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害死 亲人痛断肠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上荣的妻子的追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二年元旦的清晨,沈阳市成了一片银白世界,亲人们来奔丧,为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好人、法轮功学员李上荣送行。这天,正好是他四十岁的生日(黄历十二月初八),更令亲人平添悲伤,十年牢狱,壮年而逝,情以何堪……

李上荣,男,生于一九七二年,一九九三年毕业于沈阳建工学院机械专业。当时,年轻的李上荣患有严重的脉管炎和糖尿病,都是难愈之症,医生甚至建议他截肢。在绝望之时,一九九五年李上荣幸遇法轮大法,从此他获得了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为坚守自己的信仰,李上荣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在地狱般的监狱遭受折磨,被迫害出肺内陈旧性空洞的重症,体重由二零零零年的八十八公斤,降到了离监时的五十二公斤。出狱回家后,他终因迫害的惨烈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以下是李上荣的妻子对他的追忆:

一、之所以嫁给他 皆因他炼法轮功

我是李上荣的妻子,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李上荣。当时我对他的印象,除了胖乎乎的之外,就没别的了,也就撂下了。后来别人又给我介绍对像,一见面,还是他,我想,大概是缘份吧。通过一年多的相处,我发现他是一个善良、乐观、诚实的小伙子,他通过修炼法轮功改掉了以往抽烟、喝酒、骂人的毛病,遇到矛盾能够查找自己,是当今社会少有的好小伙,于是二零零零年初,我们结婚了。

二、孩子问:爸爸为什么不回家?

在我怀孕期间,中共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开始了。有良知的丈夫为了给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违反中国宪法法律的中共恶徒抓走了,我也被迫带着年仅一个月的孩子流离失所。这期间的苦难一言难尽。

孩子上幼儿园后,发现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特别羡慕小朋友们。当我带着孩子去瓦房店监狱看丈夫时,孩子紧紧的盯着爸爸,高兴极了,又是蹦又是跳,然后倒在爸爸的怀里,父子俩脸贴着脸,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但这令孩子高兴、令大人心酸的情景,很快就在警察和犯人的叫嚷声中结束了。我身后的一排看着我们的犯人和警察拉开孩子的手,示意丈夫离开。

好不容易见到爸爸的孩子立刻大哭起来,用稚嫩的小手去抓那些拽爸爸走的人。当时看着我们的犯人都哭了,丈夫带着依依不舍的眼神被人带走了,我好不容易才抱起伤心的孩子,他用小手狠狠地在我脸上抓了几把,顿觉脸上火辣辣的,我知道当时只有三岁的孩子,是在怨妈妈没能把爸爸留下……

三、谁应对我丈夫的死负责?

苦苦等待的丈夫终于出狱回来了,可是从大院门走到家门口,他得在地上蹲好几回(走不动)。他总发烧,我们为他担心,他却说:没事,在监狱就这样,在家养养就好了。在他回家一个月后,就找了一份记账的工作。当时我不同意他去,他说:“我走不动骑车还是行的,在劳改队待十年,能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了,中共邪党在给我们造谣,我也要为家里挣一份收入,同时救度工作中能接触到的、被邪党毒害的众生。”听他这么讲,我们也就没多说什么,让他去了。

直到他近日写文章时,我才知道,原来零七年转到锦州监狱体检时,他就已经被迫害成肺内陈旧性空洞了。我很难过,人们很难知道中共的歹毒。丈夫是在被迫害的被医学判了死刑的情况下回家的。他回家时,带回了零八年我在探监时留给他的一千块钱(后来再也不让我们见了),我感到震惊,问他为什么没花?我说就是最荒蛮的地方,两年也不可能什么都不买吧。他说:“监狱不许我买任何用品(包括营养品),因为我不向恶人低头,我不认罪,我不接受他们所谓的劳动和思想改造。”我问他别人让买么?他说在监狱除了良心犯,只要你有钱,飞机大炮以外的东西全能运进去,那里什么东西都有。

我的丈夫死了,从他被抓、被判刑、被残酷的迫害……谁应对他的死负责?

四、丈夫常念叨的话

我家十二年所遭遇的不幸,也牵动了婆家和娘家人的心。我知道,当我们坐牢时,他们的心也跟着我们一起進了牢房。

可是由于对恶徒的惧怕,有的亲人便把这些迁怒于法轮功,并有不敬的言行。丈夫看到这些很着急,他常说:“冤有头,债有主,谁把我害成这样,我就去找谁。”

丈夫多么希望他的亲人们能真正的了解法轮功、明辨是非啊。其实迫害我丈夫的人,也迫害了他们自己,因为一切都是循环的。愿我家的遭遇能使更多的人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