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了解真相 世间正气弘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荡荡天门万古开 几人归去几人来”,北宋邵雍在著名预言《梅花诗》中提示人们的事情,正是历史的今天正在上演的人间大戏、正与邪之间的较量。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传出后,以显著的祛病健身功效、“真善忍”的至理大道,在七年之内吸引了上亿人修炼,很多人是事业有成的社会中坚力量,或是对人生有高尚追求、心中持有中国传统理念的善良百姓。在当时,修炼的人多了,社会环境也正在向正的方向发展。然而,强烈的嫉妒和自私心理使江泽民和中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十二年了,不妨冷静体察,人们会发现,这场迫害不只是把相当部份有德行的社会中坚力量绑架起来,压制信守“真善忍”的修炼人,更大范围的,中共打击的正是所有中国人心中尚存的善念与良知,反而用造假、自私、贪念、暴力、色情的舆论导向充斥社会,败坏道德。

迫害持续十二年了,法轮功学员也不畏艰辛地对人们讲真相讲了十二年,很多人渐渐从中共谎言中摆脱了出来。指鹿为马、指白说黑的造谣,共产党在几十年暴政中一贯如此,只是为了打击“真善忍”,这一次更发挥到极致。然而乌云遮不住太阳,在法轮功真相广传之下,很多人以善良的本性做出了选择,辨明了是非。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国百姓的正气越来越多的表现了出来,人们有了希望。

律师辩护无罪 正气震慑中共法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河北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维仲开庭。北京张律师为张维仲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旁听人员竖起大拇指。张律师在庭上直言:“象法轮功这样一个和平的信仰团体,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信仰者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他们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也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执政机构为什么要大规模地迫害它呢?法轮功学员在遭到无端污蔑和迫害,在没有任何言论自由渠道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收入制作成资料向中国人讲清事实真相,揭露媒体的谎言并向百姓介绍法轮功好处,有什么过错?”并再度指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建立法庭的惟一目的是主持社会正义。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在辽宁海城法庭上,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韩广宽先生作为法轮功学员田宝伟的辩护人,从中国宪法的角度阐述信仰无罪,做了半小时的精彩辩护,话音未落观众席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法轮功学员田宝伟也要求把真相资料拿出来展示,看看哪句违法。当然中共法庭是不敢的。整个过程,审判长把头低得很低很低的,几乎在观众席上都看不到他的人。谁也没有打断辩护人的论述。

从明慧网二零一一年的报道统计,在一年时间内又有至少七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全国范围内发生至少七千八百七十一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其中五百八十一人被非法判刑,一千一百五十五人被非法劳教。

尽管非法判刑和迫害还在发生,尽管中共有关部门持续威胁律师们,以上级部门施压、吊销执照相威胁,层层设卡,不给阅卷,不让接见当事人,不通知开庭时间,甚至赤膊上阵,殴打绑架,直接阻止律师出庭;然而很多律师不惧怕,照样接案。

去年在云南开远市、内蒙古巴林左旗、辽宁省大连、锦州、甘肃省会宁县、江西九江、瑞昌、黑龙江牡丹江市、安徽临泉县、河南许昌市……等地中共法庭上,都有律师不畏强权的声音。

无理抓好人 民众不答应

在民间,看到恶警、综治办、洗脑班等有关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对待,很多民众公开站出来抵制。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赵兴和在路灯柱上写了“法轮大法好”,被巡警发现。来了三辆警车七八个恶警,对他暴打,又把人拉到赵兴和家,按倒在地上,用铁丝反捆着手。邻居跑来制止:“你打他干啥?他最老实了,不许打他!”“我看着他长大的,他不会做坏事的。”有个恶警说:“他炼法轮功。”邻居质问;“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做好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山东省文登市环山路派出所由所长王勇带队,十来个警察到洪云地毯厂准备绑架修炼法轮功的厂长田世洪。工人们都围上来把厂长围住。这时田世洪妻子也赶到厂子,大声质问恶警,修真善忍做好人到底有什么罪?僵持了好久,最终家人和工人们都不同意他们带人走,警察才开始撤离。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山东文登国保警察欲劫持厂长田世洪,遭到上百名工人和家属制止

成都法轮功学员杨倩自二零一一年五月在上班途中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母亲与妹妹也遭威胁。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上午,综治办黄俊波到杨家威胁抓家人。这时,邻居老师走出门来,对着黄大声训斥道:你是哪里来的,把你的证件拿出来,你们现在还在搞“文革”那一套……黄吓的连连后退到楼道拐角。

八月二十五日早,云南省玉溪市玉带路派出所、办事处等八人到法轮功学员桂琼华家,宣称今日代表“政府”,要带桂琼华去“学习班”(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一个五十多岁的邻居站出来,对那些人大声说:把人家整的饭都吃不上了,现在还不放过人家。如果是这样无法无天的欺负老百姓,这样的政府就是坏的,就是骗人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说这帮所谓政府人员不是好人,不要跟他们走。这伙人只好匆匆离去。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湖南湘潭县石潭镇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刘仿平单位,说要把人带走,单位领导严厉训斥他们说:她是我们这里表现最好的职员,我们这里是一个钉子一个眼,不准你们带走。十月十二日,警察拿着政法委的条子,给单位施加压力,强行把刘仿平带走,并说十五天后放回。单位领导遗憾地对家属说:十五天回来后,继续工作,工资照发。

签名、上访,公开表达支持法轮功

张国祥是辽宁朝阳地区来大连金州新区打工的法轮功修炼者,家中有一位八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母亲无人照顾,哥哥嫂嫂已去世,张国祥还替哥哥抚养着他的孩子张国波。张国祥于六月二十九日在金州新区自己的宿舍被警察绑架。张国祥为人厚道、真诚,朝阳老家的村民知道情况后,纷纷签名要求放人,朝阳老家村委大队也给开证明。村里人陪着老母亲拿着村里人的签名和大队盖章千里迢迢来找金州国保大队、先进派出所要人。派出所将大部份抢走的钱还给了张母。

自天津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二零一一年三月再次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后,周向阳老母亲和妻子李珊珊连续控告港北监狱的地锚酷刑和非法剥夺会见权。在周向阳的家乡秦皇岛昌黎县,许许多多乡亲在看完李珊珊公开信等真相材料后,由衷感动,近两千三百位乡亲纷纷签名致信政府,支持周家的控告,要求解救周向阳,依法处理监狱的酷刑犯罪。在很多地方,几乎是全家都签。一位中年妇女在大街上大声说:“我们村都炼法轮功,全村的道德早好了,我们全家都签名。”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夫妇说:“签,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共产党没几个好人,共产党的天下杀人犯可以用钱买出来,炼法轮功的好人却被迫害。”

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郑洪英,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郑洪英在南口前镇王家堡村黄金卜民组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清原县南口前派出所绑架,恶警用拳头打在了郑洪英的胸部,造成她肋骨一直疼痛。十一月十八日,清原县法院对郑洪英开庭,要把她关进监狱。在法庭上,郑洪英义正辞严地说:大法弟子没有罪。家属聘请律师做了无罪辩护。郑洪英所在村的村民们联名上书呼吁:“好人不应该关在监狱里,我们老百姓呼唤正义良知,让我们的老乡郑洪英回家。”

中共不敢把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写入地方史志

在二零一一年下半年一次某县召开的续写《地方志》工作会议上,《地方志》主编在会议上讲:“绝对不能在志稿中出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法轮功的文字,国际上在批评中国(注:实为中共)人权,这个事(注:迫害法轮功)不能写在史志上。有的地方的稿子中就因为出现(迫害)法轮功的文字内容,报上去,被打回去全部重编。”显然中共内部也做贼心虚,知道迫害法轮功罪恶深重,不敢将其所为载入历史,害怕承担历史责任。

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一直本着善念,利用各种方式突破中共封锁,给大陆民众讲真相,其中包括电话、网络、信件、广播、电视媒体讲真相等。某地方公安局开会,局长就电话专门提出要求:各部门、科室要保管好内部的电话号码簿,不准在桌子上随便乱放,严禁将电话号码簿传出去。他说:现在法轮功的电话特别多,有人一听就是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严重影响了所谓的“工作”。从这个局长讲的情况分析,他本人也在听真相电话。警察们听真相电话已经成为一种风气,很多人长时间接听,盼望知道更多。

明慧网去年报道了很多中国公检法人员、政府人员明白法轮功真实情况后,以各种方式消极对待上级迫害指令或主动抵制迫害的故事。出于保护当事人的目的,明慧报道中一般会隐藏当事人的姓名、身份。但这样的现象已相当普遍。有的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放人,或通知迫害消息;也有曾经参与过迫害、但如今诚心悔过弥补的;还有的找到当地法轮功学员,请求不要再把自己的名字登在恶人榜上,自己已经不再为恶。

某省级市国保大队队长,曾受中共谎言欺骗,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找到他,告诉他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使他逐渐明白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中共邪恶,把警察当成了替罪羊。后来他多次机智释放法轮功学员,在他带动下,当地国保大队、公安局很多警察也能善待法轮功学员,不再行恶。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某省一个县级法院主管,专门管审批法轮功案件,看到朋友送来的《致有缘人的一封信》、《给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给他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他不要迫害法轮功。看后他很感慨地说:“我也有愧,我不想再干这项工作了,明天就去辞掉这项工作”。

中共政府人员主动退党

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人登陆海外大纪元网站,要求公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自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至今已达一亿一千万以上,每月还在以一百二十万的速度上升。

共产红潮祸乱人间百年,在真实的历史面前,在法轮功至今遭受迫害的真相面前,已有一亿多人选择“三退”,在中共的严厉统治下,这种道德的选择异乎寻常,是人们真正的明白了,中华民族的根在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历史中;而祸乱世间百年的西来共产幽灵,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终结,与自己毫不相干,谁也不愿同它一起遭殃。

据加拿大多伦多退党热线电话接线义工王女士记录,二零一一年接到不少从中国大陆打电话到海外热线退党的人,其中不少人直言自己任中共的高官或警察。一名总参某部官员来电说,他有六名警卫人员,他读过《九评共产党》及其它的真相资料。他说,共产党太不象样子,他当官已经感到心虚。所以决定登记退党。

据明慧网报道,在中国大陆出现上门“三退”的现象。据明慧网甘肃省通讯员近期报道,两名甘肃省某县政府部门中共书记,近日到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家中请求退出中共。他们坦言原本对中共还抱有一丝幻想,但现在看来“中共彻底完蛋了”,“买个副县级至少一百万元以上,买个小小乡镇长也要十几万元,一批贪官上台,社会肯定动荡不安”。另一位说:“现在灾难频繁,种种不祥之兆,都是中共几十年来战天斗地造成的。如今官匪一家,娼妓遍地,道德沦丧,到了人不治天治的时候了。我还想多活几年,赶快给我全退了吧!”

很多普通民众对中国的社会现状也感到危机重重,甚至居家过日子、存钱买房都感到不安全,没有保障。很多人亲身经历、看到或听说过退出中共保命、诚念“法轮大法好”得福的经历,这样的善有善报事例发生面积之广,已使不少人从不信到信,或者要亲身试试,真相人传人,有的老百姓到法轮功学员家讨法轮功真相护身符,要求退出中共。

明慧网曾报道一个有趣的故事:二零一零年秋天一个上午,七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老阿姨给别人讲法轮功好,却被警察劫持到派出所。老阿姨见到谁就跟谁讲真相,告诉警察们退出中共党、团、队,能得平安。傍晚时候,派出所只好放了她。下楼梯时,一名警察追上她说:“大妈,慢点慢点,我扶你一把。”说话间就把老阿姨的胳膊架上了。走着走着,老阿姨感觉手里多了个东西,连忙一把攥紧。回家一看:两个“三退”名单,一个退党,一个退团队。

善恶面前自己选

中共迫害仍在持续,法轮功学员仍然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始终如一、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他们肩负使命,就是要人明白法轮大法好,脱离共产邪灵的控制,在不久的将来有个好去向,就是要救人。在这正与邪的较量中,您将作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