最大的作用。心态放好了,后来听到同修说我做的好,也不觉的是在说我。本来就是师父的加持,是师父有序的安排使自己具备做这项工作的能力,做不好还不行哪。

到单位回头再看,妒嫉心已离我太远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有让世人摆脱邪党的毒害,获得光明未来才是重要的。常人中的那点事太小了,一点都不会触动我的心了。我想是我在放下自我做证实法的工作中,心性得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师父就帮我把妒嫉心拿掉了。我过去破除病魔干扰也是这样,真的放下自我,全身心投入到救度众生中去,执著心自然就淡了,干扰也烟消云散了。

后来在我很忙时,那个同事又不会了,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于是坦然离开座位到她跟前耐心讲解。

我们修的就是这颗心。表面我们和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也要学习、工作、赡养老人、照顾孩子及一切正常生活,只是道德更高。而内心的变化是巨大的,是同化真、善、忍的神的状态。我们同化真、善、忍做到了多少,我们就修到了多高的层次。“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们的心性达到多高境界,发出的正念就会有多大的威力,就能制约周围一切,如意的救度众生。

以救度众生为重

我和丈夫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十几年,经历了很多想象不到的魔难,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

当大法被诬陷时,我们是冒着危险去北京上访的,觉得回不来了,别人也给我们讲了“六四”的血腥。虽然心里也怕,但为了证实法,还师父清白,我们知道必须去。结果我们被押回当地,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精神摧残和邪恶的经济迫害。漫长的折磨给人造成的压力更可怕。曾经生活中的佼佼者,只因坚持对真理的信仰,一下子好象成了千古罪人,家人的哭诉,亲人的埋怨,单位的要挟,同事的白眼,一下子好象天都塌了。但最终我们在大法的指引下不断成熟,用真、善、忍原则修炼自己,也归正着周围的环境,破除了邪恶的经济迫害,清除了家人、同事背后邪恶的干扰,使家人理解、同事佩服,破除了旧势力妄图毁人的邪恶安排。这一切都是法的威力。

在邪党公开迫害前,销售大法书的摊位将被查封时,我们和同修把大法书都请回来,保护下来。在这些年又陆续转给了新学员,使这些书发挥了作用。

在得知本地无人上网,要从外地取经文和明慧资料时,我想自己学习上网。有了这个想法就有同修来教技术。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有愿望,师父都给很好的安排。当时还没有破网软件,是由海外同修往电子邮箱里发明慧资料,我们都感受到了海外同修对大陆大法弟子的关心。尽管由于怕心太重,我和丈夫都经历了很大魔难,但终究走出了一条路。后来在学法中不断提高后,我们越来越稳健的走在了证实法的路上。

因为需要,丈夫曾独自在资料点住了几年,为了使资料精致美观不出纰漏,必须整天精力高度集中的工作,忙时常常一天顾不上吃饭、喝水;同时还要防备邪恶的迫害,压力很大。那时,环境很险恶,身边同修也不断遭迫害。我知道丈夫做的是最伟大的救人的事,能使众生得救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再难再苦也是值得的。所以虽然担心,但我始终全力支持丈夫全身心投入资料点工作。自己有时间时也会去帮忙,再拿一些资料在上下班路上发。

那时因为邪恶的经济迫害严重,只有我一点微薄的工资收入,家里生活非常困难,我们几年几乎都没买过衣服,多数是捡别人穿剩的;吃最便宜的菜还得省着吃。为了不花钱,我也从不逛商店。孩子也跟着吃了很多苦。可神奇的是,每到快生活不下去时总会从单位或亲属那得到一笔钱,解了燃眉之急。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破除了邪恶的经济迫害为止。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表面看起来很苦,但我们得到了这么好的法,有慈悲的师父看护着,我们是在救度众生中走向神的,我们才是最幸福的。

千百万大法弟子虽然身处魔难,却能不顾个人安危,为救众生舍生忘死、无私无我的付出着,这都是法的威力、师父的恩德。我们幸运的在这千万年不遇的机缘中有缘当了大法弟子,师父将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并给了我们那么高的荣耀,我们对师尊的感恩没有什么词语可以表述。也感谢在各个项目中默默配合的各位同修,都是大家整体配合的力量才使各项目发挥了救人的作用。让我们更加稳健的走好最后的路,救度更多众生,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