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曾经遗憾自己得法太晚;庆幸自己得法还年轻;更庆幸自己是主佛的弟子,与师尊同在,这些足以成为我修炼路上精進的动力,可是在这短短六年的修炼道路上,我时而精進、时而懈怠,究其原因:还是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平衡好家庭很重要

我们一家三口,环境还算清净,丈夫是一名司机,儿子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员,他们都很善待大法。从我得法至今,我不间断的和家人讲真相,他们的思维也都能跟上,这是他们支持我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遵循着真、善、忍的法理待人、处事,家人也都看在眼里,当我做好时,家里会一片祥和。当然也有自己做不好时产生的负面影响,那时丈夫也凶起来了,孩子也不理我了。

每当这时我心里很苦,想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自己肩负的使命、众生的期盼是证实法还是证实自己,主意识还是精神起来了,及时的向内找在法中归正自己,和家人赔礼道歉。

就这样久而久之,在我修炼的影响下,家人也找到了做好人的标准,一直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好人,非常支持我助师正法,某些方面同修都不敢做的事他们都做了,虽然他们现在没有走進修炼,师父一直都在看护着他们。我深切体会到,平衡好家庭对于我做好证实法的事是多么的重要!

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去证实大法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大家知道,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因为旧势力的理是考验已经走到最后了,最严酷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到了迫害的后期,考验的最险恶的环境已经过去了,安排的坏人很多都死了,没有那种环境了,再進来的已经很难树立大法弟子应有的威德了,所以它们就使劲的控制着。”

我得法的经历,使我和懂技术的同修、协调人走的比较近。从得法不到一年至今,我家一直都是个资料点。二零零七年时,我的资料点还很封闭,那时自己停留在做事的状态,仅仅能接触到两个同修,心性交流很少。后来协调同修被迫害,也牵扯到技术同修,师父安排我接触到新同修。二零零八年春,我们当地大资料点的同修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病魔迫害失去了人身。我意识到资料点的封闭对做资料的同修不利,缺少心性上的交流。于是和同修切磋,不能再走原来的路了,我们要跟上正法進程,让资料点达到真正的“遍地开花”。

资料点的遍地开花是正法的需要,因此我就和同修承担起在当地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的项目。所以先前的做事过程,也为现在承担的一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得法之前自己的爱好、特长,在走進大法修炼后,在证实法的路上都派上了用场。一朝一夕的想法也许我们都曾有过,可是要持之以恒的把事情做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本我们当地懂技术的同修并不少,可由于种种原因,有出去打工的、有搬到外地的,总之一句话:为了生活。我多么渴望同修能留在本地,我们能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相互配合,真正的助师正法。我也曾努力过留住同修,最终同修还是为了生活而各奔东西。无奈,摆在我面前的是需要做而没有人做的事,我用法去衡量,是我应该做的。在做的过程中,体会了太多的辛酸。也许是自己的人生经历促成自己的修炼道路,师父安排我注定要从这条路上走过来。事实证明,师父一路点悟我还是走过来了。

大法资源在我心中是广义的。当我发现我们的整体需要一个稳定的交流环境时,我决定利用我身边的一切有利条件去做。我们三口之家,物质条件不是很优越,由于种种原因,至今还在租住别人的房子。我想:既然这里都是店,我何不找一个大一点的环境呢,那样同修来了会更方便。有了这个想法后,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真切的体会到:“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

当我住的房子还有一个月就要到期时,一个熟人说:“姐,你不是要找一个大一点的环境吗?现在就有,你去看看吧。”我和同修约好去看房子,觉得挺合适的。这样的环境真的很难找了,既方便了资料点,又解决了整体交流的环境,也解决了住房问题,真是一举多得。于是我和丈夫商量:我们要搬家,换一个大一点的环境,不能等我们能买起房子时再去证实法,正法不等人啊!丈夫欣然的同意了。我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平衡好家庭是基础,否则修炼的路就寸步难行,我真的不敢忽略。

看了《明慧网故事点滴》,虽然身在大陆,某些方面我有同感。因自己做的事是资料点技术和配合协调同修圆容整体的事,涉及到整体和同修的安全问题。而且协调同修是异性,这更增加了我们配合的难度。我感受到这条路很窄,但只要我们走正,师父在看护着每一个弟子。

金色的“星期四”

对于一个不修炼的人来说,星期四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对于我们当地大法弟子来说“星期四”却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集体学法和炼功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唯一修炼形式,自从和协调同修配合圆容整体,我们当地大法弟子每周四都能到一起整体交流、炼功。同修也都知道遇到问题到哪儿去说,特别对资料点的同修来说,环境不再封闭,对于七.二零以后走進大法修炼的同修来说,也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这对整体提高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事实证明,从二零零八年至今在和同修配合的过程中,本地资料点和整体同修的修炼状态一直都在稳步的向前走。从二零一一年我们当地和外地同修配合,去邪恶洗脑班发正念当中,参与的同修也都看到了我们当地同修和外地同修的差距,这里也就不多说了。

协调同修被迫害,整体如何向内找

由于协调同修被单位送到了洗脑班,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当地同修们带来了很大的波动。因我和协调同修走的比较近,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我在家里也没能幸免。首先,有些同修的第一反应是眼光齐刷刷的向外看。面对这些,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那段时间我为自己减压,同时在承担资料点的维护和营救同修当中,感到心里很苦、很累。在那期间我学了几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讲的都是整体配合的事,我心中豁然开朗,感到自己找到了主心骨,放下了对同修的一丝怨,向内找自己:身边的同修被迫害,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零八年至今,我和协调同修配合证实法的过程中,我在身体方面经历过生死关,是这个协调同修和我一同走过来的,那时同修给了我太多的鼓励。在这个整体中,我看到了协调同修的无私付出,促使我无条件的配合去圆容整体。(因协调同修家在外地,在本地工作。)无论什么事我们能敞开心扉交流,精進时我们见面彼此会问对方学法、炼功了吗?同修常说:“我们是一个整体,要互相提醒。”回想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前,我因忙于资料点技术,和协调同修见面、交流的机会很少,忽视了互相叮咛。协调同修也忙于补充他所看到的漏洞,忽视了学法、炼功,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同修在邪恶的洗脑班历经三十五天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配合中,在家人和单位领导的协助下,平安的回到了整体中来。同修回来后交流:“我進洗脑班百分之五十是自己求来的。”我想:如果在这个整体中,我们每一个同修都能承担起那百分之五十中的一份责任,也许洗脑班也就不会存在了。如果,被迫害同修的无私付出,让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又有哪个同修愿意主动去做呢。就象同修的交流文章《是我们的什么心导致同修被迫害?》中讲的:特别当那过程中需要我们去承担某种风险的时候,需要最大限度的去付出的时候,这种把安全留给自己,危险留给同修;方便留给自己,麻烦留给同修的做法,是不是没有走出自己那个大大的“私”字呢?协调同修被迫害,有我们整体依赖协调同修的因素。

写到这里我找到了根本原因:是旧宇宙的“私”在阻碍着我们整体配合。如果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在相互配合时都多一分宽容、多一分理解,真正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那不就是师父讲的:“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吗?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众神都羡慕的生命。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走出旧宇宙的“私”,放弃假“我”找回真正的自己!

修炼的路上,我要时刻提醒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别忘了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