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证实大法讲真相

做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接前文《随师走上返本归真路 - —— 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上)》

听师父的话 证实大法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风和日丽,天空蓝蓝的,象水洗过的一样清透,天气好的出奇。辅导站召开大型法会,有十四名学员在会上交流,从六岁孩子到七十多岁的老人,有教师、工程师、老军人等。法会要结束时大家知道了北京的情况。二十六日早晨,公安局来人要了法会的发言稿,这些交流稿是最好的洪扬大法、证实大法!四二五以后整个空间中弥漫着紧张和压抑,仿佛暴风雨要来临。炼功点有便衣警察晃动,这并没影响我们集体学法、炼功、洪法。五月十三日是周五,晚上学完法后大家说到了“师父传功讲法七周年”的日子,我找出做横幅用的红布,丈夫和同修剪字做了横幅,第二天一早我和丈夫将“纪念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七周年”的横幅挂在路边,想不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公开悬挂“纪念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条幅。当天的上午和下午我们联合其它炼功点一起在路边集体炼功洪法,我们把“纪念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七周年”条幅又挂上了,拍了很多照片,成了珍贵的历史记忆。

这时李洪志师父在加拿大和美国芝加哥法会的讲法录像相继传来,师尊在加拿大讲法时说:“所有对我们不理解的人、攻击我们的人,都讲着同样的一句话:你们做的那么好?不可能。就是说他不相信人类还能有好人存在,那么我们就做给他们看一看!!!”(《加拿大法会讲法》)看到这,我不知不觉的流泪,甚至有些哽咽。我心里坚定的说:弟子一定做到,做给他们看!

七月十九日晚我在家把二台电视连起来放师父《在芝加哥法会讲法》的录像。两个房间坐满了学员,播放到近十一点钟,其实自四二五以后我家一直有便衣警察监视,我和丈夫没有怕,每天仍旧学法炼功、洪法,我们做的堂堂正正,在做最好的事、最正的事。

七月二十的早晨,丈夫从炼功点回来,一群警察闯了進来,把丈夫带走了,中午得知同一时间大陆各地站长、辅导员都被公安抓了!

七月二十一日早我自己背着录音机去炼功点,女儿起来了说了“妈妈我和你一起去!”我没听明白,问女儿,放假了你起这么早干什么?女儿说:“爸爸不在家,我帮你背录音机去炼功点。”当时我好感动,女儿才十多岁啊!我们不知将要发生什么,可我们信师信法,坚定修炼的心是不变的。三天之后的上午,公安人员和丈夫一起回来了,我和丈夫象对待客人一样给他们泡茶,心态理性平和。一正压百邪!我和丈夫在卧室学法,他们看电视,看到我们供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劝我们收起来。七月二十二日电视开始播放污蔑大法的内容,他们当时是奉江鬼和罗干的命令,搞出什么样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看到电视播放的内容,他们也觉得新闻太假了,几天和公安的接触下来,他们看到我们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也很敬佩,他们的头说,上边命令搜书等等,我们不搜了,你们自己保管吧。当时家里存有很多的大法书、资料。最后连张纸片也没带走,表面看似简单,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这是对法坚定的心不动,和师父加持的结果。当夜,电闪雷鸣,狂风夹着暴雨,苍天为之动容,谁能想到中共会干出这样的邪恶事来!

七月二十三日的早晨我和丈夫还是背着录音机去了炼功点,几辆警车已先于我们守在了炼功点,不允许我们炼功了。一夜之间修炼环境变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没有了,电视电台报纸全都在诽谤大法。我们一家三口决定上北京反映真实情况,尽管不知前面是怎样的路。七月二十四日登上去北京的火车。北京的天气高温酷暑,是百年不遇的高温,这是天在警醒世人,这是谤佛谤法遭到的天惩,天安门广场,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从北京回来,电视广播还在反复的播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内容,我气愤的不看电视,觉得气是人心,不能被常人的情绪带动。得看清邪恶造了多少谣言,要揭穿这邪恶的谎言。师尊说;“维护不维护这个法,宣传不宣传这个法,洪扬不洪扬这个法,将来同化不同化这个法,都是你们大家自己的事。”(《法轮大法义解》)以前还理解不透,明白了现在需要我去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没有辅导站了,真的是自己的事了。

我工作的公司是国有大公司,我是公司里最早得法修炼的,办退养手续后很少去公司,公司来电话让我去,并派车来接我,几年没见面了,他们看我精神饱满,很阳光的样子,以前病魔缠身的憔悴都不见了,非常惊奇,惊讶的目瞪口呆。在来的车上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一言不发,他们知道我将面对什么,替我担心,我并不知道。進了书记办公室,满屋的人,所有总公司、分公司的相关领导都在,坐满了,空气好紧张,我落座后,书记说:“知道为什么找你来吗?”我说;“不知道。”我的回答令室内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大法赋予我的理性,他们绝意想不到我会是这样的回答,他准备的问话進行不下去了,在法理上我明白同时同地存在另外空间,我不在他们的空间场,他们的思维带动不了我,我是修正法的,带有正法的能量场,能立即解体他们不好的思想。静了一会,工会主席说:“知道你炼法轮功身体好啦,一九九三年单位为你支付八千多元的医药费。七年你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我接过话说:“对呀!这是事实,没病会装病,我不会有病装没病吧?我炼法轮功满身的病好了,我无法感谢、报答我师父,我只有按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按我师父的要求做好人,听师父的话,才能报答我师父。我们师父传功讲法是‘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类负责’(《法轮大法 悉尼法会讲法》)这个原则做的。我办理退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身体好了,我自己做生意。现在下岗的很多,我内退有一份收入,我放弃了经商,给下岗的人提供一个就业的岗位。我的精品屋值十多万元,我几万兑给了别人。师父告诉我们放淡名利,修成无私无我,要为别人着想的人,今天面对你们这些领导我很惭愧,我深感对不住师父。”突然有个人说,“妈呀!修的这么好,还说没修好。”我说我说的是真心的话,是修真的“真”他们感受到了。我说,我师父让我们洪法,让不知道法的人了解法,我这么多年只顾自己在大法中受益,而没能来给各位领导洪法,没能把《转法轮》送给你们,现在电视广播报纸都在诽谤大法和我师父,毒害了你们,我感到很内疚!我的真念,打动了他们。书记说:“李洪志大师真了不起!教出你这么个好弟子!”接着说,“你别去北京!”我笑了,说:这里在座的全是我的领导,是工作上的领导,在去北京,包括出国,我们是平等的,是宪法赋予我的自由。我们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法轮功是对社会对我们这个国家乃至世界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书记说,炼法轮功的都象你这样,李大师多高兴啊!我说;“会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会这么做的。”接着说,开车送你回家吧。从始至终满屋子的人没说上五句话。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没人说一句不利大法的话,这是他们的选择。(迫害十多年,我所在的公司没迫害过一个大法弟子,而且把大法弟子放在主要岗位,放在市政府的十大窗口之一)。事后同事来电话说,我们都替你捏了把汗,说你不写保证,停发你的工资,你走了,他们说,看人家炼的那么好,咋好意思让人家写保证。听了这话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怎么会给人写保证呢!

我们这个大家族由七个家庭组成,有一个家庭当时在国外,四个家庭是学法小组,每天都集体学法,年节假日很少聚在一起。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全家聚在一起,家里不修炼的常人说到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我们看到了,我们信,电视演的一看就是造假,你们师父不挣钱,不信!没钱哪能买那么大的房子……”人的思维就是这么的狭窄,这么的妒嫉。我们师父传功讲法这件事情,你们不修炼怎么理解的了呢?我师父在中国大陆有上亿的弟子,一人给师父一元钱,我师父就是亿万富翁,给十元百元千元,我师父就是十万百万千万亿富翁,别说给师父一元钱,我师父如果要我的一元钱,我就给我师父上万元,给上万元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谢,这还得看我师父要不要,电视上说我师父有豪宅(这是中共喉舌媒体造谣),凭什么我师父不能有豪宅呀?我师父使上亿的人得到健康的身心,挽救了多少家庭,多少家庭从新有了欢乐,使多少人在社会中做好人,带动了社会道德水准的回升,别说我师父有豪宅,我有钱,我给我师父造宫殿,还得看我师父要不要!电视说的豪宅里还有金银饰品,金银在我的眼里算什么,在我师父的眼里更算不了什么了,我师父的弟子遍布全世界。我师父要我们什么?我师父只要我们返本归真,修心向善的心。说到这我的姐夫大声的喊着,说的好!说的好!

师父《心自明》的经文发表后,师父不断的又有新经文发表,我意识到对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的重要,不管当时的环境怎样,我把法轮功祛病健身,电视造假的画面一一揭穿,比如那些自杀的画面等,谁家人自杀了还留张照片,不赶快抢救,去找记者拍照,根本不符合常理。这样讲一个明白一个人,我心里有法,遇到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打开常人被谎言毒害的心结。

师父发表经文《理性》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讲真相时我从不争辩,效果都很好,一次打出租车,司机说:“阿姨我认识你,你给我讲过法轮功。印象可深了。”茫茫人海中竟然再次相遇,真是机不可失。那是三、四年前给他讲过真相,我又深一步的讲了大法的真相,并给他做“三退”了。

遇到有信仰的人,我感到他们得不到正法是很苦的,这种苦他们自己是意识不到的,讲中共的邪恶,对正信的迫害,活摘器官,迫害的元凶在多国遭起诉等,讲大法在世界洪传,我和他们的差别是什么;你们是求佛,我是修炼。我有师父,你们没有!这是最重要的区别!让他们升起对大法,对大法师父,对大法弟子的敬佩,我是幸运的,也比你们有悟性,所以先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我相信将来你也会走入大法修炼的。并给他们背师父的原话听,他们常常激动的说,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一再让我多讲给他听,女儿在旁听后说;“妈妈讲的真好,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我说师父在《转法轮》中〈佛家功与佛教〉,〈修炼要专一〉,经文《佛法与佛教》讲了释教的传出发展和演变过程,是师父的法给妈妈开启的智慧。

给一位相识几十年的同学劝“三退”,他说:告诉你老同学,十多个人给我讲过“三退”了,不能这么简单的就退了。我说:“你是一个很幸运的生命,十多个大法弟子救你,你不抓紧时机,为自己选择未来,还等什么?”听了,他郑重的说:“老同学听你的,给我退了吧!”

我单位的财务处长,几位同修多次讲“三退”都不退,同事孩子的婚礼上,我们坐在一起,我说:心萍,听过三退保平安吧?她说:听过。我说;那我帮你退了吧。她说;行。我说:就用心萍的名字退吧,她说,行!就这么的简单,其实一点都不简单。这是在多位同修讲过真相的基础上的结果。

我有位最要好的同学,我们从小经历随同父母走过那动荡的年代,我随父母走“五七”,她随父母去“三线”,回城后,赶上了恢复高考,考取了同样的专业,我考上了本科,她考取了大专;我俩同样嫁给了军人丈夫。分分合合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一跟她讲大法真相,她就哈哈大笑,真是“下士闻道,哈哈大笑”。她的表现,使我们的友谊似乎荡然无存,让我从心底里厌恶她,不想见到她,这不是真正的我,我是修善的,为众生得救的。这是强加给我的感觉。大纪元发表系列《九评共产党》后,想到她是搞政治的,是邪党党员,必须劝她退出邪党,说几次她都不退,有时边给她讲,边发正念,她就不说话了,但也不表示同意三退。我想我就是要让她退出邪党,救度她,我心里反复念着“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们又见了面,我说:给你讲大法的真相,你总是哈哈大笑,法轮大法从中国洪传到全世界,三退大潮势不可挡,明白真相的人都在和中共脱离关系,作为最亲密的同学,不告诉你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能为自己选择未来,是我最大的遗憾!她想了想说:退了吧,给我儿子也退了。分手时嘱咐我别忘了她儿子的名字。

心存正念,整体配合

一九九九年末,亲属同修从香港带回几份彩色真相传单来,当时,在大陆是做不出这样精致的真相资料,我想同修一部法,大陆的真相资料也应该是这样的标准,这一念,师父给我开启了这方面的智慧,我学会了使用电脑,上明慧网,下载、打印文件等,我也要为救度众生制作精美的真相资料,我用最好的打印纸,适合彩色喷墨,小册子用各种彩色纸做封面,配彩图更柔和精美,单张的传单全部用八十克纸打印制作,大法弟子是在用心救人,真相资料的内容是鲜活的实例,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在世间救众生,就是通过了大法弟子的所为,展现在世间。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突破了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我为同修提供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八年多了,无论我生活的多么拮据,我都坚持不收同修的钱。和我配合的同修阿姨年纪有七十岁了,我们没有年龄文化的差异,七年中没有一次因我的原因,而改变约定的时间取资料,我无条件的配合她,我们之间除修炼外,没一分钱的关系,也不去掺杂任何人情,圣洁而纯正!阿姨同修修口很好,周围的同修多年都不知道我做真相资料。我所承受和承担的一切从不和她说,默默的配合,纯净自己的心态,使真相资料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现在阿姨同修也能独立上网,自己做真相资料了。神奇的事情在做好“三件事”中显现的越来越多。用于救度众生的法器也多,我有裁纸机,切纸刀,大小订书器,塑封机等,刻录机等。同时我也悟到自己能走出证实法的路是不够,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成熟才是师父要的。

和我同一公司的同修遭到了绑架,晚上才得到消息,人被关在哪里不确定,家里的常人抱怨,思维和观念站在了邪恶一边,说的话做的事不计后果。同修没修去的观念也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使一些事情变的复杂了。我主动参与营救。当时我闯出黑窝才不到一周,没有同修和我配合,连亲属同修都不配合,我仅有一念:“我有师父”,就能营救同修。见到公司经理,我把同修的情况说了,总经理立即说,你写,怎么样利于尽快救出来人就怎样写,我起草拟稿后由文秘打印,总经理问到同修丈夫怎样,我说也一同遭绑架了,他就让我再起草一份说明。表面上我在公司只是个打工的,但一切都是为大法存在的,在常人眼里,总经理让我起草拟文,简直是天方夜谭,可这就是真实的事情,在修炼中经历的这种超常的事,真是神奇啊!很快,二份带有红头文件样式的担保书打印出来。要我以外企工作人员的身份去公安局要人。

我去了公安局,那天风刮的能把人吹倒,天气阴沉沉的,空气中弥漫着邪恶,到了公安局长的办公室,和局长说明来意,他让我去见政委,递上文件,没等说上一句话,政委说你到外面等我十分钟。这十分钟好漫长,不好的念头总往出冒,想着文件递上去了,回去算了。又想,不行,再发正念,这样反反复复的,自己刚闯出黑窝,有阴影,有干扰。心想“一正压百邪”(《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背《论语》,背完再发正念,求师尊加持,门终于开了,我讲了同修是在外国学炼法轮功,他们有很高的学历,他们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因有信仰而被关押,应立即决定放人。我以第三者的身份把真相讲给了他,他说会尽快的协调放人,几天后同修回公司上班了,可我回公司上班的事却搁下了,当时外国经理是同意我回去上班的,我的生活很困难需要这份工作,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在干扰,让我没机会回公司打工了,刚到公司打工的第一年,我曾辞过职,公司找了几个替代人选,外国经理都不满意。就给我增加了工资让我回公司的,这次我不是辞职,是邪恶迫害,我不能承认,可接替我工作的人,工作干的很好,和员工关系处的也很好,回公司的事情似乎很渺茫。我发正念清自己空间场,也增加时间清理邪恶干扰,见到公司经理,我说很需要这份工作,女儿上学,丈夫被非法关押,我不能失去工作。没想到她(指同修)行政主管,也和我一样遭绑架,忙着救她,几次来公司顾不上自己的事了。这时两位外国经理起身,站在我面前,同时给我深深的鞠躬,让我休息一个月后回公司上班,我是一个打工的,两位外国人给我鞠什么躬啊,是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对大法弟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而敬佩,是对大法造就的生命的敬佩。

同修在出差时遭邪恶绑架迫害。我得知消息,立即让同修公司的员工知道,将消息发给明慧,曝光中共的邪恶。第二天同修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再次将消息发往明慧,并请当地同修配合,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摆正基点,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我们不会说外语无法对外国人讲真相。同修的家人给我打来电话说。正在公司和外总交涉,我立即去了,家人说:“这个翻译好象不是向着咱们说话!”我觉得自己的头好大,思维快速的象闪电。同修在外企,是高管,上司是外国人,营救同修的这件事中,给谁讲真相,给大陆的外国人讲真相。在营救同修这件事上只能让众生得救,给生命一次选择的机缘,同修公司的中国员工,全都“三退”了,是了解真相的,做翻译的员工,不是向着外国人,做翻译是不带情绪的,这个员工的语言能力有限,我想到了一位外语更出色的员工,怎么找他呢?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串数字,清清楚楚,是他的电话号码,我立即打了过去,他听出了我的声音,我问W的事都知道了吗?他说我们员工都说了,都站在W这边,W是出差被公安带走的,外总必须出面,同时告诉他Y员工不适合做这件事的翻译,这个突发事件,Y员工组织语言的能力有限。请他做这件事的翻译,他说可以,问他可否提供北京总部和外国总部的电话,他说可以。放下电话,同时告诉家人,提出要C员工做翻译,并讲了Y员工不适合做翻译的原因,免得误解Y员工,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摆正基点,只能让众生得救,而不能毁众生。在师尊的加持下,当天得到了外企在大陆所有公司员工的电话,和外国总部的电话,并将全部电话发给了明慧网,我和三位同修用一下午的时间,把W同修出差在北京遭公安绑架的事,用手机打给外企在大陆的所有分公司的中国员工,让中国员工都知道此事,曝光中共的邪恶。外国人怎么办呢?我们都不会外语,欧美同修也不讲这门外语,想到了求助明慧同修,请将W同修遭迫害的所有信息转给那个国家的同修。

同修的家人要求外籍经理派人去北京要人,那天是周六休息,全体员工到公司配合家人,站在W的一边,这些常人在这件事上做的很感人!得知W同修被当地公安接回的消息,定好了晚上八点为出发的时间,通知更多的同修发正念,发完六点的正念,得到了确切消息,同修八点的车回来,所有准备要晚上到车站的同修都准备好了,立即出发了,那天同修的孩子都是提前放的学,以往正是接孩子的时间。大家说好,互相之间不打招呼,不说话,就是发正念。由于是夜间,外面黑,出口里面灯亮,当同修从出口走过来时,大家不约而同的朝出口走出去,那种气势,同修的婆婆立即感觉到了,怕的不行。之前说好了,不让人上前的,见到同修全迎了过去,对同修多日的惦念一下释放了出来,更重要的是要让同修看到我们都在正念加持。第二天下午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这天我在派出所外面有十多个小时,没吃没喝没上厕所,到家恨不得马上躺下放松放松,但不行!我要把同修回来的消息及时告诉明慧和所有帮助营救的国外同修,快速的打字:“明慧同修您好,W同修已回家了,感谢师尊的加持,感谢明慧同修,外国同修和所有参与的同修的正念加持,请转告外国同修。”打完这几个字我已是泪眼模糊,整个营救过程中,处处体现师尊的加持,讲真相救人是万能的钥匙。鼠标轻轻一点,把大陆同修和明慧同修、外国同修连上了。形成了整体配合救同修,整个过程中,无条件的配合最主要,过程中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好,才会展现大法在世间的神威和正法的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