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的补充 圆容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这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迫害持续了十二年,我在风风雨雨中也走过了十二年。得法初期,不知道法的珍贵,当时被人世间的名、利、情埋的太深了,直到二零零零年秋,我遇到一位同修,她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使我羞愧万分,也就是那一天我横下心,就是天塌下来,我也要一修到底。因为有了这一念,慈悲的师尊呵护我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虽然有坚修大法的信念,但法理不清,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被邪恶迫害了六年。在邪恶黑窝里,同修之间互相鼓励,讲真相,劝三退。利用有限的条件救度有缘人。初期我法学的少,师尊在梦中点悟我,而且在我还不成熟的修炼路上,身边总会出现一个精進的同修,我抓紧时间背师尊早期的经文和《洪吟》,每当背《同化圆满》时,我就会想起同修A,她跟过师尊在广州最后一次讲法班,全身的病都好了,她在洪法和讲真相方面留下了很多闪光点。《同化圆满》是在看守所里她一句句教会我的,不久,我俩先后被劫持到监狱,大约不到一年,我听到了A同修在病号监区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从邪恶黑窝回家后,我把A同修早期修炼事迹和被迫害致死的一些情况写出来,发表在明慧网上,揭露了邪恶对A同修的迫害。

在迫害最疯狂时期,那座监狱非法关押五、六百名同修,除邪悟和放弃修炼的外,很多同修的环境都很严酷、恶劣。由于旧势力的干扰,同修之间的间隔很大,我知道那不是自己,可是排不掉、压不住。同修都坚持自己的做法,都想改变别人,我在这方面也很突出,眼睛盯着同修的不足、不找自己,越想越被邪恶钻空子。在黑窝中,我有幸看到师尊《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

我没有放下对自我的执著,还掺杂着显示心、争斗心、怕心等。师尊的这段讲法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也明白了无论和同修之间有多大矛盾,只要他没向邪恶妥协,还在做三件事,就应该主动配合同修,看到他的不足,不去指责,应默默补充。

我开始有意识的配合同修,当不穿囚服、不参加点名、坚持发正念、炼功的同修被迫害,甚至被实施酷刑时,我和一部份同修就站出来制止迫害。写信的写信,找大队长或狱长谈话的谈话,也给监狱纪委、驻监检察院写信。无论怎么做,我都坚定这样的正念,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有时,做法不一样的同修指责他们时,我就和同修交流,讲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故事,当唐僧师徒四人是一个整体时,白骨精根本打不过他们师徒,它就用离间计挑拨是非,使唐僧上当、逼走孙悟空,白骨精才把唐僧、猪八戒、沙僧一个个抓住。对于和我认识不一样的同修,只要看到他们的闪光点,我就和周围的犯人讲真相,告诉身边的犯人,他们这种宽容、忍让、善良是修法轮大法才达到的境界,关于这方面的事还有很多,在此不一一叙述了。

回家后,我接触了在黑窝被迫害的同修B,B在面对讲真相方面做得很好,在黑窝里被迫害时经常给狱警犯人写信、讲真相。B在外地,我去她那里,她带我出去讲真相,她边走边讲,一会功夫劝退四、五人。B心系众生,把众生当作自己的亲人,无论什么年龄的人她都真诚善待,热情打招呼。美中不足的是B迟迟不肯揭露自己在黑窝被迫害的情况。

二零一零年,我看到B写的法会征稿底稿,上面提到她几次被迫害的时间等。因为不在一个城市,我没有和B打招呼,把她受迫害情况写出来,再见面时,B说:“你写的那篇文章,我在网上看见了,很好。”我笑着说:“你在很多方面做的很好,在这点上有不足,补充上就更完善了。”

这两年,我接触了许多讲真相、劝三退做的很好的同修,令我吃惊的是有的同修不会向内找。我地区是邪恶迫害较严重的地区,这部份同修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在前面,该是多么了不起,多么值得珍惜,如果他们个人修炼更扎实,也能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师尊在梦中点悟我,一群人坐火车,我去买了一大把车票,张开手一看,正好五张车票,师尊让我悟什么呢?是让我和同修互相补充形成一个整体,这几位同修的长处都映出我的不足,如果能帮助他们学会修自己,学会遇事向内找,他们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威力一定会更大的。和老年同修学法时,我先主动找自己,然后引导同修向内找,我问老年同修C:姨,你找到自己有啥心了吗?C说:“找啥心,心多了,不知道啥心。”我鼓励她,今天回家后找心,下次告诉我。下次见面,C说:“你让我找心,我回家找到了,有名利心,情心、私心。”尽管找的不彻底,C同修还是当着大家的面曝光了自己的不足。我和老年同C等一起学法,是师尊安排我们比学比修,有很多方面我都做的不到位,修的还不扎实,急心,显示心、欢喜心等不时往外冒。

在修炼的路上,很多同修默默的帮我,无私的付出,弥补了我很多缺欠。我虽然不是开着修的,但隐隐约约的我感受到,在随师下走时,师尊赋予了我两方面的法器,表现在修炼中,就是有两方面的特长,别看有很多常人的知识,可是在使用电脑上网时我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主要是怕心造成的。同修送来了一部台式旧电脑,另一位技术同修用了两个上午的时间来帮助、还耐心教我,第一次同修忙到午后一点,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结果不到一个月,上大学的孩子放暑假回来,摆弄电脑,使我上不去明慧网,也打不开了,越怕耽误同修时间越出错,那位技术同修一次次来我家,他没有一句怨言,总是鼓励我。换了一部旧笔记本电脑,和家人的电脑分开了,可还是不会用,自卑、气馁、气恼等各种人心一起往上返,我感到力不从心,一次次想放弃,技术同修知道后,帮我购买了电脑缺的插头、网卡。当时买插头和网卡对我来说障碍重重,如果没有技术同修和另一位年轻女同修的帮助,我当时上明慧网真比登天还难,从第一次尝试上明慧网到自己熟练打开明慧网,前后拖了一年时间。

刚刚从黑窝回来时,总是怕,我跪在师尊法像前,求师尊加持弟子正念,也一次次问自己,怕什么呢?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第一次去发资料,老年同修D陪我去的,她每放一份资料,都轻声说一句:“众生,神来救你们啦。”我的双腿发抖,心也哆嗦,恶心、头晕,我求师尊加持,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放的一份资料“啪”一声掉在地上,我不敢去捡,掉头就要走,D同修不慌不忙捡起来,从新放好,从中,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D之间的距离。第二次出去是雪后,三同修专门陪我。从这以后,我才自己独立发资料,现在白天去居民楼发资料,遇到有人上下楼,也不慌慌张张的了。今年春天去同修家,发现有人盯梢,也能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了。

在修炼中,师尊赐给我一支神笔,在邪恶黑窝受迫害时,我写了上百封真相信,有时,身边的犯人看了都落泪,用师尊赐给的神笔证实法,或许是我下世前的选择,尽管在这方面如鱼得水,几乎从未停过,也常常感受到师尊的巧妙安排,可在使用电脑上明慧、出去发真相等方面,如果没有同修的帮助和无私的付出,我会留下深深的遗憾。

很多时候拿起笔一气呵成,感觉到文章在另外空间已存在,我只是动动笔而已。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